《越過急澗山嵐》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身在異鄉為異客——泰勞福音事工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世紀的華人為了生活,曾遠度重洋到南洋、歐美等地當勞工,為當地開築鐵路、進行各樣的危險工程。這些華人被當地人歧視、甚至被稱為豬仔,留下許多心酸的故事。如今在台灣,情況完全相反過來。

台灣外勞悲歌

2010年九月三十日,正施工中的國道六號北山交流道工程發生嚴重的工安意外,造成七死三傷的慘劇,死亡者為一名台籍領班和六名非法印尼外勞。由於非法外勞不具有正式身分,並無勞、健保或其他保障,幸好承包商國登營造有投保工地意外險,因此每位罹難者可獲得身故理賠金約三百萬。

1989年由於台灣政府推動十四項重要建設,勞力短缺,於是以「專案方式」正式引進第一批低技術外勞。1992年就業服務法正式通過,其中設有外籍勞工專章,允許民間產業引進外勞。台灣外勞人數最多的縣市是桃園縣,約六萬七千人,因人數過多,在桃園、中壢火車站的警告標語,甚至有印尼文、泰文等多種語言的翻譯。其次是台北縣,約五萬二千人。第三是台北市,約三萬八千人。第四是台中縣,約三萬一千人。1

外勞之所以願意前來台灣工作,自然是希望賺取較多的金錢,改善經濟狀況。不過外勞想要取得來台工作資格,首先必須支付一筆昂貴的仲介費用。外勞在台工作以三年為一期,期滿以後經雇主同意可以續約一期,但第二期期滿後則必須回國,不許再續約。

工作期間,外勞不能自行轉換雇主,因此如果外勞遇到薪資被扣減,或雇主提前解雇,他們就必須揹負著龐大的仲介費債務返國。在這種情況下,外勞寧願逃跑,即使要承擔各種危險,他們還是要留在台灣非法打工。統計顯示,從開放外勞以來,逃跑外勞總計大約九萬七千人,其中有六萬四千名外勞已被查獲遣返,現在仍行蹤不明的外勞還有三萬三千名左右。2

即使合法工作,外勞的處境仍然堪慮。外籍勞工一般分為製造業工廠外勞,與家庭外籍看護;所做的工作多為台灣人不願做的3D工作(危險Dangerous、困難Difficult及骯髒Dirty)。外籍看護工由於是在「家裡」工作,雇主常有濫用外勞的狀況,把看護工擴大成「家庭傭人」,讓他們幾乎是廿四小時全年無休的工作。

不久前一家生產高科技監視器的公司,曾爆發以自家監視器全天候窺視女外勞的醜聞。2005年,高雄捷運工程岡山泰勞宿舍營區,甚至發生泰勞暴動事件,泰勞佔據宿舍,縱火焚燒廠內的管理室及汽機車,與警方對峙抗爭約十七小時。另外逼回教徒吃豬肉、不給工資、扣留護照限制行動、虐打性侵等事件都曾發生。

台灣外勞主要來自印尼(回教國家)、越南(共產國家)、菲律賓及泰國。在印尼及越南,信仰受限制,不能隨意傳福音給當地人。泰國雖是自由國家,但是在文化及家族的強大壓力下,泰人信主比率極低(目前信主人口比率仍不到百分之一)。人在環境變遷時,對福音的態度較為開放,過去台灣前往美國的留學生,或到南美的移民,有很多都在這樣的情況下信主。同樣的,當外勞來到台灣,也就成了傳福音給他們的良機。這是上帝量給台灣眾教會一個特別的、跨文化宣教的機會。

本土的跨文化宣教

國共戰爭後,曾有一部分國軍撤退前往泰國,吳清華姐妹正是在泰國清萊的國軍後裔。吳清華姐妹十八歲時,夢見一名穿著白衣的長髮男子來拜訪她。「當時我們全家都是佛教徒,從沒去過教會。」她說:「可是夢裡的這人跟我曾看過的耶穌畫像很像,祂告訴我,祂才是真神。」清華醒來後嚐試向耶穌禱告,希望能有人帶她去教會認識耶穌。

第二天,家裡忽然來了一位緬甸人,他跟清華的媽媽曾有一面之緣,那天不知何故來家裡拜訪。因為媽媽不在,他便和清華聊天。這人是基督徒,他知道清華所做的夢之後,便介紹她到附近的教會開始參加聚會,沒多久清華便受洗歸入主名。

後來吳清華姐妹跟著家人到台灣,正式取得中華民國的公民身分。

1992年,清華在仲介公司擔任翻譯,並開始傳福音給來台灣工作的泰勞。她前往工廠接觸泰勞、傳福音給他們,泰勞信主後,她便帶到本地教會受洗。1995年,一位從泰國回來的台灣宣教士康惠玲傳道與她合作,在泰勞宿舍開拓查經班。

康傳道返回泰國後,吳姊妹又與工福的張仁愛傳道合作,繼續傳福音給泰勞,在內壢與大溪開拓兩個泰勞宿舍查經班,有二十多位泰勞得救。信主的人漸多,卻因為語言問題,這群泰國信徒無法在本地教會得到牧養,容易流失。吳清華姐妹一直禱告,希望能有會說泰文的牧師來幫助泰勞事工。2000年,神差遣夏義正牧師來到台灣。

夏義正牧師是德國人,出生時罹患重病,被醫生斷定必死。然而夏牧師的母親向上帝禱告,求上帝拯救這個孩子,並應許要將他奉獻給上帝使用,夏牧師果然得著醫治。夏牧師二十四歲時取得數學碩士學位,原本有機會留在研究所當老師,也有機會做大公司的研究員,上帝卻呼召他成為一位宣教士。因為宣教差會說,他們不需要理論上的數學家,而需要數學老師,於是夏牧師為了宣教的呼召,又回學校讀物理碩士與教育學碩士。

1980年,夏牧師畢業了,他和師母立刻被德國馬堡差會差遣,前往泰國北部的帕夭府 (PHAYAO),擔任宣教士子女學校的校長,同時牧養當地三個教會。當時夏牧師只上過三個禮拜的泰文,就必須開始每個禮拜講道與教授成人聖經課程,夏師母則負責教導孩子們。後來夏牧師又到清邁擔任西北大學(PAYAP大學)的舊約教授,同時牧養教會、管理德國學校。

1989年,一個反對宣教的共產團體控告夏牧師,因為夏牧師在教會週報上,公開談論、反對泰國販賣女孩的問題。那時泰國政府嚴格禁止談論這個問題,於是內政部長親自簽署文件,要求夏牧師離開泰國,永不能在泰國居留。奇妙的事情發生了,上帝使內政部忘記使用這個文件整整九年。1998年,當吳清華姐妹開始禱告,三個月之後上帝就讓泰國內政部找到文件,要求夏牧師離開泰國。

2000年,夏牧師全家來到台灣。他通曉德文、英文、中文、泰文,還能閱讀羅馬文、希臘文與希伯來文,因此受邀在信義會神學院教授舊約聖經、希伯來文,同時帶領泰勞事工的發展。夏牧師與吳清華姐妹、張仁愛傳道在內壢租下一間房子,開始內壢福音中心的聚會。2001年有很多泰勞信主,上帝便感動吳清華姐妹離開上班的公司,全時間投入泰勞教會的建立與牧養工作。

後來觀音地區有一位老闆,雖然不是基督徒,卻願意將一處所無償借給教會聚會。於是有五年的時間,觀音地區的泰勞事工發展得很快。2004年到2008年,他們在台中、樹林、三重開拓了三間教會。

泰勞教會現況

平時泰勞教會都在晚上聚會,因為泰勞除了平常八小時的工作外,為了多賺錢、加速還款的進度,常配合加班,一天工作十二小時。也因為星期日常加班,多數泰勞連續加班一個月,聚會狀況很不穩定。通常星期日傍晚,清華和同工會開車前往工廠、車站接泰勞前來聚會。為了使更多泰勞願意參與聚會、接觸福音,聚會前有免費的中、英文課程。由於大部分泰勞都不會說中文或英文,很難跟台灣人溝通,所以他們對這兩種語文非常有興趣。英文班或中文班是非常好的福音橋樑。聚會通常在九點半結束,因為泰勞宿舍晚上十點有門禁,大部分的人聚會結束還得坐車趕回工廠,十分匆忙。

為了讓更多泰勞能有機會接觸福音,除了周日聚會之外,夏牧師與吳清華傳道會舉辦泰國傳統運動籐球(規則類似足排球)比賽及歌唱比賽。歌唱比賽中,牧師會上台去進行簡短的講道,讓唱歌與講道穿插進行;或藉著聖誕節、父親節、母親節3,舉辦大型佈道會。泰勞教會每年在各節日、假日舉辦數十場這樣的戶外佈道會,還有泰勞在教會舉辦慶生會,邀請朋友前來同樂,泰勞平時沒有什麼娛樂活動,這樣的聚會對他們特別有吸引力。

泰勞工作期滿後,大多數都會返回自己的母國發展,為了讓泰勞回國後,在對基督信仰不友善的環境、文化中,繼續堅持信仰,並向自己家人、朋友傳福音。在泰國新年--潑水節--期間,吳清華傳道會前往泰國,舉辦大型聚會,邀請那些在台灣工作,信主後回到泰國的基督徒,前來參加。

現在,泰勞教會在內壢、三重、樹林、中壢、台中、觀音,一共設有六個聚會點,也有許多信主的泰勞投入教會事工。每年泰勞教會舉行多場大型佈道會,約有五百至一千多位泰勞參加,又印製、分發數萬張福音單張,內容包括介紹泰勞教會的活動與見證、福音真理等。除了一般泰勞之外,教會還會前往移民署收容所、桃園監獄,探訪因犯罪或逃跑被收押在其中的泰國人。估計每年大約有十五至七十位泰勞,生平第一次聽聞福音而信主。

在台灣傳福音給泰勞,比傳福音給在泰國本地的人容易許多。為了牧養越來越多的泰勞信徒,教會又從泰國聘請了李光牧師一家,前來協助牧養泰勞。李光牧師是泰國長老會第一個按立的阿卡族牧師,2002年至2009年他開拓牧養了清邁城市阿卡族教會。當他在教會雜誌上看到,台灣的泰勞教會相當需要泰國牧師前往牧養的時候,他心中就有極大的感動。

可是教會的會友全都捨不得他離開,連師母李美玲傳道也反對他前往台灣,因為他們有兩個小孩子需要照顧,到台灣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生活費又比泰國高很多,實在很困難。因著對主的信心,李光牧師不斷禱告並與教會溝通,好不容易教會終於同意他前往台灣三年,師母禱告後也願意帶著小孩,和他同心前來台灣事奉。

泰勞教會的未來需要

六萬多人的泰勞,僅靠幾位泰國宣教士和夏義正牧師、吳清華傳道向他們傳福音實在不夠,儘管信義神學院也投入泰勞事工,但仍需要更多通曉泰文的牧師來協助牧養。因為泰勞收入少、奉獻能力不高,雖有泰國的牧者願意前來支援觀音、樹林的泰勞聚會,然而他們2011年的生活費還沒有著落,因此遲遲無法成行。

夏義正牧師說:「泰勞是台灣最貧窮的外勞,他們要付的仲介費最高(一個人約二十萬台幣;一般家庭菲傭仲介費大約五至七萬台幣),而且很多人輕視他們。可是他們不能抱怨,要不然公司可以馬上送他們回到泰國,讓他們沒辦法還仲介費的借款。」初來乍到的泰勞,至少得花一年半至兩年的時間才可能還清仲介債務,所以來台灣的前兩年,泰勞其實等於是在做白工,要到第三年以後才能為自己賺取金錢。

「泰勞教會很需要泰國的牧師,但自己沒能力聘請他們。」夏牧師說:「我希望有越來越多台灣教會願意聘請泰國牧師來台當宣教士,牧養、開拓新的泰勞教會。我特別希望能在新竹幫助開拓泰勞教會,因為全新竹現在還沒有任何可以讓泰勞聚會的泰勞教會。」

根據統計,截至2010年九月,台灣外籍勞工約為三十七萬二千人4,相當於大陸配偶和外籍配偶相加的總人數,而台灣原住民也不過四十多萬。台灣的政治很多時候是衝著選票來運作,但外勞沒有選舉權、法律規定他們不能籌組工會,所以他們人數雖多,卻是無人關心的團體。

聖經說:「若有外人在你們國中和你同居,就不可欺負他。和你們同居的外人,你們要看他如本地人一樣,並要愛他如己,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利十九33-34)外勞為了生活,離鄉背井來到台灣,除了賺取金錢,更重要的是他們需要心靈的平安。上帝已將跨文化宣教的機會放到台灣眾教會的門口,盼望更多人加入這一場特別的、在台灣本土進行的跨文化宣教行列。

附註:

1. 資料來源,行政院勞委會職訓局外勞業務統計。
2. 資料來源,行政院勞委會勞動統計月報。
3. 泰國人以泰皇生日(五月十二日)為父親節,皇后生日(十二月八日)為母親節。
4. 按國籍分,以印尼籍最多,約十五萬一千人;越南籍次之,約七萬九千人;菲律賓籍第三,約七萬七千;泰國籍第四,約六萬四千人。資料來源,行政院勞委會職訓局外勞業務統計。

本專欄與《校園雜誌》合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