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揚小品文》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阿寶姨的親身體驗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在大陸無神論的環境裡,多半的人都不相信有神,但被邪靈捉弄過的阿寶姨卻因此清楚地認識了真神。

生產完得怪病

那天有個邪靈在阿寶姨的床下搖幌著,並發出笑聲,令她十分驚恐。雖然阿寶姨不信世上有神的存在,但那天她確定有鬼的存在。

廿九歲的阿寶姨生完老三後得了一場怪病,身體冰冷,奄奄一息,只能靠點滴來維持生命。她原是醫護人員,卻對自己昏迷不醒,長達十個月的時間,一直束手無策。她母親去廟裡拜,廟裡的人說:「陰間的人要把妳女兒娶去。」但也沒娶成,最後只剩殘存的生命。

有一天有個老太太來看她,想為她禱告,當時她的體力非常弱,只能勉強張開眼皮,知道有一個人在耳中唸著。那人說:「天父要救你,你可以起來養育孩子,你要悔改信主。」阿寶姨覺得自己又沒犯法,何來的罪要認?那人解釋了罪,她才知道罪是偏行己路,違背神的心意。那人為她禱告說:「父啊!她有三個幼嫩的孩子要照顧,請你留住她的生命。」

之後問阿寶姨:「你要信上帝嗎?」出於感激,阿寶姨點頭表示願意,並跟她一句句地作了禱告,阿寶姨的聲音像剛出生的貓一樣,非常微弱。

一路有神幫助推車

信主後的阿寶姨決定要緊緊抓住救主,也要學習禱告;丈夫看她每天都禱告,還以為病好了之後,反而得了精神病。那時正值文革期間,政府推動破四舊、立四新,所有教會都被迫停止聚會,所以阿寶姨只能背著孩子偷偷去附近家庭聽道,藉此神堅固了她的信心。

有一天阿寶姨跟上帝禱告:「如果你讓我親眼見到你,我會更相信你。」上帝垂聽並應允了她的懇求。但人有罪不可能親眼見到神的,所以上帝用另一種方式讓阿寶姨親身經歷祂。

有一天,阿寶姨的娘家緊急打電話來,說有一孩子病危,要她趕緊回去。下班後,阿寶姨就跟人借了一部腳踏車,那部腳踏車剎車失靈、鏈條常掉,但她還是必須逆著風,騎約十二公里的路程。

出發時已是晚上六點多了,眼前沒有一盞路燈,天色已暗,到後來便伸手不見五指。阿寶姨希望能藉月光來引路,但那天也沒有出現月亮。她經過一棵榕樹,曾有人在那棵樹吊死過,所以心裡特別害怕;而且還要經過一條約一公里長的斜坡,斜坡很陡且常發生車禍。這下慘了,她絕不可能騎上去的,她就求神救她。

天色漆黑,阿寶姨朝著斜坡的路前進,此時彷彿有人在後面推她的車一樣;她像一個初學騎車的人,有人在後面扶她前進。騎在這斜坡上,她幾乎一點都沒有費力。這感覺不像是邪靈在捉弄她,而是神與她同在;後來經過一條渠道,路寬只有七十公分,旁邊就是河流,平常她都會下車牽著車過去的,但這次她竟被推著前進,車輪前還有一道小光引她前行。直到快靠近娘家,辨識到遠方的路燈,這道光才消失,推力也不見了。阿寶姨騎到家時,自己都不可思議,但她知道這是神一路聽她的禱告,讓她經歷祂的同在。

你信的那位比較大

來到娘家後,看到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全身冰冷,口吐白沫,只剩胸口一點餘溫。家人說醫院要五千元的保證金,才能住院進行檢查,但他們手頭很緊,付不起這些錢,所以只能把孩子帶回來。

她一看這孩子跟她以前患病的樣子很像,心中料定是被邪靈捉弄的,於是心中默禱:「神啊!求你藉我的手,使這個孩子康復起來。」之後她跟這家人說:「我會盡力,但活了你們不要感激我,死了也不要怪我。」他們就讓她把孩子死馬當活馬醫。邊禱告、邊按摩一陣子之後,孩子出聲了,聲音很弱地說:「我餓了。」然後就漸漸好了起來。阿寶姨知道不是她的技術高明,而是神藉著她把邪靈趕走,使孩子康復起來,如今這孩子已四十幾歲了,事業發展得非常好。

阿寶姨平時都在醫護所工作,某天有個神棍要來打針,但怎麼打都打不進血管裡,醫護所的師妹們都很優秀,卻也沒辦法,就請她進去幫忙。阿寶姨進去時,那神棍就說:「你是信主的。」她問:「你怎麼知道,你認識我嗎?」他說:「你手按我的手時,我很舒服。」阿寶姨以為他在吃她豆腐,就不客氣地說:「你是甚麼意思。」他說:「是附在我裡面的元帥爺告訴我的,而且他還說你信的那位比較大,要我不要跟你在一起。」

這人年紀輕輕的,為人也坦誠,怎麼跟邪靈扯上關係呢?原來有一天他去參加廟會,看到有人在進行邪靈附身的活動,就信口講了一句:「那不是神在跳,是人在搞的。」從此那個邪靈就附著到他身上,讓他一直不得安寧。不但讓他傾家蕩產,而且還要他放下正常的工作去迎神。這不是他所願意的,但也沒辦法除去這咒詛,因為邪靈一直要他這樣做,否則就被打得遍體鱗傷。

後來那人害怕,不敢來醫院,但護士們都聽到阿寶姨跟邪靈對話的經過,所以有四個護士信了主,這就是阿寶姨常跟人談到如何經歷神並領人信主的見證。

本專欄與傳揚網站合作。

【延伸閱讀】:

《生命彩虹》主恩深似海
用繩量給我的地界
用黎明的心靈走過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