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答问》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施洗约翰为何对耶稣弥赛亚的身分有了犹豫?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施洗约翰是圣经中很了不起的事奉典范,论辈份他是耶稣的表哥,也比耶稣更早出来传道。他认出耶稣比他更高的身分,说:「我当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这里来吗?」(太三14)。也曾公开见证耶稣是「神的羔羊」,两个约翰的门徒因此跟随了耶稣(约一35-37)。

后来耶稣也开始施洗,听说「众人都往他那里去了」,施洗约翰不但没有眼红,反而强调:「我说过我不是基督,只是奉差遣在他前面开路的」(约三28)。还以「伴郎」自居:「娶新娘的是新郎,伴郎站着聆听,听见新郎的声音就欢喜快乐。所以我现在满心喜乐了」(约三29,《新汉语译本》)。

有人因而盛赞施洗约翰「胸襟广阔」、「有宽广的视野,生命的格局自然不一样」[1]。施洗约翰这句「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三30)也成为基督徒的金玉良言,提醒我们:服事主若能有这样的心态,就不会主客易位,老是把目光放在自己个人的毁誉上。
但施洗约翰被希律.安提帕(Herod Antipas)逮捕入狱后[2],却发生了一件令人费解的事。《路加》与《马太》福音都记载施洗约翰差门徒去问耶稣:「你就是将要来的那一位吗?还是我们要等待另一位呢」(路七19《新汉语译本》,另参太十一3)。
施洗约翰曾预言:「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但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来,我就是给他解鞋带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路三16,另参可一8、太三11),后来他也说:「我曾看见圣灵从天上降下,停留在他(耶稣)身上」(约一32,《新汉语译本》),见证耶稣是「用圣灵施洗的」。

为什么施洗约翰后来却对耶稣是否是那要来的弥赛亚有所犹豫?有人因此对施洗约翰看到圣灵如鸽降下神迹的真实性产生怀疑[3]。有的人则是无法接受施洗约翰会怀疑耶稣,主张怀疑的不是施洗约翰本人,他只是替他门徒问的[4]。

有人则认为施洗约翰的信心可能真的动摇了,原因则是因为他被关了起来[5]。不过这没有完全解释施洗约翰产生犹豫的原因,所以我们还是需要试着从经文找寻可能的线索。

《路加》与《马太》都指出施洗约翰差遣门徒去问耶稣是因为门徒把耶稣「这些事都告诉约翰」(路七18)、「约翰在监里听见基督所做的事」(太十一2)。

显然,施洗约翰在狱中所得到关于耶稣的消息不但没有坚固他对耶稣是基督的信心,反而让他产生了困惑[6]。合理的推测就是:耶稣所做的事和他对弥赛亚的「期待」有落差。

施洗约翰所传悔改的信息与「逃避将来的愤怒」(路三7、太三7)有密切关系,他也以「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路三9、太三10)形容「审判」迫在眉睫。

施洗约翰的信息毫无疑问是来自神,玛拉基先知早就预言:「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玛四5),耶稣也证实施洗约翰是那要来的以利亚(可九13)。只是,神的「拯救」与「审判」何时实现?以什么方式实现?就连先知本人也未必完全清楚。

对施洗约翰来讲,他很可能期待因为弥赛亚的来临,神会出手干预历史,驱逐罗马人及其代理人希律.安提帕,在弥赛亚治理下实施公义的统治。这样的期望甚至在他与耶稣死后仍延续相当长一段期间[7]。

被希律.安提帕囚禁或许也让施洗约翰更加期待神的「审判」因弥赛亚「加速来临」。如果耶稣像他先前受感动时所见证的是基督,这位真正的王理当「推翻」并「审判」受施洗约翰责备、娶了异母兄弟腓力妻子希罗底、道德败坏的希律.安提帕(可六18),「取而代之」并解救狱中的表哥施洗约翰[8]。

耶稣并没有否定「审判」终将来到,他答覆约翰门徒所说:「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路七22)出自以赛亚书六一章的「上下文」其实包括神的「审判」。但耶稣引用时刻意不提「报仇的日子」(赛六一2),说明「审判」的实现可能不是施洗约翰所期待的当下[9]。

需要澄清的是,施洗约翰对神的信仰与自己的使命应该并未动摇[10],他也没有因为入狱就有所妥协,这点从希律.安提帕听他讲道之后感到不安、为难、困扰就可以得知[11]。直到临死那一刻,他始终是勇敢直言、没有变节的先知—神的代言人。

只是从外面听到关于耶稣的消息让他觉得耶稣不像是要率领起义推翻邪恶的统治,这样施洗约翰父亲撒迦利亚预言的「拯救我们脱离仇敌和一切恨我们之人的手」(路一71)如何应验呢?这才使他产生疑惑,希望确认耶稣就是「将要来的那一位」[12]。

施洗约翰是先知,在圣灵感动下他对耶稣的身份也比其他人有更多的认识。但一如其他先知在「望向未来」时,对于神的「应许」如何实现?先知仍有其限制,不能完全透彻了解。

他对耶稣的疑问,反而提供了机会让门徒与「对观福音」的读者能够藉着他的「提问」更清楚认识耶稣是以什么方式实现弥赛亚(受膏者)要来作王统治,这也是《路加》与《马太》记载这段故事的原因。

因此,知道施洗约翰对耶稣的身分有过犹豫并没有减少我对他的尊敬。耶稣也在回答时,藉此机会肯定施洗约翰的地位,强调:「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大过约翰的」(路七28,太十一11)。

施洗约翰是预告新时代「即将开始」最伟大的先知,我们则是有福气在「新时代」经历耶稣「弥赛亚」统治的新约选民。这亲身经历从「被掳」中得释放、藉圣灵与神直接交通的恩典,也说明了在什么意义上「神国里最小的比他(施洗约翰)还大」[13]。

因着施洗约翰的提问,我们对耶稣「作王」这好消息也有更清楚的认识。他不是用暴力革命改变社会,而是藉着顺服神的话,受苦与牺牲来改变人心、更新这个世界。

耶稣的国不只在未来,而是现在已经开始。若我们愿意被他统治,现在就可以经历这弥赛亚作王的应许在我们生命与生活中开始实现,也向世人证明:是的,耶稣就是施洗约翰所见证「将要来的那一位」!


图片提供/123RF

[1] 参吕日星传道个人脸书2018年5月17日贴文与留言。

[2] 保罗.梅尔,《约瑟夫着作精选》,圣经资源中心,2008年,页318:「当其他人因听到施洗约翰的话语而深受震撼,也同样加入追随者的行列中时,希律.安提帕产生了警觉:恐怕民众这样巨大的影响力会导致一场起义」、「这样,由于受到希律.安提帕的猜疑,施洗约翰便被带上锁链押解到了马其卢,也就是我们前文中所提到的那个要塞」。

[3] 大卫.弗里德里希.施特劳斯,《耶稣传(第二卷)》,商务印书馆,1993年,页105:「他既然作出了这样的表示,就只能说明或者他对施洗时所发生的神迹的意义产生了怀疑,或者这种神迹就根本没有发生过」。

[4] 巴克莱,《路加福音注释》,人光出版社,1980年,页98:「有人认为约翰所以会有此举,并非为了自己,乃是为了他的门徒之故。约翰自己是不会怀疑耶稣的,然而他的门徒却不免多心,因此约翰便想为他门找到一个不容置疑的证据」。

[5] 巴克莱,《路加福音注释》,人光出版社,1980年,页98:「被监禁在麦克伊老堡(Machaerus castle)的地牢中…他必定是天天用不尽的渴望去看那永远再也不会踏在上面的山野和峡谷。因此,约翰被关在监狱里,几乎被狭窄的四壁窒闷死时,他向耶稣发出了这个问题,因为他所受的监禁酷刑在他心里发出了震撼」。

[6] George E.Ladd,《新约神学(上)》,华神,1984年,页37:「耶稣所作的事似乎并非施洗约翰所期待的:没有圣灵的洗,也没有火的洗,国度没有降临,这世界还是一如往昔。耶稣所行的,尽都是传扬爱和医治病患。这并非施洗约翰所期待的」。

[7] James D.Tabor,《保罗与耶稣》,猫头鹰,2014年,页51:「他们认为天国如施洗者约翰和耶稣所宣告那般已近,认为不久后神就会出手干预人类历史以使万邦都受他和平、公义的正道统治」。

[8] N.T.Wright,《马太福音,真是这样?!(上)》,友友文化,2005年,页192:「毫无疑问约翰急切地盼望有一天,离现在不会太久。那时耶稣会当面对抗希律,把他拉下王位,自己取代他成为王—同时将他的表兄从监牢中救出来,赐给他尊荣的地位」、「但看起来耶稣现在演的似乎完全是另一个剧本」。

[9] Thomas R.Schreiner,《史瑞纳新约神学》,美国麦种,2014年,页80:「耶稣略过了以赛亚书六十一章提到有关上主报仇的经文,仅仅提到他悦纳的日子。这表明,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而是拯救的时候。神报仇的日子被推迟了」。另参D.A.Carson,《马太福音》,美国麦种,2013年,页515:「以赛亚书的这四段经文都在紧邻的上下文提到审判:例如,『你们的神必来报仇,必来施行极大的报应』(三五4);『我们神报仇的日子』(六十一2)。因此,耶稣是以引喻的方式回答施洗约翰的问题:虽然审判迟延了,可是末世应许的福分已经发生,并且证明末世已经临到」。

[10] Virtus E.Gideon,《天道研经导读:路加福音》,天道,1991,页53:「他没有失去对神国度即将来临的盼望,只是在监狱、苦难之中,对于接续他传道工作之耶稣的身分,有了疑惑。如果耶稣像先前他所得到感动是基督,为什么还没有开始复兴以色列国?」。

[11]「听他讲论,就多照着行」(可六20),《新译本》与《环球圣经译本》译为「非常困扰」、《吕振中译本》译为「大大为难」、《新普及译本》译为「很不安」,说明了施洗约翰的讲道可能仍与审判有关,以致希律感到不安、为难或困扰。

[12] Thomas R.Schreiner,《史瑞纳新约神学》,美国麦种,2014年,页81:「施洗约翰表达了对耶稣的一些怀疑,大概是因为他正在监狱里面饱受煎熬,而他所期望的国度还未实现。我们可以回想他父亲撒迦利亚所说的话,他在盼望神『拯救我们脱离仇敌和一切恨我们之人的手』(路一71)。诚然,约翰观察到,耶稣事奉的政治影响力还太小,因此,他开始怀疑耶稣到底是不是『要来的那一位』」。

[13] Darrell L.Bock,《主耶稣的画像》,美国麦种,2015年,页248:「在天国中最小的怎么可能比旧时代的末世先知更大呢?新时代的好处,像完全的赦免、完全被接受为神的儿女、和圣灵的内住等等,使参与新时代的人有更高的地位。耶稣不是要贬低约翰,却是要强调天国的盼望所提供的是多么特别」。

【延伸阅读】:
      耶稣对司法案件的态度
      耶稣教我们的祷告—与外邦人不一样
      犹太民族与福音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