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姊妹》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不看自己愚拙或软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五年前,受邀至台语教会,接了个人生平第一次的台语讲道。结束后,我私下很想暗暗立志让这次成为我最后一场台语讲道(就是再也不要接任何台语讲道)。但上帝才是老板,他若下令,仆人得顺服,所以无法立下这种不切实际的志愿。实在是因为那次台语讲道,惊吓指数破表,至今想起来仍充满许多后怕。去年开始在神学院教书,主日常去支援尚未聘到牧者的教会讲道。最近,竟又遇上台语讲道的需求!

那次主日结束,一位会友上前来表示,「老师的讲道让我们很有收获,但希望能用台语,或中间穿插几句台语。」还连连热情表示下次要请我吃饭。返家途中,脑海不由得浮现上回台语讲道经验。当时,我请老公用台语念我写的中文讲稿,用手机录音。接着听它个十几遍,再念它个几十遍,也不厌倦。讲道前几天,因压力过大,整个人的身体爆出各种毛病,眼睛干涩、脖肩酸痛、失眠、腹泻,有点生不如死的错觉。主日当天,特别提早一小时到该教会,适应环境。我坐在台下拿着讲稿,继续埋头默读。那天是妇女主日,眼尖瞄到几个妇女似乎也面露紧张。一问才知道那天也是她们的第一次!第一次读圣经、第一次祷告、第一次奉献,而我是第一次台语讲道。第一次司会的姊妹,面哪青笋笋(脸色泛青)轻声对我说,「传道,咱来做会前祷告,备办心。」我跟着她在十字架前面跪下。她用力握住我的手,两人低头祷告。她呼吸急促、紧张手抖,冷吱吱的手一路抖过来传到我的手,我整个人被她抖得更加胆颤心惊。

往事历历在目,越回忆、越冒冷汗。几天之后,遇到那间教会排讲道的,忍不住地探问,「是否可以找其它讲员阿?你们教会应该很容易请到厉害的讲员。」想请她删除后面排定我的讲道。她连想都不想地摇摇头、直接拒绝了我,「老师,你讲道是专业的,是以圣经为基础的,他们需要多听这种讲道。」

「主阿!你真的要我用台语讲道阿?」「会众会不会因为我可怕的台语,致使没听下去你要我传达的讯息?」我反覆地问天父。心神不宁、担心害怕,惶惶不可终日。

过了几天,遇到一位久未见面的姊妹说,「听说你到处讲道,现在都不会怕上台了阿?」这才想起以前在电脑后面工作的我,所有的讲道或演讲,通通都怕得要命。经常在讲道前一周皮皮锉,教会查经班都为我代祷。神经紧张到老公都受不了,干脆跟大家说是否可以让他来帮我讲?但这两年,上帝不断地训练我,授课、演讲、讲道的次数已经远远超过写文章的次数。只要ppt准备好,上台根本不是问题。才两年,竟然都忘记自己本来的缩头龟样。心底浮出一句经文,「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哥林多后书12:9)如今不怕中文讲道的我,竟都忘了这几年基督的能力如何覆庇软弱的我。

既然如此,我还需要怕台语讲道吗?上帝早已证明了他的恩典够用,他的能力在软弱上更显得完全。上帝有能力让我不怕中文讲道,就有能力让我不怕台语讲道。我要学像保罗那样潇洒地说,「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所以,不看自己是愚拙、软弱,只管自己是否愿意忠心摆上为主所用。

about 陈小小

about 华子

about 飞飞

【延伸阅读】:
      用爱妆扮,锦上添花
      听「讲道」还是听「演讲」?
      如果牧师讲道很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