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 的故事 ── 工作篇

  一九九二年六月底,我從交通大學資訊科學研究所畢業,畢業之前一個多月,我就開始寄履歷表到中部的各大專院校,希望能夠有機會可以到大專院校去教書,可是一直到畢業之後的七月底,都沒有得到任何一所學校的面試機會,我個人就在想,可能上帝不要我去學校教書吧!

  七月底開始我就回到我熟悉的新竹找工作,經過一些的挫折,終於在八月底找到我的第一份工作,是一間公司的電腦部門,我就很高興地覺得:終於可以安定的開始工作了。

  可是當我第一天開始上班,一切整頓好之後,打電話回家跟家人報平安時,家人卻告訴我,彰化有間學校打電話給我,希望我去他們那裡教書。當時真不願意去,因為覺得好不容易終於安定下來了,又要改變真是痛苦。但後來家人勸我不必如此,有機會該多去試試。我也才比較認真地回想當初為什麼想要到學校去教書,想得天下英才而作育之,希望能將我所擁有的知識明白、簡單地教給學生,希望能在學生學習的過程中對他們有所幫助....

  後來我就回到了彰化縣員林的一間私立專科學校教書,原來他們有一位老師移民到澳洲,本來那老師是說他還要回來教書的,一直到快開學的時候,卻突然間表示他不回來了,所以就臨時缺了一位老師,於是科主任才急著找人,也是在這樣的機會裡,我才有機會進到學校裡教書。

  我所進的是電子科,而我本身所學的是資訊,哇!所要教的課程中很多以前都沒有學過,而且一學期大約要教四門不同的課程,在這一年當中可能是我最認真念書的時期了,因為需要學習的實在太多了,所以我很認真的備課,很認真的想辦法要將課程內容講清楚,其中當然有成功、有失敗的地方。

  當我與一些老師們聊天時才發現,老師們似乎都不需要備課,一方面是他們大多已經教了好幾年了,另一方面他們的口才大多也蠻好的,不過似乎還有一個普遍的原因,因為這間專科學校在私立五專聯招中的排名算是蠻後面的,很多老師就直覺得認為學生程度太差,講太深他們聽不懂,而且學生也不願意學習....。當時聽了實在很難過,一方面我是覺得因為學生本來的程度不好,所以他們才更需要老師們的鼓勵;另一方面我更覺得將一些知識用簡單清楚的方式講解清楚,正是老師的責任,學生聽不懂,老師有責任將他們教懂,甚至也需要想辦法引起學生的興趣;而且,老師教的常常不單單只是知識的內容,應該也包括學習的樂趣,若連老師自己都沒有興趣的話,那學生學習的動機實在會打很大的折扣。

  我本來一直對老師這個角色抱著很崇高的敬意的,在專科教書的這一年當中,我終於比較能體會到,其實老師也是平常人,平常我會遇到的問題當老師的時候同樣會遇到。但是另一方面,我卻仍不願放棄“得天下英才而作育之”的理想,這也是我自己心中很大的掙扎。

  一九九三年我又回到交大資訊科學研究所來念博士班了,我是離職之後再來念書。有些人問我,是不是不喜歡教書了,所以教了一年就不教了呢?實際上不是,我是希望以後能夠繼續教書,所以才跑來念書;會再跑來念書的另一個原因是:這次我真的發現念書其實蠻有趣的。以前念書都是跟著整個教育制度在念,但這次是我自己的選擇,我自己希望能夠多充實知識,以後能夠有更多的知識,可以作傳道、授業、解惑的工作。授業、解惑不難,但是要為學生指出一條清楚的道路就非得有充份的知識不可了。

  很高興能有這個機會與您分享我工作的心得,盼望能有機會得到您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