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之歌》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我們與「家庭價值」的距離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不久前才播畢的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創下台灣新一代戲劇節目的里程碑。這部戲已經有許多不同角度的討論,從精神病患者的權益、傳播媒體的責任、醫療與社工人員的難處、司法人權的意義乃至於被害者家屬的心理等。但是很可惜的,使之所以感人的更基本元素,家庭,卻沒有得到應有的關注。

這齣劇其實是由五個不同的家庭所組成,包括思覺失調症患者應思聰與其姊應思悅並其父母的家庭、李曉明父母與其妹李大芝的家庭、劉昭國與宋喬安的媒體人又是受害者家庭、人權律師王赦與其妻子的家庭、當然還有精神科醫師林一駿與社工妻子宋喬平的頂客族。我們可以說,整齣劇的主配角除了News哥以外,都包含在這一圈圈的家庭關係中。

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這些人都希望努力維護家庭的完整,這整齣劇就不可能有後來的發展:如果不是為了所愛的女兒,劉昭國早可與宋喬安離婚而不需忍受兩年來的窩囊;如果不是為了照顧自小失去母愛的弟弟,應思悅也不會放棄與富有男友的婚約;如果不是因為家庭的支持,律師王赦也無法繼續為打不贏的官司而努力...這些家庭組成一個看似脆弱確實則堅韌的網絡,拯救了這幾乎被李曉明與應思聰兩位邊緣人所拆散的社會信任。即便其中所有成員都曾直接間接地互相傷害控訴,但沒有人是真正的局外人,因而共同分擔了這份屬於他們的命運,才能在淚流傷痛後仍然可以望向遠方的白雲。

如果這不是「家庭價值」,甚麼是「家庭價值」?那不是電視廣告中樣板的團圓笑臉,而是在我們每個人互相傷害或被這社會所嫌棄的時候,仍然能夠讓受傷的心靈都有機會等候醫治與纏裹。事實上,作為本校諮商中心主任,筆者的確發現那些最難協助挽救的往往也是無法從家庭中得到安慰接納的學子,其數目一直在逐年增加。

這反映出我們整個社會的家庭其實正在破碎中。一方面,家庭價值常被所為的進步人士貼上「父權主義」的標籤,成為個人主義與功利主義想要引誘拆散或以其他方式取代的對象。但是另一方面,它也被若干號稱愛家的團體限縮定義,彷彿只能靠血緣關係來排斥異己而非彼此的接納包容來建立。

最近立法院又要開始討論與同性婚姻有關的專法版本,難免又會有一陣攻防。或許這齣戲所提醒我們的是,單靠名稱或口號是無法鞏固或拆毀所謂的家庭價值,唯當我們都更多注重與家庭成員(不管如何組成)彼此平日的良性互動與在困境中的包容修復,或許才能在社會劇烈變動的現今環境,幫我們稍微拉開與那更大之惡間的距離,豐富家庭價值的內涵。

about 【家庭之歌】專欄主要寫手:蔡佩芬

【延伸閱讀】:

為什麼我們會被電影中的婚外情觸動?
歌的滋味
何謂順服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