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急涧山岚》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带着伤痕往前行 ―― 写给后公投时代的你/你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

终于,结束了。

排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队,总算投完了生平第一次的公投。回头看着投票所入口比进来时更长的队伍,大家却安安静静地缓慢移动,没有人抱怨,没有人不耐,连孩子们也乐得在庭院间自行组队玩耍,尽情享受冬阳温暖的拥抱。彷佛此刻全世界唯一该作的事情,就是用手中那只白色塑胶管,默默地为过去几个月来的争吵喧闹按下休止符。为此,我内心涌出澎拜莫名的感动…… 真的好希望停在这一天,如果以后都能用这样简单的方法让那些吵闹的宣传车闭嘴该会是多好!我们的社会岂不该就是如此祥和温馨?

可惜这样的宁静平安毕竟只是假象,撑不到半天,该来的还是会来,而且是卷起狂风暴雨而来。瞬间,我们全被拉回了现实,被丢进那暗潮涌流让我们几乎完全迷惘的未来……

从政治面来看,「韩流」崛起所带来蓝绿政治版图巨变显然是此次公职选举最大的焦点,未来将如何发展影响还有待进一步的检验。但是两大政党间的竞合无疑已成常态,再没有甚么地区是非蓝非绿不可。从政治纷扰的角度来看,这的确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让民众所关心的实际生活重新被拉回当权者的眼界,因为人民对那操弄媒体与族群意识的话术已经感到厌恶至极。

只是这样的氛围在公民投票这端,却是完全相反的情形。特别是最受瞩目,由教会界所发动的爱家三公投与同运团体的两公投。与其他公投案最大的不同,是这五案并不只是一个「议题」,而是直接联系到活生生的同志权益与传统社会文化情感。但是不论这些背后有多么复杂纠结的情感与论述,选票上仍然只有「同意」与「不同意」两种选项,否则无效作废。

或许这就是造成我们所有困扰、哀伤与迷惑的直接原因:一道只能二选一的抉择,让我们社会在家庭、性别、教育等议题上的被迫升高对立、冲突加剧、然后互相伤害。但是脆弱的生命岂能用薄薄的一张选票切割?绝对的真理又何需声嘶力竭的维护?这背后有太多的恩怨是无法用人头来计算,又有太多的故事是难以用扩音器来诉说……。

选票没有答案,它只是默默逼使我们将内心挣扎掩盖,自我催眠彷佛问题可以解决。但其实问题却比想像的更为严重,早已幻化在你我的心头环绕,挥之不去…。

「老师,说实话这次公投过程实在令我在信仰上跌倒。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当耶稣基督选择与井边妇人开启对话的时候,我们身为基督徒做了什么?是不放弃继续与这个世界对话、与神对话?还是放任甚至制造对立与欺凌的偏见言语在社会中流窜?还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为了证明自己在神面前是无罪的,选择继续将不在我们中间的罪人推向悬崖?我害怕这样的教会氛围,惧怕异常。」

这样看来,与其说这次公投的结果巩固了婚姻家庭的真理,不如说是这过程让我们看清社会上世代的差异,以及教会内外各族群同温层的厚度。它让我们发现我们每个人在信仰实践上都还未臻成熟,在社会参与上也都伤痕累累。这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公投,却换来一个不忍再去触碰的伤口。或许我们再多说甚么也无法弭补,但绝不该闭口不谈当作甚么都没发生,更非虚应寒暄彷佛就能安慰平抚。

相反的,我想我们应该勇敢地直视这断裂的伤痕,去感受这阵阵令人昏厥的刺痛,在我们终将逐渐淡忘前,使之成为我们勇敢离开自己舒适圈的动力。只是这次我们不再迷信权威与风潮,不再跟随口号或人情,而是要带着这道使我们苏醒的伤痕,真实走向那十字架的道路,与基督耶稣一起拥抱这破碎的世界,将之引到天父面前 ―― 毕竟他才是那位带着满身伤痕先来拥抱我们这群不配之人的,主。

本专栏与《校园杂志》合作

【延伸阅读】:
      牧师给孩子的叮咛
      大学存在的理由
      谁能帮少年浇熄复仇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