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真正的危险在那里?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尤美女立委说:「同性恋结婚不会影响异性恋,天也不会塌下来。」她说的没错,同性恋结婚这件事本身不会影响异性恋,即使同婚合法明天太阳还是会上升。但,同性婚姻和另一个推动中的事项结合起来,就会是一个大灾难。

这里先问两个问题:

第一:同性婚姻仅限于性倾向为同性者适用,还是每个人都可以考虑的选项?

第二:同婚支持者只是要人们接纳天生性倾向为同性的人可以有同性恋行为,还是要教育所有人们接纳同性与异性都可以是爱恋与婚姻的对象?

看了第一个问题,你会不会觉得问得蠢?要不是性倾向为同性,哪有人会找个同性去结婚?

我在没有深入研究以前也是这么想,但是阅读了大量同运者写的文章后,我发现自己之前都陷在一个盲点里:我以为我们在谈的是怎样让同性恋倾向为既成事实者(不论是由于先天的基因、怀孕期的荷尔蒙失常或后天的童年经历)在法律与社会上给予承认,让他们不再受歧视,但同运者不是这么想的


卡尔・魏特曼(Carl Wittman)所写的男同志宣言结论中写着:解放男同志命令纲要(CONCLUSION: AN OUTLINE OF IMPERATIVES FOR GAY LIBERTATION ),其中第3条是「解放每个人里面的同性恋倾向:我们会得到那些『觉得受威胁的同性恋尚在潜伏期的人』(threatened latents)一堆狗屎回应,那么自由地继续说与做吧!」(http://library.gayhomeland.org/0006/EN/A_Gay_Manifesto.htm,本网页为英文,笔者翻译)。

卡尔・魏特曼说的是每个人。

他不是说说而已,在宣言中他写道:「我们可以直接诉诸那些对同性恋没那么紧张的青年。有个孩子在第一次与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后说:『我不知道所有这些纷扰是怎么回事,和与女孩做这个也没什么太大不同嘛』」。他已经有个实例了。

女性主义女同志诗人阿菊安(Adrienne Cecile Rich )在《强制异性恋与女同性恋的存在》(Compulsory Heterosexuality and Lesbian Existence)一文中主张异性恋不是自然或内涵于本能的,而是一种加诸在许多文化与社会上以使女人居于臣属处境的建构。她因此主张所有女人都要与男人隔开并且进入某种形式的女同性恋关系,不管这会引导到某个时期单纯的女同性恋表现,或一种女同性恋认同。只有这样,女人才能真正决定异性恋对她是否是对的。

她说的是所有女人。

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有所不同,男同性恋比较是性倾向使然,但女同性恋主要却是反抗男性霸权的有意识主张。前者比较可以主张是身不由己,而且既然是「先天」也不需要太担心(但看了卡尔・魏特曼的主张,你应该也开始担心了吧?)后者反而是一种刻意的选择,所以如果同婚合法,我预期将来会有很多女性闺蜜们选择以这种方式来安排「终身大事」,逃避所谓的父权婚姻。

我这样说,冒着一个风险,女性主义者会说这岂不坐实了现在的婚姻制度是一种压迫女人的制度,所以更应该不再限制缔结婚姻限于异性。

是的,我们必须正视过去女人在婚姻中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事实,但很多状况已经改变,我们所努力的也是让更多男性采取行动去继续改变,圣经说道:「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以弗所书五章25节),要爱到舍己不是普通的要求。婚姻的品质需要改善,但不是把婚姻的定义改变掉,这是我们所做的与同运者所做的分野所在。

今天两性平等教育已经变成「性别平等」教育,这已经和原问题偏离了很远,而平权只是一种策略还有另外的证据,只能下次再说了。

【延伸阅读】:
      对错岂分保守派或自由派?
      同性婚姻合法化趋势对经济的影响
      婚姻,生命成长的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