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作家Ⅰ》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他偷不走 你心底的平安光芒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hy word is a lamp unto my feet, and a light unto my path (Psalm 119:105).


大约10个月前,在台北通勤换成了响应环保的电动脚踏车,也促成家里把原来给我开的欧洲小钢炮捐给慈善机构,因为家里这样是彻底用不到两台汽车了。


脚踏车速的一个特色,是对沿途有更贴近的路况观察可以反应。诸如就地停下陪伴老人过马路,或是挪走掉在地上对汽机车造成交通障碍危险的安全帽之类,是我一向潇洒的都会行侠自然风。


不过要说最习惯做的,还是帮忙拔下路边车主遗忘的机车钥匙。从那时起算到现在,我已帮拔过三次。最近一次是礼拜一吃联合差传春酒的时候。我打算停复兴北路巷内位置的隔壁,一整串未拔的钥匙留在机车龙头上。这台白色机车龙头下手套箱看起来藏不住那么大串的钥匙,于是我顺手把它们塞入他扣在车厢边的安全帽内盔。


我以为如此日行一善,应该不会遭被人偷钥匙一类的厄事,偏偏佛教的阴德善报定理是如此不管用。
――晚上回家骑脚踏车要开灯时,车杆上照明用的LED灯就给人顺手牵羊了!



这半年来,我的车身改装部品被偷拆过两次。第一次是个淘宝买的水壶挂。被偷时我是有点生气,但因为它比较显眼、车子又在外摆上了几天,那才值个不到100元台币的东西,你要就给你呗。


可这次LED小灯被偷,我是真的火了。第一时间OS:「台湾的某些人是神经病吗?」这个LED同样我也只买100多块,你赚不到什么,却影响了别人夜视行车安全。


我已经两度拴在车上的部品被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要一直做这种事?


夜骑回家路上,经过中正运动中心人行道前,突然一个闪闪的LED灯光源切过我右前侧。我于是停在了那发这光的脚踏车旁边。


按它一下,闪光变常驻光。再按一下,灯就关了。居然这么巧,跟我失去的一样是三段开关的脚踏车LED灯,只不过这个灯的光线强度、制造品质,都比我刚丢掉的那个好多了。


我突然想起有个西方神话寓言,是关于樵夫掉了金斧头还是银斧头的。他说都不是;是掉了铁斧头。神赞扬他诚实,就把金斧头、银斧头都赐给了他。


于是我又看了一下运动中心前脚踏车上那个 glorified LED灯,决定再按它一下。它开始闪,就像一开始我经过它时一样。我拍了张照。然后再按两下,灯灭了。从此它不会继续招顺手牵羊的人注目、或是一直电力耗尽,影响车主回来骑乘时的夜视安全。


自己之这么做,就像这几个月来一直帮机车拔钥匙的动作一般,是我一向潇洒的都会行侠自然风。



――尽管,我刚被偷了灯,也没有因此就得到了镶金或镶银的LED灯;但当自己没有把那个豪华LED灯的一眨一眨,作为「拔走我,让你有光可以指引你平安回家吧!」的挑逗信号时,我忽然发现,

那闪闪发光指引我回家的,
乃是心底的那份人性良知与内在平安。


正如诗人有话说:

        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 (诗篇 119:105)


这份光芒、这份平安,是谁也偷不走的。


◎欢迎参观作者的部落格 林德贝克的赠言 Patrimoine de


图片提供/123RF

【延伸阅读】:
      从我到他―作见证的窍门
      改变我一生的师母
      纾解大学生活中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