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思想的蘆葦》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改變是否良善?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確實,改變是可能的,但可能的未必良善。如果改變是不良善的,那麼就算可能,也不應該改變。如果改變是良善的,那麼就算不可能,也應該努力改變。

許多事對人而言是可能的,但卻不良善;一樣,許多事對人而言是良善的,但卻不可能。可能涉及能力。人的能力確實可以做許多事,但這些事卻不良善。良善涉及真理。許多真理是我們應該認識與踐行的,但我們卻無能認識與踐行。人之悲慘不幸就在於:「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羅7:18-19)。

能力不可或缺,但非首要。良善不但必要,也是首要的。只有良善能顯示我們的價值,我們的能力也才因之有意義。因此,我們首當反問自己是否良善,而不是有無能力;我們應憂慮是有否行善的能力,而不是改變是否可能。

違反良善的能力都是邪惡的,不應存在。魔鬼大有能力,遠遠超過我們,但他的能力終將被上帝扔在火湖裡滅絕(啟20:10)。無論如何,微小為善的能力總勝於做惡的大能。良善的上帝看重的是我們的良善,而不是能力,這就是為什麼天國最小的總永遠勝於這世界最大的。

不錯,「在上帝凡事都能」(太19:26),但上帝的能力是良善的,因為祂本為善(詩136:1)。對,我們當對全能的上帝充滿信心,但我們不可忘記,上帝本為善,祂的全能永遠是為了實現祂的良善且總實現著祂的良善。因此,除非我們渴慕實現良善,否則我們無法從祂得安慰與力量;除非我們良善,否則祂的全能不會成為我們的幫助,反倒必成為我們的審判。

我應永遠銘記於心,基督倒空自己,以最無能的方式完成了他的救贖(腓2:5-8)。因此,如果我們效法基督,那麼我們就不應害怕無能甚至完全無能,而應憂心自己是否不義。只要我們追求良善,甚至饑渴慕義,則現在雖無能,叫基督復活的上帝也必「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弗3:20)。

因此,「改變是可能的」,這話甚悅耳,能激勵人心。但這卻也同時易迷惑人,叫人只在乎改變的能力與可能性,而輕忽改變是否良善。魔鬼亦甚喜愛這話,他不正以「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創3:5)這樣的美言誘惑亞當夏娃,騙他們有自我改變的能力,甚至可如上帝一般知道善惡,竟致全人類因而墮落沉淪嗎?

充滿權力慾的野心分子只在乎能力與成功,而不在乎良善與正義;良善與正義只是他們獲取權力的手段,而不是權力為之效勞的目的。我們不應是野心分子,但永遠免不了野心的誘惑,以致於我們的權力慾總可能包藏在自以為敬虔、聖潔、正義的外貌與自我感覺之下。唯有被釘十字架為我們捨身流血的耶穌基督能幫助我們勝過這個試探,不掉入嗜權如命的惡者手中。

不,離開上帝,人什麼也不能改變;離開基督,改變若不是邪惡的,就是徒然的。請看,人類歷史裡有多少邪惡權勢假「改變」、「改造」、「改革」、「革命」之名荼毒人類,殘害生靈。我們豈可忘了他們曾以「革命」之名滅了多少人命,又毀了多少良善珍貴的事物?我們豈可陷入這能力與權力的試探之中?

其實,我們連自己都改變不了,我們根本沒有能力改變什麼。我們永遠都需要上帝改變我們,並幫助我們喜愛良善、堅持良善,然後我們才可能改變別人,叫別人為善。

總之,重要的不是改變或不改變,而是良善。改變也好,不改變也罷,總要良善。若良善,就當堅持不變;若不良善,就當努力改變。我們的責任僅僅是宣揚良善、良善的真理、良善的上帝、良善的基督,並以生命見證良善,呼叫世界歸向良善,致於世界能否改變,怎麼改變,何時改變,這全在乎上帝,而祂必按自己良善的旨意改變世界為有義居其中的新天新地(彼後3:13)。

因此,無論福或禍,幸或不幸,成功或失敗,讚揚或毀謗,得時或不得時,我們都應當甘心樂意順服在上帝的最高主權之下,藉著耶穌基督,以祂為樂(羅5:11)。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延伸閱讀】:
      到底要怎麼禱告?
      生命的結束還是生命
      讓我們在苦難中遇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