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過急澗山嵐》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帶著傷痕往前行 ── 寫給後公投時代的你/妳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16:24)

終於,結束了。

排了將近一個小時的隊,總算投完了生平第一次的公投。回頭看著投票所入口比進來時更長的隊伍,大家卻安安靜靜地緩慢移動,沒有人抱怨,沒有人不耐,連孩子們也樂得在庭院間自行組隊玩耍,盡情享受冬陽溫暖的擁抱。彷彿此刻全世界唯一該作的事情,就是用手中那隻白色塑膠管,默默地為過去幾個月來的爭吵喧鬧按下休止符。為此,我內心湧出澎拜莫名的感動…… 真的好希望停在這一天,如果以後都能用這樣簡單的方法讓那些吵鬧的宣傳車閉嘴該會是多好!我們的社會豈不該就是如此祥和溫馨?

可惜這樣的寧靜平安畢竟只是假象,撐不到半天,該來的還是會來,而且是捲起狂風暴雨而來。瞬間,我們全被拉回了現實,被丟進那暗潮湧流讓我們幾乎完全迷惘的未來……

從政治面來看,「韓流」崛起所帶來藍綠政治版圖巨變顯然是此次公職選舉最大的焦點,未來將如何發展影響還有待進一步的檢驗。但是兩大政黨間的競合無疑已成常態,再沒有甚麼地區是非藍非綠不可。從政治紛擾的角度來看,這的確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讓民眾所關心的實際生活重新被拉回當權者的眼界,因為人民對那操弄媒體與族群意識的話術已經感到厭惡至極。

只是這樣的氛圍在公民投票這端,卻是完全相反的情形。特別是最受矚目,由教會界所發動的愛家三公投與同運團體的兩公投。與其他公投案最大的不同,是這五案並不只是一個「議題」,而是直接聯繫到活生生的同志權益與傳統社會文化情感。但是不論這些背後有多麼複雜糾結的情感與論述,選票上仍然只有「同意」與「不同意」兩種選項,否則無效作廢。

或許這就是造成我們所有困擾、哀傷與迷惑的直接原因:一道只能二選一的抉擇,讓我們社會在家庭、性別、教育等議題上的被迫升高對立、衝突加劇、然後互相傷害。但是脆弱的生命豈能用薄薄的一張選票切割?絕對的真理又何需聲嘶力竭的維護?這背後有太多的恩怨是無法用人頭來計算,又有太多的故事是難以用擴音器來訴說……。

選票沒有答案,它只是默默逼使我們將內心掙扎掩蓋,自我催眠彷彿問題可以解決。但其實問題卻比想像的更為嚴重,早已幻化在你我的心頭環繞,揮之不去…。

「老師,說實話這次公投過程實在令我在信仰上跌倒。我時時刻刻都在想著,當耶穌基督選擇與井邊婦人開啟對話的時候,我們身為基督徒做了什麼?是不放棄繼續與這個世界對話、與神對話?還是放任甚至製造對立與欺凌的偏見言語在社會中流竄?還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為了證明自己在神面前是無罪的,選擇繼續將不在我們中間的罪人推向懸崖?我害怕這樣的教會氛圍,懼怕異常。」

這樣看來,與其說這次公投的結果鞏固了婚姻家庭的真理,不如說是這過程讓我們看清社會上世代的差異,以及教會內外各族群同溫層的厚度。它讓我們發現我們每個人在信仰實踐上都還未臻成熟,在社會參與上也都傷痕累累。這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公投,卻換來一個不忍再去觸碰的傷口。或許我們再多說甚麼也無法弭補,但絕不該閉口不談當作甚麼都沒發生,更非虛應寒暄彷彿就能安慰平撫。

相反的,我想我們應該勇敢地直視這斷裂的傷痕,去感受這陣陣令人昏厥的刺痛,在我們終將逐漸淡忘前,使之成為我們勇敢離開自己舒適圈的動力。只是這次我們不再迷信權威與風潮,不再跟隨口號或人情,而是要帶著這道使我們甦醒的傷痕,真實走向那十字架的道路,與基督耶穌一起擁抱這破碎的世界,將之引到天父面前 ── 畢竟祂才是那位帶著滿身傷痕先來擁抱我們這群不配之人的,主。

本專欄與《校園雜誌》合作

【延伸閱讀】:
      牧師給孩子的叮嚀
      大學存在的理由
      誰能幫少年澆熄復仇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