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真想保持距离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老实说,我们是十多年亲爱的好姐妹,但是最近我想离她远一点,保持点距离。因为不晓得为什么,我一开口,常被她盖火锅或扣大帽。譬如:我说出内心的为难和冲突,她说我论断人;不然就是咄咄逼人,硬要我照她的想法做。而她的理由是为我好。

她是我们当中的大姐头,大家很少反对她,因为她古道热肠,常常有智慧的建议。除此,她还有个少有的特质,就是谦卑。对她有任何指正,她总是欣然接受。但是老实说,很少人会说她错,因为她平时行事为人实在是众人的榜样。

我在主面前自省她对我的指正,我不觉得自己像她说的有论断人,也不觉得她要我做的是最合适的。我也曾当面说明自己不同意,但是事情累积多了,我真的开始认真考虑和她是否该稍微保持点距离,冷却一下情绪,隔些时日再重新出发。毕竟,我很珍惜彼此的友谊。

有这个念头不过一、两天,早晨起床前居然做了个梦,梦见她。梦的大意是,她曾经历许多人生旷野的苦境,但主一路保护她;然而,因着生命的苦境,影响到她口中的恩慈,而且现在她人极其软弱。

梦醒后,我思忖着,是不是自己白天想太多了?然而内心又有一分不忍,梦里她软弱的身形,萦绕不去。尽管现实生活中,她显出来的女强人架势不曾稍减,我决定找她说去,顶多让她笑我晚上吃太多,吃饱没事干。

我去找她,把自己的梦说给她听。她聚精会神地听着,直到我住了口。她才说:「你说的正着。」然后,她解释自己过去曾面对的艰苦时刻――最亲的弟弟童年去世、 母丧、父丧、自己的癌战等(这些都是我们这帮姐妹们所知道的),但她面对那些人生痛苦时刻时,总是让自己脑袋忙碌,像玩电动游戏或数独等,从不宣泄自己的情感,因为她不晓得怎样面对(这是我们所不晓得的)。现在,那些逝丧的苦痛在情绪上开始追上来,尤其这两晚,她痛苦地无法成眠……;同时,她也注意到自己未处理的伤口已影响到她的口舌。

面对她诚实的自述,我自觉汗颜,这些日子只顾自己感觉如何,没去想到老大姐也有需要的时候。内心轻轻向主认罪(太自我了),也感谢主澄清事实真相。那天,我们一起来到主面前祷告,让主医治她的心灵并加添她的心力。我们都晓得,她还有一段路要走,但我们姐妹们会陪她一起走,并相信主必医治她到底。

回到家,我感叹着有太多事隐藏在生活表面的底下,不为人知,我的眼见和感觉,实在不可靠。突然想到,前不久读哥林多前书〈爱的诗篇〉,「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自己曾经求主赐下更多的爱,爱主、爱人。原来,主正在回应我这个祷告。

主啊,求祢更扩大我的胸怀,叫我能承接祢的爱,爱祢,爱人。

about 细拉
欢迎参观细拉的个人网志

【延伸阅读】:
试着小小的好意
一次搞懂「判断」与「论断」
带六套衣服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