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我的達兀瑪鄰居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達兀瑪是少數幸運的原住民,隸屬魯凱族,八年前從好茶部落搬來屏東市區,一個因緣際會,租了我們樓下店面,與他老婆共同經營一家洗衣店,於是我們擁有了一群原住民朋友。

達兀瑪夫婦非常勤勞,店中總是堆滿代洗衣物,客人絡繹不絕,但是隨著他大哥、二哥、嬤嬤幾家子人的進駐,達瑪開始顯的入不敷出,三年內他的老婆生了三個孩子,總是在肚子消退之後又開始膨脹,一家數十口人窩在洗衣間外的小小客廳跟臥房。起初我不了解,為何達兀瑪總是積欠房租,很少有原住民能有他這樣的創業規模阿!可是為甚麼他的錢財似流水,到手後轉眼又流出?後來幾次看到他的大哥跟二哥攤在椅子上看電視,地下擺滿了米酒瓶,我才知道達兀瑪得隻身養活一家族人。

達兀瑪的大哥為工地搬運工,剛開始他奮力工作,可是老闆欺他不識字,契約改了又改,一次從鷹架摔下跌傷脊椎骨,丟了工作不算,連之前的工資都拿不回來,於是酗酒的老毛病又回來了,他的小孩大概餓怕了,總是我們一進門就在我們身邊團團轉,伸手索取糖果餅乾。

達兀瑪的二哥沒有固定工作,有陣子在我家門廊下擺檳榔攤,他總是喜歡吹噓他的打獵技巧,「唉!打獵呀……動物都不見了,現在都必須到更深的山裡,陷阱也沒甚麼用了」達兀瑪的二哥哀嘆!

【人類有一天會自食惡果】

高雄縣野鳥協會有次放映扇平森林區的藍鵲生態短片,主講者提到他們在深山的原住民家門外發現幾張鳥網,鳥網赫然掛著屬於保育類鳥類的朱鸝、五色鳥,他們不便貿然拆除鳥網,只好進屋苦口婆心的勸戒,可是那些困苦的人民反過來哀求,求他們知會政府改善他們的生活,山區一片一片開發,都被有錢的平地人買走了,他們有多少人為了生計得到山下謀生活?然而沒有一技之長的他們,教育知識貧乏的他們,哪裡能夠與都市的企業文化相搏鬥?鳥友默然……

爸多年前辭掉市區的知名小學到山裡教書,他也感慨的說他的學生不知道甚麼叫百貨公司?解釋了半天,學生霧薩薩,所以這個月的遠足要帶他們到屏東 SOGO。教育上立足點的不平等使原住民必須生活在社會最底層,他們總是在最深的坑道、最高的鷹架、最遠的漁船以及社會上最黑暗的角落 (摘自埔里基督教醫院 高山情宣傳折頁),山本來是他們的資源,他們有他們的文化傳統與生活模式,他們與大自然本來就是和平共處、相互平衡,可是外來移民以政治、經濟、教育、文化的強勢進逼,一點一滴瓦解他們的社會結構,連他們最重要的傳統文化也開始面臨嚴重斷層,貪婪的企業經濟家不懂得尊重,不管是人權還是自然,金錢毀了一切。

一百五十年前,成千上萬帶著發財夢的淘金者蜂擁到加利福尼亞洲,加州的印地安原住民與大自然的和諧生活被破壞了,印地安民族一向是個和平友善的民族,他們對這些外來移民也始終保持友好態度,但是貪婪的白人糟蹋了這片土地,他們濫墾山林,他們濫殺動物,於是印地安人在食物短缺的情況下開始偷竊白人牲畜,流血事件日益增加,最後更得在科技武器下被迫屈服。

《教會》這齣電影一直是我心理最深的痛,傳道人進入了南美洲熱帶雨林的小部落,可是也因為福音的帶入引起西班牙政府覬覦,為了佔據這片世外桃源,文明政府以槍械炮藥強迫村民遷離,一排一排前進,誓守家鄉的原住民也一排一排倒下,當初進入部落的傳道人就高舉著十字架走在最前端,子彈穿過十字架,也穿過他的胸膛,消極抵抗的不平等戰爭到了最後,全部落只剩幾個孩子駕著獨木舟黯然離去……

不懂得尊重的人類有一天必然會自食惡果,雖然現在的大自然只是發出一點小小警告,可是我相信上帝在看,祂等待的日子不多了!


歡迎參觀作者的部落格:利百加的真情世界

【延伸閱讀】:

離天堂最近的地方
用繩量給我的地界
徘徊留連智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