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在老爸爸的病榻邊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過年前,我的老爸爸因腦出血而緊急送醫,醫師要我們在半小時內決定是否開刀?

年近九十的老爸爸有心血管疾病,長期服用抗凝血劑,因此,哥哥決定不開刀,日後再作引流手術導出血水。

意識清楚的老爸爸被送進加護病房,醫師向我直言:爸爸的狀況不樂觀… 。
一位師母打電話提醒我,要趕快帶爸爸決志,否則若出血不止,爸爸隨時可能陷入昏迷狀態。

這些年,我雖曾不斷透過宣教士的生命故事向爸爸介紹基督信仰。然而,面對吃全齋長達四十年之久,固守傳統信仰的老爸爸,一時之間,要我帶他進行決志,我確實是有為難之處—

我不知如何開口?

我不敢讓他知道生命盡頭可能在不遠的前方。

我也擔心在他身心備受煎熬的時刻,這樣的決志真是在自由意志底下所為嗎?更何況他對基督根本是一知半解,他的決志究竟代表什麼? 我很清楚,基督徒子女在這一刻是有迫切的壓力:一旦不把握時間幫助爸爸進行決志,我們將無法在天上重逢。

但也因為這樣的認知,我開始思考:爸爸在世界上所認識的基督徒,除卻我們一家四口外,別無他人。那麼,他到天上時,會不會很孤單?

另一方面,如果以「可以在天上重逢」為由,迫切希望他在此時決志,那無異是要他在我與兄姊、已失智的母親間做一抉擇(我母親與兄姊皆信奉同一日本佛教)。我如何忍心這樣相逼?

那兩天,我陷入在這樣的兩難煎熬當中。

由於爸爸吵著要下床、要回家,醫護人員也很困擾,因此特許我留在加護病房裡陪伴他。這時,我徵求爸爸的同意,開口為他向神禱告。 次日,醫師終於答應讓他回家。神智清楚的老爸爸非常高興,他告訴我:「我覺得自己過去的信仰,好像只是習慣,並沒有什麼幫助。」於是,我趁機問他:願不願意牧師來探望他,為他禱告?他爽快地說:當然好!

牧師知悉後,當天立即從高雄北上嘉義探訪爸爸。

爸爸欣喜地與牧師聊天,牧師也向爸爸介紹基督信仰。

然而,當牧師嘗試帶爸爸進行決志禱告時,老爸爸顯出猶豫,隨後說:我先參考看看好了。

雖是如此,但我們都看得出來,那天爸爸的心已經開啟。

原以為,這算是有一個好的起步。然而,就在我們離去之後,哥哥姊姊們開始緊張起來了。

哥哥請爸爸選擇:離世後,是想和祖先在一起?還是要和妻子、子女們在一起?

姊姊們則是不斷向爸爸強調:數次的轉危為安,都是他們念經的功效…。

我的原生家庭是個小小宗教聯合國:爸爸信仰傳統道教,三個姊姊領著哥哥和媽媽信仰日本佛教,我則是唯一的基督徒。

我很清楚:這個時刻與兄姊們進行任何的爭辯,對於爸爸而言都是壓力與撕裂。在不忍之中,我選擇沉默。

數日後,爸爸因為夜間自行下床而摔斷髖關節並加重腦部出血,被迫緊急手術,並再度住進加護病房。

我徹夜在加護病房裡陪伴不斷呻吟的老爸爸,也為他禱告。

可是,在我開口為他禱告時,爸爸竟然同時唸出哥哥姊姊他們的佛經,一直到我停息禱告的聲音…。

我非常錯愕,也不免挫折。

然而,這一刻,我如何能要求飽受病痛折磨的爸爸拒絕兄姊那套[唸經一定會有效]的成功神學?

多年來,我信任神,也努力順服神。我相信所有的主權都在神手中,作為一個受造者我並不知道神會有怎樣的安排?我實在無法在父親面前信誓旦旦地說:跟著我一起禱告,上帝一定會如你所願…。

於是,我只能停息禱告的聲音,轉為默默地在心裡誦唸耶穌禱文。

之後,父親出了加護病房,又回家休養了。

父親的復原,究竟是唸經的功效?或禱告的功效?我實在不想在這樣的議題上,與兄姊們進行各說各話的爭執,也擔心這樣會影響大家對父親的齊心照顧。

未來的日子,父親在信仰上會有什麼變化?我不知道。

以弗所書1:4-5「就如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又因愛我們,就按著自己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藉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

我相信:成為神的兒女,是神的揀選。

我努力活出信仰,也期盼神在這當中感動父親,讓我所播撒出去的信仰種子能在老爸爸的心中發芽、長大並結果!

【延伸閱讀】:
      出國的抉擇
      從死地復生
      高速路上的小領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