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 |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開放博奕,富人樂窮人苦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為了提振台灣中南部經濟發展,今年六月經建會將提出「推動特許競技型運動」計畫,預計將開放三個項目,包括賽車與賽馬等運動博弈產業。

台灣中南部各縣市聞訊,以雲林縣爭取博弈產業動作最為積極,興致勃勃地規劃,將來在高鐵虎尾站附近一千多公頃的台糖馬光農場,興建賽馬場與觀光旅館,並欲發行賽馬彩券來吸引觀光客。

消息一出,不少人為博弈(賭博)產業政策,擊掌叫好。佛教、天主教、基督教與一些民間團體,當初反對離島澎湖設置博奕區不惜走上街頭遊行的團體,再次公開發表反對申明,也不幸地再次被抨擊為愚昧、不懂得經濟發展理想主義者,被扣上「迂腐的衛道人士」帽子。賭博產業的損益,贊成與反對立場,哪邊才正確?經濟問題,就來用實際數字解決,不需耍「迂腐、衛道」字眼來模糊議題焦點。

以美國為例,這十幾年來一個洲接一個洲地開放彩券與賭場。許多學者對此賭博蔓延現象,做了深入研究,發現當初持贊成立場的論點,多是自打嘴巴。

好比,當初贊成賭博產業者認為「賭博稅可以劫富濟貧」。事實上美國經驗顯示,窮人花在彩券上的錢,反倒是富人的數倍之多,貧民區彩券的銷售量也遠高於富裕區。

原因不難想像,那是因為富人多有工作收入,或固定的賺錢管道與模式,他們不需要買彩券,甚至他們知道彩券中獎率之低,還不如靠智慧與才幹賺錢較實在;窮人收入不穩,故多半放手一搏,但只會帶來更多的損失,因為絕大多數都不會成功。

台灣彩券的情況也是類似,上彩券行購買彩券的,衣著簡單甚至寒酸的中下階層人士居多,西裝筆挺光鮮亮麗的上流社會較少。並且彩券發行這幾年,國庫雖增加千餘億元收入,但台灣家庭平均儲蓄額卻創十三年新低。台灣整體經濟並未因彩券而受惠,只有玩彩券的人財富重新分配。至於國庫所增加的那些錢,多是中下階層人自願的奉上,彩券被證明其實是「劫貧濟富」的政策。

另外,贊成賭博合法化的人,會認為「合法賭博會杜絕非法賭博」。但根據美國經驗顯示,賭博合法化政策會去除賭博在人們心中的負面形象,反倒吸引更多的人也隨之下海試手氣。

非法賭博也並未因為有合法賭博而消失,反倒刺激出數倍推陳出新的非法賭博。就像有合法的銀行可供借貸,但是地下錢莊從未因此滅絕,台灣發行樂透彩券也並沒有讓地下的大家樂、六合彩彩券消失無蹤,反倒讓地下彩券生意更好,花樣更多。

至於,「發展博弈可提振經濟」這個論點。美國伊利諾州大學經濟學家 J W Kindt 研究發現賭博是真的可以帶來短暫收益,但是就長期而言,他計算出每靠賭博賺一元,便要支付三元。麻省市公共政策教授 R Goodman則算出賭徒對經濟造成的負擔,每人每年是一萬三千多美元,有些更高達五萬美元。至於造成的社會問題,偷竊、搶劫、自殺、挪用公款、破產、親人代還債、家庭破碎……,這些尚未量化算入。

賭博產業的損益,不是僅有美國經驗,鄰近國家香港、澳門、菲律賓經驗都可以拿來研究。最可怕的是贊成賭博的政客與媒體愚弄百姓。他們不希望人民把這個問題想得太透徹,他們只講一些表面堂皇話,「香港賭馬年收達千億港幣,澳門賭場年產值則約七十億美元。」卻不多敢提賭博產業對經濟造成的負擔與損失超過所賺的,以及造成家庭社會結構的崩毀。

開放賭博,受害的極大多數會是平凡的小老百姓,其次則是被賭博習慣綑綁的賭徒。最大的獲益者,多是竭力促成通過賭博產業政策的政商人士,這就是上層階級部分不肖之徒的賺錢之道,他們不需要買任何一張彩券,收益就能相當於中樂透頭彩。

長期阮囊羞澀的中南部地方政府,想要發展賭博產業情有可原,但是在在經驗均已顯示博弈產業根本無法脫貧致富,還不如回頭思考「富人不買彩券」的箇中奧妙。緊急踩煞車,老老實實透過產業創新與獎勵研究,或將政府重要機關搬遷至中部城鄉平衡差距,腳步即使走起來牛步,但卻是穩定踏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