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望愛小說》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誰的小孩?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隨中文學校帶著孩子去西維吉尼亞州滑雪,旅程尾聲時,我站在大廳跟其他家長聊天,正等著孩子做完最後一「滑」,即準備打道回府。度假村的一位男性工作人員忽然向我走來,問我是不是「某太太」?

我不是「某太太」,但一時被問得莫名其妙,問他怎麼了?那人在腰部比畫一下,對我說:「妳是不是丟失了一個這麼高的女孩?她在櫃台等妳。」我打趣說:「我女兒沒那麼矮,而且也過了會走失的年齡。」

那人尷尬的解釋,有位找不到父母的亞裔小女孩,用英文告訴服務員,媽媽的穿著是「大紅外套、黑長褲」,工作人員放眼望去,一眼就看中我。

知道我不是孩子的娘後,工作人員失望地走開,繼續像無頭蒼蠅,在大廳穿梭。一個小時過去,我見他們依然毫無所獲,幾個穿黑衣的保安人員圍著小女孩,我正猜他們下一步的打算時,只見一個「大紅外套、黑長褲」的亞裔女人,從側門飛奔進來。

返家路上,我告訴女兒這樁烏龍事件,女兒說:「怎麼總有一些這麼胡塗的媽媽?記不記得在購物中心那次?有位美國太太好兇呀!」

女兒的提醒,讓我的思緒立即跌進那天晚上。我們在購物中心一樓的中國餐館吃著晚飯,一位怒氣沖沖的美國太太忽然闖進來,朝座無虛席的食堂大喊:「這是誰的孩子?」

近百隻眼睛隨著聲音望去,只見她身邊跟著一個一臉茫然的亞裔小男孩。坐在隔壁桌的小倆口立即有了反應,男的趕緊迎過去,美國太太見到孩子的爹走來,在眾目睽睽下,竟怒嗔:「你們是什麼父母?孩子在外面玩手扶梯,你們竟然能安心坐在這裡吃飯?」那父親低聲下氣的解釋說,孩子不肯吃飯,他們只好讓孩子去外面玩。 「什麼?」那女人燃起的一把火,像被潑了油,「你們竟然讓這麼小的孩子獨自玩手扶梯?你們不夠格當父母,我要叫警察來!」

雖然事不關己,但那頓飯吃得我心驚肉跳,真替那對父母捏冷汗,不知後來他們如何處理這件棘手的事。 其實,很多亞裔父母經常讓幼兒「獨處」,也不以為忤,父母若讓孩子一人獨守空屋。這是違法的,美國有嚴格的兒童福利法,八歲以下的小孩絕對不能單獨留在家,或在外落單、獨處,一定要有人看顧。八歲以上,各州的規定就不一樣了。

「我呢?」車子裡安靜了一會兒,女兒驀然出聲:「我小時候時,妳有這樣對我嗎?」 「開什麼玩笑!」我說:「我那麼細心的照顧妳,怎麼可能如此!」她還在襁褓中,我天天用托架把她掛在胸前,帶著出門散步。她會走路後,更是寸步不離的陪著。

「噢!妳真是個好媽媽,讓人放心的好媽媽。」女兒在後座誇張的歡呼,當我正被「養兒」表現出的「知父母恩」打動時,只聽女兒的聲調一轉,認真地問:「以後我的小孩丟給妳帶,好不好?」

(筆名發表於 2010 年 3 月 6 日)

歡迎參觀 黃彥琳的文字坊

【延伸閱讀】:

最真實的「奇幻小說」
他們的讚美塑造我的人生
誰是值得你認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