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作家Ⅰ》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没有妈妈的日子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前年周末晚上习惯看迪士尼卡通来放松心情。我好像小孩子,对自己喜欢的卡通百看不厌。有一回看到小时候只看过一次小鹿斑比,太开心了!不能错过能再次观看的机会。

斑比第一次见到下雪,试着在雪中踩踏,好奇加新鲜,玩得不易乐乎。后来遇见朋友小兔子,学会了如何在结冰的河上溜冰,斑比屡站屡败,但经小兔子的帮忙又站了起来。这样的人生经历,训练斑比面对不可知的困难时比较知道要怎样想办法渡过。在冬季,很多动物冬眠了,大地也没有什么可吃的食物,斑比跟着妈妈就是很幸福,似乎全天下只有他们母子。转眼之间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树枝再次发芽,小斑比快乐的吃着嫩叶,岂料,危险正靠近他们母子,因他们已经暴露在猎人容易看见的地方。鹿妈妈意识到了,要斑比赶快跑到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妈妈则留下来阻挡猎人的枪,只为了不让斑比受伤,自己却身亡。此后,没有妈妈的斑比必须一个人面对未来了

这终究是一个卡通片啊!当我看到脸书回顾自己所写的文章时,才知道上帝早就预备我的心去面对没有妈妈,必须独自生活的日子。我以为这一天很久很久以后才会到来。

自24岁开始生病,「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就是我最骄傲和得意的,这也是让有四个重大疾病的我还能能努力奋斗、好好生活的动力来源。年轻的时候为了读书或者工作,大部分住在外面,一个星期最多在家里一两天,周末经常都是给了朋友们。上帝给了我机会搬回家和爸妈及弟弟一家同住,然而自己并没有好好珍惜这有限和家人住在一起的机会,除了吃饭的时间,我多半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或者忙着工作,更多时候是在脸书上流连忘返。

前几年开始,每天晚上十点钟和妈妈谈心,她是最好的倾听者,我的喜怒哀乐全部可以向她倾吐,甚至生气骂人,妈妈全部都能接收。妹妹给了妈妈一笔吃饭的钱,每周的周二和周四中午,就成了我和妈妈约会的时光。带着妈妈一起去尝鲜、品尝各式美食,是我的任务,也是上帝赏赐给我幸福的时光。沉浸在幸福中的我,完全不知道这些都是我和妈妈最后相处的时刻。翻阅着那时候的照片,不胜唏嘘。

那年六月初突然因细菌性脑膜炎重度昏迷在加护病房,妈妈去向我道别后,可能因为累积好几周的担心,也知道我即将离世而太伤心,回去的路上一直呕吐,隔一天竟然因为延脑中风,无预警的离开了我们。家人怕妈妈过世的隔天清醒的我受不了这个打击,七月中旬才让我知道这个恶耗。2016.06.19是难以磨灭、伤心、悔恨、和遗憾的日子。实在无法接受上帝这样的安排!

我能再生当然是神迹,是出于上帝的怜悯。但是我禁不住会想:妈妈在加护病房拉着我的手祷告30分钟时,是否恳求上帝让她代替我死,好让我活下来吗?就好像小鹿斑比的妈妈为他所做的牺牲那样子。以我对妈妈的认识,这是极有可能的,但在今生是无法找到能说服自己和周遭诸亲朋好友的疑惑。在那一天,原来预备好要为我办理后事的弟弟妹妹,顷刻之间要改办妈妈的追思礼拜。面对比连续剧还更戏剧化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和妈妈身上,无语问上帝!

我不住的问上帝,妈妈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尤其清醒以后,不能站立和走路,身体很多有疾病,且在洗肾的我,不断地被孤单、寂寞、无助、疑惑啃食着,要怎么活下去呢?常常祈求上帝快点带我去他那里,好去见没有机会说再见的妈妈。

转眼又到了母亲节,看到蛋糕、礼物、聚餐、等等的海报和电视广告,无法控制在眼眶里的泪水,再也没有机会参与了。我也没有办法轻松的唱出:「感谢神赐温暖春天,感谢神赐凄凉秋景⋯⋯」,这是妈妈生前最喜爱爱的诗歌,因为信主之后,她感受到上帝对她太好了,每天在自己的密室与神谈心、为全家大小祷告、有困难就带到主前求,那来自上帝的平安喜乐和满足,知道成为基督徒是她这一生最美好的祝福。我理性上知道,却难以抚平心里的惆怅。

上帝安排的时令依旧按着次序运转,看着蓝天白云、星宿和山海,我知道自己从此必须更加的倚靠创造天地万物和我的上帝,他是随时随地、时刻与我同在的安慰者和保护者,就是耶稣所说,必会与我们永远同在的保惠师,他必不撇下我为孤儿,正如所应许的,「我要求父,父就赐给你们另外一位保惠师,使他永远与你们同在。⋯⋯ 我不会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必到你们这里来。」(约14:16,18)我终于可以再喜乐的唱「感谢神」了!

【延伸阅读】:
      妈妈常讲的五句话
      红宝石的安慰
      我的邓不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