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望爱阅读》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我成了斜杠中年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根据媒体报导,美国专栏作家玛希・艾波赫(Marci Alboher),在2007年创造了「斜杠青年」这个概念。她曾在《纽约时报》主持专栏「职业转变」,并出版畅销书《不能只打一份工:多重压力下的职场求生术》(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a new model for work/life success)。

「斜杠」一词意指英文中的"Slash″,是指「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满足『专一职业』这种生活方式,而是选择一种能够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这些年轻人会在自我介绍中,使用「斜杠」来区分不同职业,例如「姓名,职业/职业/职业」,所以被称作「斜杠青年」。

转职求生 兼三份工

2016年,我因为经济因素成了「斜杠中年」。我原是报社记者,因为中年转业,收入一直不是很稳定,眼看就要花光积蓄,便兼职三份工作,包括儿童作文老师、餐厅工作及文字工作者。

因为经济需要,我注意到住家附近有餐厅在应徵工读生,时薪130元,因此我开始每周三天以劳力赚钱。早晨,我在开店前一小时到店里煮玉米浓汤备餐;晚上,我在客人用餐时间端盘子送餐,关店前再做好清洁工作,其实也挺累人的。

有时在餐厅挽起袖子做餐、洗碗、清洁时,我心想:「怎么变成一个做饭的呢?」然而转念一想,「既然变成做饭的,那就好好做吧!」

每周三是我最挣扎矛盾的一天,那天我同时要在安亲班教儿童作文,也要在餐厅工作。下午,我以老师的身分教孩子写作文,批改作文簿,也会打电话跟家长讨论孩子的学习状况。一般而言,家长对于安亲班老师都很尊敬。

教完儿童作文,我就得换上工作服到餐厅工作,常一边洗碗,一边想起圣经中的约瑟入监,耶和华与他同在,却不知哪天才能结束监狱生活。

由于作文老师与餐厅工读生的性质不同,也迫使我重新思考自我的价值与定位。上帝彷佛提醒我:「他是我的天父,我的核心身分是他宝贵的孩子。」

进入新工作模式 成为联盟关系

我也体会马太福音所说:「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的光」(五章13-14节)。过去因为长时间写稿,我喜欢安静更甚于与人互动,对于人际关系很没有信心,但上帝好像扩张我的疆界,调整我的眼光。

餐厅老板娘喜爱找我聊天,常告诉我,跟我聊天很愉快。尤其老板的孩子是忧郁症及思觉失调症患者,跟我的过去经历相似,只因我有基督信仰,在上帝的爱中得蒙保守,已经恢复了七八成,所以很能体会其中艰难。于是工作结束后的用餐时间,我有时会为老板娘祝福祷告。

这段中年转业时期,我以教儿童作文、在餐厅工作及批改国中作文簿为主,书写投稿为辅,并开始有较多时间阅读,希望找到对自我复健有益的书。

专业社群LinkedIn创办人雷德・霍夫曼在《联盟世代―紧密相连世界的新工作模式》书中提到,「终身雇用」的概念已经过时,新工作模式是进入企业与员工「联盟」,即「雇主和员工,无须存在长久的雇佣关系,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但可以是终身的联盟关系。」

霍夫曼认为,少有公司的工作宗旨能涵盖一名员工的全部核心价值与抱负,所以当员工有其他生涯规划及目标,便会想转换跑道。公司与员工就像一支球队,彼此以「光荣地完成有限的特定任务」作为共同使命。

对我而言,餐厅工读生是阶段性工作,于是我跟雇主讨论,任期内当完成什么工作任务,也告知下一步生涯规划,建立互信,完成阶段性任务。我体会到新世代的劳资关系,可能变成「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却能真心相待,更珍惜一起合作的时间。」

痛快淋漓地拚搏一回

曾经看过一段话,「神往往给你一段时间,充满恩典的经验,好让你能够预备进入下个阶段得地为业的挑战!」

2017年,我重返文字事奉禾场,担任福音机构执行编辑,离开餐厅工作。感谢上帝过去让我在餐厅工作,至少我不会饿着肚子,平时还可以写文章投稿,继续走喜欢的道路。

回首这段转职的日子,我也体会「职场如同残酷的战场」,但是逆境使人经受磨练、更加成长。想起马斯洛的需求理论,这一条路究竟是「转型的自我实践」,抑或满足较低需求的一种「妥协」,我无从得知。然而在青壮时期,我至少痛快淋漓地拚搏了一回。

全国各地基督教书房一览表

【延伸阅读】:
      别让错误的荣誉与羞耻带给你压力
      做一行,怨一行?如何找到职场心方向?
      带着你的灵魂去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