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 的故事 ── 家庭篇

  那天寫自傳時,本來想要從「我家住在彰化縣....」開始寫,結果被我朋友嘲笑說,好像小學生在寫作文一樣,所以嘛,要寫家庭背景倒是有點不知從何下筆。不過嘛,就像我在前面曾說過,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個故事,那麼在一個家庭裡,其實就是很多個故事連結在一起了。

  小時候我常常很羨幕電視上演的那種上班族,知道我為什麼羨慕他們嗎?主要的原因是:他們吃飯的時間都很固定。哈哈,理由有時候很好笑,不過倒也是很真實,因為我家住在海邊,父母親幾乎每天都會帶我們小孩子下海去整理蚵,而下海的時間就必須配合落潮的時間,落潮時間每天平均晚五十分鐘左右,所以父母親回家、煮飯的時間都愈來愈晚,常會超過正常開飯的時間。我記得好像還有人說過,他很羨慕務農的人,因為手腳常可以保持乾爽,哈哈,同樣是很奇怪的理由。

  養蚵是我們家的主要工作,也是家庭經濟的主要來源,我的兩個哥哥、一個姊姊從小就常常需要下海去幫忙整理蚵園,我有時候也會去,不過因為我有小兒麻痺,所以做的都是比較輕省的工作,而且下海的次數也比較少。

  除了下海幫忙之外,養蚵的人家還有一項很花時間的工作,就是將蚵從海裡帶回來之後,需要將殼剝開、蚵肉拿出來,這種工作雖然不會很繁重,但是卻是很花時間,一個人剝了一天可能只剝一、二十台斤的肉而已。

  我常跟人說,小時候我最喜歡上學去讀書了,一點都不喜歡放假,並不是因為我多麼用功,而是因為放假的時間都得在家裡幫忙,根本不能去哪裡玩,上學的時候至少每一節都有下課十分鐘可以玩,多好玩啊,哈哈。

  小時候我家裡共有八位成員,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大哥、姊姊、二哥和我,本來我們家住的很小,只有二、三十坪左右而已!大約在我四歲的時候吧,我們蓋了一間新的水泥屋,很高興的搬到新家去,新家大約一百多坪,感覺上已經比以前寬闊許多了,當然啦,在鄉下地方比我們家大的到處都是,一百多坪算不得什麼的。

  後來爺爺去世了,家裡剩下七個人,一直到我高中的時候,大哥、姊姊結婚了,家裡的人才開始有些改變,大哥和姊姊的小孩慢慢地出生了,到今年初二哥也結婚了,家裡的人變多了。

  小時候我有兩個阿姨,我覺得她們很好,常會回家來看我們。慢慢地我才知道這兩位大小阿姨與我們的關係。阿姨故名思義就是媽媽的妹妹嘛,我的阿姨也是如此,可是後來我才發現,我小時候的那位爺爺是我小阿姨的父親,而我母親的父親早已經過世了,我的親爺爺在我母親才幾個月大時就過世了。我的大阿姨是奶奶領養的,後來奶奶又跟我所知道的爺爺結婚,之後生了小阿姨。哈哈,大家不知道會不會覺得蠻亂的,這個倒是難免,因為我自己也是亂了好幾年才比較搞得清楚的。

  有沒有人覺得奇怪呢?我所說的奶奶原來是我母親的母親,也就是外婆,沒錯,外婆跟我們住在一起,因為父親是入贅的,所以就住到母親這一邊來了,似乎也因為父親入贅的緣故,所以父親家的親兄弟們,有點不太看得起我父親的樣子,我們與大伯、和其他的叔叔都不是很親,不太常有什麼來往。我的親爺爺我並沒有見過,親奶奶倒是常見,不過她對我們好像常常很見外。一直到大哥、二哥結婚的時候,她才到我家來過。

  我家裡理論上是父親當頭的,因為父親是很傳統的人,我也不曉得他有沒有大男人主義,不過至少他不會表現出體貼的樣子來。我們兄弟姊妹從小都很怕父親,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家人故意培養出來的形像吧!只是現在回想起來,父親從來沒打過我,倒是媽媽打過我幾次,不過我看過父親打過大哥,真的很可怕,平常看父親打牛的樣子就很可怕了。不過其實我父親常常蠻情緒化的,後來我們慢慢長大之後,大哥、姊姊他們會想幫父親慶生,但是父親的生日是在農曆六月,那時正是農家最忙的時候,他常說當他母親懷他肚子正大、以及坐月子的時候,也正是農家最忙的時候,曾有他的大伯之類的親屬就罵他,他一直覺得一出生就被罵,就很討厭他自己的生日,所以剛開始兒女們要幫他慶生時,他非常的排斥,後來才慢慢好了。只是有時候真的是很忙,像有時候他生日的時候正在割稻子等,所以也常讓他很感慨。

  父親有時候會感嘆,他的兒子們沒有一個要幫他種田,沒有一個要幫他作事,以至於他現在六十出頭了還得下田工作。不過母親就時常勸他,務農與下海累得半死,但是半年的收成未必有兒女們一個月的收入還多,不必要抱怨那麼多啦!兒女們自有他們需要忙的事情。

  在我記憶中關於父親有兩件小事讓我非常難忘,雖然我父親自己可能已經忘了。記得有一次,姊姊要作晚餐,因為時間很晚了,所以她要找幫她弄菜,那時我與父親一起在看電視,一開始我一邊看電視一邊弄,姊姊說來不及了啦,還看電視,之後我就不看電視,努力弄,然後我一邊弄一邊在算我到底弄了幾根了,姊姊聽了很煩就說,叫你弄又不叫你算。坐在旁邊的父親突然說:都已經全心在弄了,妳還在念什麼。另一件事是我國中的期中考前,考試當天早上我很緊張,而那天早上學之前父親看我很緊張,就告訴我:努力、勇敢去考就好,不需要緊張。父親從來不會跟我們說大道理的,所以這次我印象也很深刻。我常在想父親的一生,從入贅開始可能很多事都不如意,在不如意的時候,他要如何來面對他的一生呢?盡力將事情做好可能就是他的主要原則了。

  再說我的母親,我的母親很聰明,這是她的一個最大的特點。雖然我父親是入贅的,但是我母親、奶奶還是盡可能地什麼事都尊重我的父親,讓他作主,不過母親實在比父親聰明多了,所以有時候會覺得父親對很多事情都處理得不太恰當。大約在我小學開始,母親開始自己載著蚵到二林的市場去賣,所以她每天三、四點就要起床,預備好,然後就到二林去作生意。偶爾我們會幫她載去,不過大部份時候都是她自己去的。

  母親是很拼命的人,聽說從她的上一輩開始,就有人說她父親的這一房所生的都是女兒,恐怕早晚會衰敗的,她就很不服氣,她常說要拼給別人看,所以啊,小時候我們每個兄弟念小學的時候,只要有其他親屬的小孩也同時在念的話,我們一定不能輸他們,母親一定要我們贏過他們,不然的話,她會想辦法激勵我們。

  我讀高中到大學這段時間應該是家中經濟最緊的時候,因為那時我與二哥的學費很高,雖然我們都讀公立的學校,但是學費還是很高,不過父母親從沒有讓我們感到什麼經濟壓力,只是可以感覺到不像以前那樣還有辦法再買田地了。

  我對母親印象最深的,大約是我國中時候,那大哥、姊姊和二哥都住在外面,家裡的小孩子只剩下我一個,母親每星期都會找我去打公共電話給他們,因為我是她的電話簿,有時候也打電話給我的兩個阿姨。在那種時候,就比較可以看到母親堅強的面貌底下,其實還是很想家人的,特別是她的兒女們。

  後來母親騎機車跌倒,之後她的身體就一直不太好,直到現在也是一樣。每次一想起媽媽為我們的辛勞就覺得. . . . ,特別是在我信主之後,母親的傷心更是給我很大的掙扎,我真的可以體會母親的愛嗎?

  大哥是家中的長子,其實他也是長孫,只是因為父親入贅的緣故,所以好像沒有得到父親家族的重視。大哥也是很聰明的人,不過他的個性也很強。他小學畢業之後就主動要求要越區去念國中,因為他覺得我們那裡的國中很爛,根本無法讓他以後繼續升學。不過,其實在他念書的那個時代,父親還不太覺得需要給小孩子念多少書的,所以他要念書都得主動去要求。大哥國中畢業之後,父親本來不希望他再念書的,所以他沒有機會考高中,他去考高職,高職畢業後就去工作,之後就當兵、工作、結婚。

  大哥跟我們比起來是很主動、熱心的人,也許長子都比較有這種傾向吧,所以他常常很照顧我們,當二哥大學聯考失敗的時候,也是他主動帶二哥上台北考三專,雖然那時二哥不太理他,後來二哥要買房子時,也是他主動幫了很多忙,反倒是我比較少幫忙,因為我比較被動一些。

  大哥結婚後,工作也曾經出了一些問題,後來他辭去工作,與大嫂兩人賣蚵仔煎、宵夜,他們作了好幾年,一直到前年左右才收起來不作,那幾年我與二哥過年時就到他家去幫忙。現在大哥從事保險業。

  大哥結婚後不久,就將奶奶接到台北來住,本來奶奶一直都住在家裡,與爸爸媽媽住在一起的,不過大哥覺得奶奶年紀太大了,還要幫忙農務的話實在是太辛苦了,所以就將奶奶接到台北住。特別是大哥賣蚵仔煎那幾年中,奶奶就幫他們帶三個小孩子。

  大嫂跟我們是同一個村子,也是我們那裡的人,她很能幹,家裡的事務可以處理得很好。不過我們那裡的人好像大多有點重男輕女吧(我個人覺得啦),所以有不少女生都是在國小或國中畢業之後就到台北的成衣工廠工作了,大嫂就是小學畢業後就到台北的成衣工廠工作了。我媽媽常說大嫂是好榜樣,希望以後兩個小的的太太也能夠像大嫂那麼乖。

  有時候我到大哥的家裡,最看不慣的就是大哥管教小孩子的方式。大哥是很熱情的人,有時候會跟小孩子玩得很高興,那時候小孩子再怎麼犯規也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當他被惹火了的時候,小孩子稍一犯規都不行。當然啦,這是我的看法,大哥可能會說,那是因為我還沒有養小孩才會講這種話啦!

  姊姊是家中的老二,其實姊姊與大嫂是小學同學,應該是同班同學才對。姊姊念到國中畢業之後就沒有再念書,應該是沒有機會念書啦。後來姊姊想去當店員,雖然家人都希望她去成衣工廠作事,但是姊姊還是跑去當店員,但是大約一、兩個月吧,就被爸媽找回來了,之後她也就只好去成衣工廠作事了。姊姊跟大哥是同一年結婚的,大約晚大哥半年左右。

  婚後姊姊生了四個小孩,頭一胎是女生,第二胎懷孕時他們先作超音波檢查吧,知道又是女生之後,姊夫的母親就不像前一次還跑去台北照顧姊姊了。氣得父親就說,以後如果再懷孕的話不能先去作超音波檢查了,免得又知道是女生之後就完全不理會。後來姊姊共生了三個女生之後,終於生了一個男生了。當姊姊懷第四胎的時候,我就問她說,萬一又是女生還要生下一個嗎?她只有很無奈的笑一笑,所以我常說要奉勸各位女生,要嫁老公時得打聽清楚,不然很痛苦的。

  姊夫跟我們也是同一個村子,而且姊夫有兩位雙胞胎弟弟,名聲不是很好,所以剛開始我爸不是很同意他們的婚事,不過後來還是同意了。姊夫是成衣物料的中盤商之類的,而姊姊婚後還是繼續作成衣的工作,只是在家裡作就是了。因為小孩子多,所以嘛,只怕以後的經濟壓力會大一些。另外,姊夫沒有太多不良習慣,只是有時候會賭博,有時是跟人賭、有時是玩賭博性電動玩具。可能賭博也會變成一種習慣性的轄制吧!所以不容易改得掉。對了,其實姊夫很愛太太的,這是聽姊姊說的。還有姊姊也很愛家,有一陣子他每個星期都回到老家來,幫忙他父親下海去撿蚵、抓魚等等。不過姊夫從來沒有到我家過夜過,跟我們好像不是那麼親的感覺,雖然他對我們也很客氣、有時候也會送東西給我們,但總覺得不是很親就是了。

  二哥,小時候我與二哥最親了,我跟二哥差了四歲,但是我們個子差不多高,所以我們常會在一起。二哥的個子比較矮小,這也是父母親常會擔心他的婚事的原因,二哥今年初結婚的時候是三十二歲。

  不過長大之後我們兄弟好像沒有像小時候那麼親了,有人說兄弟姊妹小時候常打架的話,長大後會比較親,這好像是真的,我們就是太少打架了,所以長大之後好像就不知如何很親了。

  二哥跟大哥一樣越區念二林國中,之後他就考上了台中一中。二哥念書的時候,父親已經不會那麼覺得讓小孩子念書沒有用了吧,而母親的態度是,小孩子可以念的話就盡量讓他們念,他也不希望孩子們以後像他們那麼辛苦的工作。所以二哥考上台中一中之後,家人就盡量讓他念啦!

  不過後來二哥大學聯考時失敗,他是先填志願後考試的最後一屆,他本來就考得不太好,又加上他沒有填很多志願,所以真的是落榜。二哥剛落榜的時候心情很不好,可能我們從來沒有接受過如何面對挫折的教導,所以他非常的消沈,後來是大哥苦口婆心的要他去台北考三專他才去的。他在同一年考上台北工專電子科吧,之後他再讀技術學院、再考台大電子所。

  二哥的為人就像他念書的過程,他是很認真的人。姊姊就說過,二哥比我認真多了,也比我會打算未來。剛開始二哥在台北工作,後來到新竹來工作。也在新竹買房子,現在我就住在二哥的房子裡。

  二哥在感情上好像多少會遇到一些挫折,主要好像都是跟他的身高有關,似乎真的男生注重外表,而女生注重身高,二哥的身高一直都是家人很擔心的地方,他因為身高的關係而不必當兵,所以您大約可以想像得出他的身高大約是多少了。

  不過去年中有人幫他介紹女朋友,之後他們的交往都蠻順利的,一直談到婚事。雖然結婚的過程中需要很多的溝通,但是還是算相當的順利,所以半年多就結婚了,現在二嫂已經懷孕幾個月了。

  二嫂家住台中。對了,補充一下,父親以前曾表示過,他覺得大哥跟姊姊娶的沒娶進來,嫁的也沒有嫁出去,怎麼說呢?因為大嫂跟姊夫都是跟我們同一個村子的人嘛。二哥結婚終於算是娶進來了。

  二嫂是家中的老么,她上有五個姊姊,之後有一個哥哥再加上她吧!二嫂不像大嫂、姊夫對我們家的事情那麼熟悉了,因為家庭環境本來就不相同嘛,她本來在貿易公司上班吧,不過結婚後就沒有找工作了,因為很快就懷孕了。

  這是我家庭的成員。哈哈,其實我忘了介紹奶奶了。小時候我們兄弟好像常常閒奶奶很囉唆,不好意思,一方面是小時候不懂事,另一方面可能也是母親態度上並不是很尊重奶奶的緣故吧,這是我個人的看法啦,沒有與其他的兄弟姊妹討論過。

  奶奶是從我們隔壁村落嫁到我們那裡的,我們小時候還常跟她回她的娘家,但是後來已經漸漸人事已非了,所以就比較少回去了。

  奶奶其實對我們幾個兄弟姊妹都很好,兩位阿姨也對奶奶很好。不過奶奶如果跟父母親住在家裡的話,母親常會需要她幫忙下田工作,因為家裡實在是太忙了。後來奶奶也覺得自己已經老了,所以就比較喜歡到我大哥家住了。

  現在奶奶平常沒事就到老人公園走一走,跟一些老人聊聊天,不然就到兩位阿姨家去住。生活算是比較幽閒的了。因為她的身體還算健康,所以現在的生活就比較愉快。

  我只希望我們兄弟對奶奶的態度不會影響到下一代對奶奶仍然不尊重。

  最重就是我啦,我小時候都是跟二哥一樣的學校,只是到大學聯考時我的考運比較好,所以才上得了交大。最後就是我念書念最久了,因為家人已經比較鼓勵我念書了。

  跟二哥一樣,家人也擔心我的婚事,因為我的小兒麻痺的緣故,這也是沒有辦法的。

  好吧,這篇已經夠長了,其他的部份,我們就留待其他的部份再來介紹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