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得天下顽童而教之,不亦快哉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我每个周末心情都会很好,理由是我每个周末都教一批小孩念书,这批小孩中很多是男孩,不知何故,男孩都很调皮,是顽童也,几乎没有一个例外,但是看小孩调皮,实在也是一大快乐。

有一个小孩带了球在屋子里对着墙壁打,我制止不了,但是那里的修女听到了声音,就远远地问是谁在丢球,那个小孩立刻躲到了桌子下面,修女过来了问我孩子在哪里,我说已经离开了,也搞不清是谁,好的老师是不会出卖学生的,不过小孩躲在桌子下面也实在有趣。

这些小孩其实是很不喜欢我去教他们的,如果在打篮球和上课上选的话,一定选打篮球的,所以有一次他们骗我,说四点钟一定要去运动,我只好草草结束,事后越想越不对,问的结果是没有这回事,他们的规定是,四点钟以后可以出去运动,他们的老师问我是谁骗我的,我并没有讲,因为好的老师是不会出卖学生的。

这些学生虽然个子已经很大了,坐在一起的时候,仍然互相推撞,有一次用力过猛,一个学生被推下了椅子,所以我还必须规定男生要分开坐。

我每一堂课都要考学生英文生字,有一位男生就说他需要准备一下,我也只好让他拿了书本在复习生字,他一面看一面说,怎么这些字都不认得,另一位女生比较用功告诉他,他根本看错了范围,应该是第二课,他却在看第三课。

有一位学生每次下课都要跳着去摸屋顶的梁,现在他成功了,手可以碰到梁,他很得意,我也替他高兴,他每次都表演伏地挺身五十下,他只是国一的学生,能够五十下,实在也不错了,这个小孩成天跑步,希望跑得快,我问他为什么要如此,他说他发现如果打篮球的时候跑得快,别人就会跟不上,有一次我去看他打篮球,果真如此,他拿到球以后跑得飞快去投篮,的确其他同学都跟不上。

我很感激这些顽童,因为他们使我觉得,我仍然是有用之才,常常晚上打电话去问学生功课,他们只要答得出来,我就好快乐,因为我知道我们要帮助孩子,希望他们将来有较好的收入,一定要使他们的学业程度不能太差,我也希望我能多活几年,看着这批顽童长大成人,也有一定的竞争力,不要变成打零工的人,这是我的现在唯一的愿望了。

【延伸阅读】:
      庙埕长大的孩子
      我的非洲老师
      如何帮助自己鼓起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