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姊妹》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进击的基督空军部队—文字工作者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保罗的教导,有不少用军事作比喻。他呼吁每个基督徒「要穿戴 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 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6:11-13)他对提摩太说,「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招他当兵的人喜悦。」(提后2:3-4)他称呼以巴弗提「与我一同做工,一同当兵」,亚基布为「同当兵的」。

基督徒不仅是上帝的百姓,亦是耶稣的士兵。拯救我们的耶稣是君王,也是元帅。站在这些经文的基础上,我认为牧者传道好比陆军,因为他们多在第一线近距离作战,抢夺灵魂;各个圣经公会与圣经网站好比军械库,研发与提供弹药与武器等军事装备。而文字工作者好比空军。承载福音的文字,透过平面印刷、网路传媒,到达人们的手中。

巴克礼文字事奉学校相当于基督空军部队—文字工作者大集合,也是写手和编辑相见欢。在这么多资深与新进同侪面前,我竟受邀担任讲师。猜测是因为我的文章常年于耕心周刊发表,文章量多到出去讲道或演讲,偶有年轻人上前来兴奋地对我说,「原来你就是陈小小,我是看你的文章长大的」,揭露我极力隐瞒的年龄。写手的文章量好比飞官击落敌机数,本人战绩可能占据华文世界空战史的前几把交椅,十分符合本次写作营主题「我真爱讲这故事」。所以才被选为担此大任,绝非文字功力比别人强多少。教过我的国文老师,若知道我现在教人写作,大概下巴都掉下来,装不回去。然而上帝就是喜欢做这样的事,这样才能证明他的厉害。他总是拣选软弱不配的人,好彰显他的大能。

我是工学院,跟文史哲一点关系也没。我的文字是信耶稣才开始,我压根不是「爱写」、「会写」文章的人。写作对我而言,甚至是莫大的压力。国小作文课,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题目,我脑子往往一片空白。寒暑假作业若有作文,总是拖到开学前最后几天,边哭边死赖着父亲帮忙。父亲是我的文字启蒙老师,他的独门秘技是「字数增加法」。「一朵玫瑰花」增加为「一朵红色的玫瑰花」,「三片绿色的叶子配上一朵红色玫瑰花」。国小作文字数要求200字,就靠着这招,勉强撑过。

大一升大二的那年暑假,决志信主。我看其他人个个都是传福音的勇士,手上一纸福音单张,就可以对陌生人侃侃而谈耶稣。我则是支支吾吾,发抖腿软。我祷告,「主啊,求你让我在福音事工上,不因胆怯脱队。帮助我也能贡献一己之力。」后来上帝把文字福音的负担放在我心里。从那时,写卡片关心人,编写团契刊物,为团契制作各样福音行动广告文宣,小至A4单张,大至全开连十页超大型海报,BBS写文章,投稿到各个基督教刊物。

随着写作经验增加,视觉延伸到嗅觉、味觉、触觉,「五官的感受」令字数大幅增多了起来。玫瑰花闻起来是甚么味道?尝起来是甚么滋味?花瓣、茎刺触摸起来有甚么感受?「回忆的探索」让文字有了广度。第一张给男朋友的分手卡片,选了黄色玫瑰花的图片。爱情转为友情。午后在充满淡雅的玫瑰花香空气中,与闺密啜饮玫瑰花茶,畅谈未来抱负。「想像的奔驰」,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杨逵的〈压不扁的玫瑰花〉,借用保罗军事用语,比喻文字工作者是空军部队。想像让文字有了人生况味的深度。

然而,文字技巧传授,坊间写作班也有。台下学员有些是长年委身于文字事工,文字驾驭力可能也远胜于我。面对同为基督空军部队文字工作者的战友,我想把心头长久燃烧的负担「文字工作者与圣经」传递给他们,我认为这是一切福音写作的核心。许多人喜欢阅读属灵书籍,胜过最重要的属灵书籍—圣经。我也曾经如此。我认识不少文字工作者也是不喜欢读圣经。而圣灵透过以弗所书第六章,让我感受到圣经阅读的重要性。我们都在属灵的战场上,我们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上帝给每个基督徒都有属灵军装,但唯一的攻击性武器是上帝的话语—圣经。可是多数的基督徒只有星期日才摸圣经,操练一下上帝的话语,无怪乎军力疲软。唯有日日拿起攻击性武器,熟练圣经的性能与操作,才有办法在属灵的战场上自救救人。

至于热爱阅读圣经,是到有能力阅读圣经原文(旧约希伯来文、新约希腊文)。那时,我的眼睛被打开了!圣经作者的文笔、风格,令我目眩神迷。原来中文译本圣经,我只能看到同一个圣经翻译小组的用字。四福音四个作者像老朋友,穿越文字走向我。这支梦幻篮球队:把旧约与新约联系起来的前锋马太,语不惊人死不休、笔触大胆的前锋马可,严谨查考缘由、助攻能力最强的中锋路加。帮忙补充其他耶稣故事,强大的控球后卫约翰。

「我真爱讲这故事」的文字老前辈,不只福音书作者,还有圣经其他四十多位作者。每当阅读圣经,我就在学习、观摩这些文字前辈怎么讲这故事?我在神学院教书,负责新约,有段期间保罗书信读多了,我隐隐约约感受到自己的文字风格,有些受他影响,好用反讽与吊诡。

数千年前的文字工作者,到廿一世纪的我们,文字的共同交集就是,故事主角是他,那位爱我至死的上帝,那位伴我一生的上帝,那位邀我共享永恒的上帝。你与我的人生,因为有他而不一样。外人多是以「我」为中心的写作,基督徒则从「我」转向到以「他」为中心的写作,是生命渐次的蜕变。Write, to discover your true heart. 我更认为Write, to discover His true heart.写文章,爬梳文字的过程中,不仅触碰到自己最内里的想法,也会从神圣的幽暗迷蒙中,触碰到上帝的意念,深感震撼敬畏。「上帝的话语-圣经」和「这时代人的需要」上,我们一方面阅读聆听上帝的话语,一方面用这时代的人能够了解的方式来表达出上帝的思想。这应是进击的基督空军部队—文字工作者最重要的使命。

about 陈小小

about 华子

about 飞飞

【延伸阅读】:
      马丁路德今天说了什么?
      基督为首,天下为公
      天天背负我们重担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