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在最深的井底》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彷佛约定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那款摆在面前的 有如
秋宴满席
缤纷灿烂
挑动着我
呼吸的急促与
澎湃的最初

但等候
依然是你最美丽的温柔
轻轻抚慰着每片痴心的绯红
凝神谛听
那些即将遗忘于北风里的故事
许多错失回应的叹息

而如今
只等阳光告别山陵
上帝亲吻黑夜的时候
我亦将披上这
露水沁润过的苔衣
屈身长眠
那时,我会把仅存的一株芝兰亲手
栽于这场绚丽后的沉寂
彷佛纪念那
其实未曾许诺过的
约定

(11-21-2017)
---------------- 算一算,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写诗了。

原因很简单,就是一个字,忙。

虽然我自认为这一年以来所忙碌的事情多是有些价值的,又或是命运责任使然,无从选择,但仍有些事情是无法以价值或责任来定位的。对我来说,写诗,显然是其中之一。

当生活被顺逆好坏所占据,为现实理想所限制,待久了,总是需要个空间来呼吸想像,来熨贴无端的焦虑,才能拉出与世界的距离,回到熟悉的自己。感谢上帝让我最近意外地有一点时间把若干感动孵育成这首作品。

这首〈彷佛约定〉分成三段,第一段从第一人称描写在广阔奇丽前的内心的悸动;第二段是以第二人称的角度,为每一片枫叶赋予无止尽的等待与怜爱。第三段描述在一切繁华落尽、物换星移的时刻,等候者与被等候者角色早已悄悄互换,那时还能留下些甚么呢?或许只剩冥冥中彷佛记得但其实未曾许诺过的约定……

【延伸阅读】:
      一生苍茫还留下什么呢?读余光中〈高楼对海〉有感
      奴仆
      情人眼里出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