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顧美芬

 

想起在美國十幾年的聖誕節﹐就出現許多的色彩﹐氣味﹐和字眼。紅色綠色的傳統色彩﹐出現在每個家庭﹐購物中心和人們的穿著上。白雪覆蓋的景緻﹐就像聖誕卡一樣﹐美極了。空氣中飄著冬青樹的香氣﹐及烤火雞﹐烘蛋糕的興奮。到處聽到的音樂﹐宗教的﹐流行的﹐都是耳熟能詳的聖誕歌曲。除了「聖誕快樂」之聲不絕於耳﹐「聖誕帳戶」﹐「聖誕餅乾」﹐「聖誕夜」﹐都是浮現的字眼﹐然而我最深的感觸卻和「勞苦」(labor)這個字眼有關。

聖誕帳戶

美國的薪水階級也像我們一樣﹐扣除房貸車貸﹐日常支出﹐所剩無多﹐聖誕禮物是很多人每年最頭疼的事之一。許多人從九月開始請公司扣薪水﹐存到「聖誕帳戶」中﹐等到十二月好有足夠能力買禮物給諸多親朋好友。每年聖誕夜商店打烊前﹐總有許許多多的客人﹐為找不到合適的禮物奔進奔出。還記得我在會計師事務所的一位女同事﹐因丈夫不務正業﹐生活本不寬裕。她聖誕節後來上班時﹐非常沮喪地告訴我們﹐她花盡聖誕帳戶所存的﹐買了許多價值匪薄又體面的禮物﹐像家電產品﹐精緻磁器等﹐給夫家老老少少﹐姑婆叔姪﹐得到的卻是一些廉價不實用﹐又棄之可惜的禮物。她恨恨地說﹐明年一定不要如此虐待自己。她勞苦工作一年﹐省吃簡用﹐為丈夫做足面子﹐卻無聖誕的平安喜樂。饋贈禮物﹐卻沒有愛﹐徒叫人勞苦愁煩。

聖誕餅乾

對比於昂貴的禮物﹐我最喜歡收到的是自製餅乾。幾乎每年聖誕前夕﹐我們都會收到教會師母親手做的聖誕餅乾。以糖粉或巧克力豆做點綴﹐紅紅綠綠一大盤﹐放在有聖誕圖案的紙盤中﹐再加上一些絲帶﹐一張卡片﹐就是最溫馨的禮物。孩子們吃著餅乾﹐裝飾著聖誕樹﹐包著禮物﹐構成聖誕的高潮。我們收到的聖誕餅乾﹐常常來自美國家庭﹐有時全家來訪﹐有時夫妻出現﹐雖然只是一盤餅乾﹐但愛心加上勞力﹐永遠是最受歡迎的禮物。

聖誕夜

生了老大不久的第一個聖誕夜﹐(事實上,生產的英文字就是labor﹐也可譯為勞苦﹐勞力﹐人工)初為人母﹐我手忙腳亂來不及出門﹐孩子哭著要喝奶﹐我還蓬頭垢面﹐先生照例去詩班準備聖誕夜獻詩﹐我忽然理解一件事就是:再也不能像過去二十幾年﹐打扮整齊輕鬆出門﹐享受教堂中聖誕的氣氛。別說平安夜聖善夜了﹐我們吵了一架﹐我無限委屈﹐眼淚不斷掉在吃奶的孩子身上﹐望著客廳中聖誕樹上的小燈一閃一滅﹐和窗外鄰居家射出溫暖的燈光﹐開始明白一點點什麼叫「捨己」。為了孩子﹐我可能要捨下工作﹐服事﹐自己的喜好﹐甚至是整個自己﹐而且不知多少年。然而也就在同時﹐我想到:天父在今夜為我們捨下的是祂的愛子﹐祂名稱為以馬內利﹐就是神與我們同在﹐這就是聖誕的信息。是的﹐Jesus is the reason for this season﹐(耶穌是聖誕季節的理由)﹐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章28節)生產孩子是勞苦﹐養育孩子是勞苦﹐人生是一場勞苦﹐主耶穌卻說﹐你們在主堛熙珥W不是徒然的。也許我不能去教堂服事﹐慶賀聖誕﹐耶穌卻降生在我心深處;詩歌中說no room﹐no room﹐(客店堥S有地方)﹐我卻向主呼喊說﹐我願全心歸你﹐你可以進到我心中每一個角落。主以極深的同在安慰我:「在家照管我所託付你的﹐就是服事我。」

十幾年過去了﹐我早就可以在聖誕夜從容去教會﹐還像母鴨帶小鴨般﹐後面跟著三隻小鴨﹐有的比我還高﹐全家一起服事那位在今夜降生的救主!


回信望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