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思想的芦苇》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以上帝之名自我欺骗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既然如此,我不得不对你讲难听话。

无论你怎么能言善道,无论你怎么表现你的神圣学问,你都没有比那些你所鄙视的人更圣洁,更靠近上帝。相反地,你可能比他们更卑劣无耻,更肮脏污秽。

你以为你不涉足社会争议,不从事政治活动,你就不沾染世俗吗?你以为你在教会的围墙内、神学院的教室里就更近乎天国吗?你难道不知道世俗与永恒的区别不在乎外貌以及种种世间差别吗?你难道不知道税吏与妓女比那些自以为最靠近上帝的法利赛人更容易进天国吗?你难道不知道上帝的祭司把上帝祷告的殿当成金钱交易的贼窝吗?你难道不知道那些自认为最为敬虔的祭司、长老、法利赛人、文士把上帝的儿子钉上十字架吗?你以为上街头的贩夫走卒比你更世俗吗?你以为死刑犯比你更残暴吗?你以为商人比你更贪爱钱财吗?你以为娼妓比你更淫乱吗?你以为不识字的农夫劳工比你更无知吗?你以为听你讲道的人比你更不明白上帝的道吗?你以为听你解经的人比你更不认识圣经吗?你以为没有读神学院的人比你更不懂神学吗?

何必自欺呢?其实,你并没有公义地对待你的弟兄姊妹,你并没有认真严肃地理解你厌恶与仇恨的人,你并没有敬虔地聆听圣经的教训;相反地,无论人怎么提醒你,你都不改对自己弟兄姊妹的轻视、怨恨、论断与毁谤,并自以为是地强解圣经,让圣经为你的谎言恶行背书。没错,你没有亲手杀人,但你却充满对人无故的轻视、愤怒与怨恨。依基督的标准,你就是个杀人犯。

可敬的奥古斯丁(St. Augustine)说:「地上之城的建立者是个谋杀兄弟的凶手。他满怀着嫉妒杀了自己的兄弟,一个永恒之城的公民,地上的过客」。这个人就是该隐。该隐被一种鬼魔式的妒恨所充满,没有其他什么理由,仅仅因为亚伯是良善的,而他自己是邪恶的。

因此,地上之城不可能永久和平。它必自我对立、冲突、争战、毁灭,当然,上帝最终也必毁灭它。为了利益,地上之城民会合作,但也必定会对立冲突。得到利益,满足私欲,就兴高采烈;得不到或失去利益,就沮丧、生气、愤怒,相互攻击。正因此,虽然地上之城也渴望和平,但却必须以战争征服敌人为手段。但正因为透过战争,所以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因为战胜者不可能永远统治被他征服的人,这些被征服者一有机会必起而反抗。如此循环不已。

还有,请注意,地上之城也会敬拜上帝,也会热切为上帝献上供物,会因崇拜上帝而疯狂丧我,但他所怀的是一颗隐而未显的邪恶不义之心,全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他自以为献祭可以收买上帝,可以得上帝的欢心,而不是藉由献祭表明自己的罪过并悔罪,治疗自己卑劣的恶欲。因此,宗教崇拜常是地上之城自我欺骗的最有效手段,无论他们举行何种崇拜形式。

「这就是地上之城的特质,他崇拜上帝或神明来帮助它胜利地或和平地在地上遂行统治,不是透过行善之爱,而是透过统治的欲望」,奥古斯丁这么说。难道我们不在其中吗?我们真地不属于此城吗?

当然,无论后果如何,无论处境如何艰难,我们都当在地上行善,义无反顾地在地上之城践行上帝的教训,持守基督的命令,求上帝的国降临,愿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为荣耀上帝而活。但我们不属乎地上之城,我们追求的是天上更美的家乡,是天上的耶路撒冷,是将来的新天新地。

因此,我们应牢牢记住并自我警惕,如今因双城并立,城民混杂而居,故而我们也难免以上帝之名自我欺骗,将迷恋地上之城的权力与荣耀包装为奔走天路的善行。若不然,我们将在「神圣」的自我欺骗中堕落得比以前更深。

about 【会思想的芦苇】专栏主要写手:张大虹

【延伸阅读】:
      逍遥忘我人生行 --读林鸿信老师《忘我之域》系列
      政治人物的「忏悔」
      介绍科学大师――理查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