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左派的「怨恨」逻辑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同性恋者不等于同性恋主义者,更不等于性解放主义者,这就如同工人或穷人不就是共产主义者或共产党员一样。反对共产主义或共产党不等于对抗工人或穷人,更不等于压迫工人或穷人。一样,要帮助同性恋者绝不等于要认同同性恋主义与加入性解放运动,相反地,要拒绝。

我们要谨记历史教训。二十世纪的历史已表明共产主义与共产党是如何利用人对经济弱势者的同情,又如何透过动人的口号、编造的谎言煽动单纯又热血的普罗大众与知识青年,以建构共产乌托邦。结果是,造成了一场几乎漫延全球又近乎一个世纪的极权专制及其极残暴无情的恐怖统治,拆毁千万家庭,屠杀无数人命,残害正常人性,瓦解文化传统,扫除宗教信仰。

何其嘲讽,一场高喊「平等」的革命,最后却全都建立了极不平等的专制政权。工人被保护吗?穷人变富有了吗?人人都经济平等了吗?阶级消失了吗?人民专政了吗?不但没有,反而家破人亡,文化毁坏,生命、自由、幸福摧残殆尽,迫使人们纷纷逃离「铁幕」,而共产政权最后也多已瓦解,少数仅存者也不得不进入自由经济市场,苟延残喘。但浩劫已无可挽回!

请问,要帮助工人穷人就得斗倒富人或资本家吗?要批判资本主义的缺失就得鼓吹共产主义吗?要解决所谓阶级的不公平就得支持无产阶级革命吗?面对贫富差异就得宣扬财产重新分配的「经济平等」吗?按他们的思维,这些意图改造社会的共产革命分子宛如说:我贫穷、低下、弱势、受苦都是你富有、掌权、强势、幸福造成的,所以你是不正义的压迫者与邪恶的剥削者,因而我要斗倒你,全然地斗倒你。这就是左派的「怨恨」(resentment)逻辑!

在我看来,今天高喊「性别平等」、「婚姻平权」的同性恋主义运动者正是这个左派「谎言幽灵」的变装显现,以不同名号延续着无根的「平等」谎言。

要帮助同性恋者,就得斗争异性恋者?要维护同性恋者的权利,就得批斗虚构的「异性恋霸权」?要同情同性恋者,就要到处指控反对同性恋者患有「恐同症」与「性别歧视」?要合法化同性恋,就得虚构「多元性别」或「性别流动」这种伪概念?要容让同性恋者能享有性结合的权利,就得瓦解造生人类社会的两性婚姻及其引生的伦常结构?要伸张「同性恋权利」,就得立法打压人最为珍贵的良知、信仰、思想、言论自由?要满足同性恋者养育儿女的心愿,就得不顾小孩拥有父母与正常家庭的自然权利?这是什么「平等」与「权利」逻辑?

请看清楚,一幕又一幕的「同性恋运动现形记」已一再显明,同性恋主义运动的背后其实就是对传统性道德充满怨恨而欲将之彻底摧毁的性解放运动。我们若看不清性解放分子只是在利用而不是爱同性恋者,那么我们就永远无法真正帮助同性恋者,更无法对抗这意图专制地宰制、囚禁人类社会的淫乱恶灵。

其实,哪来解放?一旦同运分子握有权力必定压迫反对者,必定建立霸权,绝不手软。在台湾,单单一个《性别平等教育法》里的「多元性别」与「性别歧视」两个唬人概念就可以把学术自由、言论自由以及正常的中小学教育打趴在地上,政客及媒体之蛮横无理偏袒更是明目张胆,这还不够霸权吗?台湾人可以想像,若同性婚姻或同性伴侣法制化后,他们又会怎么霸道法吗?这是危言耸听吗?这是造谣抹黑吗?不,这都是事实,以及合理的预想。

要爱同性恋者吗?好,请记住,只有在一个婚姻、家庭、伦常健全又有美德的社会里,同性恋者才能得到真正的帮助。正是为此,我们就必须坚决对抗假「性别平等」、「婚姻平权」之名意图掀起全面性革命的性解放运动,坚决抵抗意图瓦解,打压、宰制自然且基本之社会伦常秩序与性道德的同性恋主义霸权。


图片提供/123RF

【延伸阅读】:
      基督徒应当关心政治
      基督徒面对同志议题的第三个选择
      基督信仰看「性交易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