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分每秒有祢》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马丁路德今天说了什么?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有四年之久,因为翻译马丁路德的加拉太书讲义,我每天必须去聆听大师讲课,心想:「马丁路德博士今天说了什么?」可惜我在电脑桌边,不在他的桌边,不能一面享用食物一面饱餐他的桌边谈。但这些年,我的确因聆听大师而灵里饱足,甚至到了不想再听路德又说了什么的地步。

去年有许多庆祝改教五百年的活动,也有许多新出版品,在此不一一细数。静下心来,我问自己,能这样被人纪念的神学家可能不多,为什么路德的影响力超越别人?甚至有一个调查说,对人类最有贡献的前几名包括爱迪生、爱因斯坦与马丁路德。很奇怪不是吗?科技与宗教都改变人类历史,但宗教方面以马丁路德为首,而且本书名说,这影响力超过五百年,这是我绝对相信的。

不论大家是否读过路德的作品,总经常会听到或看到路德说了什么;不论大家是否参加庆祝活动,可以想想为什么各处都在研究路德,路德到底说了什么。女学者撒拉威尔森的<<超越500年的影响力~马丁路德今天仍旧说话>>可以让人用较短的时间明白或复习路德的神学,深入了解当时的社会、政治、宗教背景,以及改教最重要的精华。



本书解决了我一些长期以来弄不清楚的疑问。例如为什么当时的信徒这么相信「炼狱」,甚至认为去炼狱是好消息。当时的炼狱概念,作者撒拉威尔森解释得非常清楚易懂。去炼狱代表没有直接下地狱,总有一天会上天堂。而当人不舍得亲人在炼狱受苦,就会想办法解决。

解决之道不是今日我们熟知的要认罪悔改,接受耶稣的救赎,而是购买赎罪券。本书详细探讨赎罪券的来龙去脉,例如有了赎罪券不是不用悔改,而是缩短停留在炼狱的时间。但本书更精华的部分在于详述路德重新发现福音的前因后果。

路德是不折不扣的好学生,并不是想造反改革的人,年纪轻轻就被按立,又很快得到博士学位,在大学教书。他决心要研读圣经并捍卫真理。这就是造成他后来成为改革者的前因。

当他领悟到罗马书1:17「神的义」并不是要来定人的罪,而是藉着耶稣基督把神的义加给我们,而我们的罪可以交给基督(这就被称为甜蜜的交换)时,他立刻去查考奥古斯丁的专论来检验自己的解释是否正确,因为这个发现与当时用赎罪券解决罪的问题有天壤之别。

路德被称为改教之父,但他是人不是神,路德说什么并不比神说什么重要。作者身为路德学者,却不为路德隐恶扬善。这对于一些不想再听到路德说什么的人是一大福音,例如本书提到路德与犹太人的关系,就是路德一生的大缺点,而路德将对手「妖魔化」的辛辣语言,更是读过路德作品的人一致的体会。用白话来说,路德很会骂人,而且骂得狗血淋头,当然,这也可以说明他对真理的执着,不顾性命也要说出「这是我的立场」的坚持。

说到路德善于捍卫真理,我经常看到他放在一起开骂的三个对象:罪、死亡、撒但。再加上路德最强调的律法与福音的区别,路德常会说当你被律法惊吓时,要说:「律法小姐,你不是唯一的,你也不是一切!在你之外,还有更大更好的,也就是恩典、信心、祝福;它们反倒安慰我,要我有盼望,应许我在基督里绝对会得胜,并且必定有救恩。所以我没有理由绝望。」(马丁路德解释加拉太书3:23)

我也好奇当时有什么背景让人如此害怕死亡,本书作者撒拉威尔森清楚地为我们描述,当时的人平均寿命只有三十岁,百分之二十的婴孩在周岁前夭折,路德自己就有这样的痛苦经验,他生养的三男三女中,一位女儿不满一岁就夭折,另一女儿十三岁过世,让他哀痛逾恒。

当时这样短暂人生中的主题就是苦难,以及基督将要审判。审判的主出现在教会的艺术与建筑中,难怪路德在还没有重新发现福音之前,他要找一位「恩典的神」而不可得,他害怕一位公义而审判的神,所以经常不断认罪,甚至他的修道院院长施道比次说,「马丁,你可不可以认一些真正的罪」,言下之意就是你不需要一直认罪,但路德良心中没有平安,使他必须一直认罪。

这就与1518年的五十条论纲有关了。大家比较知道的是1517年的「九十五条论纲」,主要讨论赎罪券效能;而「五十条论纲」讨论的是罪的赦免。人犯罪,信了耶稣,罪被赦免,就这么简单吗?还需要惩罚或补赎吗?

举个现代例子来说,如果我们因酒驾使人伤亡了,就算被受害者饶恕了,还需要付代价或关监牢吗?人内心罪咎的免除是基于人的悔改还是神父或牧师的宣赦,还是两者皆非,是基于基督的道呢?有学者认为「五十条论纲」才是真正改教的起点。路德想要安慰的是那些良心受惊吓的百姓。他自己也曾经如此一再认罪而无得救的确据,现在他不需要如此了,要承认每一项罪是不可能的,他也早就试过了,只要为困扰良心的罪悔改就够了。因为义人必因信得生,信基督,就可以成为被称义的义人。(罗1:17,3:28)

本书也探讨了婴孩洗礼。主流教会包括天主教、信义会、改革宗都接受婴儿洗,如果读者还认为这很奇怪,婴孩哪有什么信心可以接受洗礼呢?简单来说,神学根据在于神主动、单方的应许,先于人信心的回应,这是路德神学精华所在。施行此礼的教会强调父母将儿女带到主面前的责任,而自然的结果就是有基督化家庭的实践。

本书有很大篇幅探讨了路德的神学核心:律法与福音的区分,如果我们仍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基督又已经完成了什么;仍然不确定认罪要认到什么程度,信心如何才能帮助我们;这真是写得清楚明白的好书,让我想好好读下去。

又若读者对于信义宗与天主教的对话有兴趣,不知道基督徒到底该如何看待天主教徒,或是如我一样好奇五百周年的改教纪念日(十月31日)教宗会说什么,他们接纳称义教义的同时,也接纳路德这个人了吗?我推荐这本书,真的,我每天带着期待去听:路德今天说了什么?路德会不会对教宗说,就算你们说不出口:「我爱你」,也可以说: 「马丁弟兄,也许你对」。这本书写得真好,翻译得真好,真的很好看。


《超越500年的影响力~马丁路德今天仍旧说话》
作者:Sarah Hinlicky Wilson 撒拉威尔森
译者:廖元威,魏玉琴
道声出版社,2017年

●about 顾美芬

【延伸阅读】:
      哀歌―为现代人写的一卷书
      跟随耶稣的灵修生活—向下扎根的操练
      十年不见的老朋友—《恩典新世界》讲座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