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与社会的对话》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林鸿信《忘我神学:基督信仰与中西思潮》引介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林鸿信写的《忘我神学:基督信仰与中西思潮》,期待这本大作已经很久很久了。

在这本书第一章导读的地方,作者林鸿信就以「人生有如拼图」的比喻指出,人生的体验有如在拼图小块与全图,亦即在部分和整体之间来回摆荡;我们很想赶快知道全貌是甚么样子,但这个全貌却通常是在一边拼凑的过程中,才能慢慢浮现出来。

特别是在基督信仰里,每一块拼图的主人都不是自己,而是属于上帝完整画面中的一小块。如果它自行其是,永远都不会完整,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反之,如果它能放弃以自我为中心,让它的主人开始拼凑它,寻寻觅觅,必将成为伟大瑰丽画面中的一小块。

对整体画面而言,尽管它是不足为奇的一小块,似乎并不重要,但事实上却又是整体画面所不可或缺的,因为少了那么一块的话,整个画面就会有一处空白,造成缺损而不完整。

林鸿信用「落叶随风」的画面,来阐述这个人与上帝之间的关系。他说,表面上来看风彷佛是主动的上帝,而叶子则是被动的人;可是当人越能放下自我中心或有限的理性计算能力,就越可能随着无穷无尽风的吹拂与带领,自由翱翔在超越时间与空间界线的永恒之际。换言之,融入大风的落叶不是被风限制,而是随着风的无限自由而行。

反之,当我们越是执着于某些财富、权力或声望,抱持着「我拥有,故我在」的立场,或是坚持所有人生一定只能根据理性计算所得的确定感来做生涯判断,就永远会被局限在「所见的有限」或是「可计算的范围」,而无法进入「所不见」或是「无价的」的无限自由境界。

也正如存在主义哲学家齐克果所说的,人必须停止一切人为的理性计算,搁置有限时间与空间脉络下可理解的道德或伦理,才可能凭着信心「跃入未知的信仰」,也就是进入「落叶随风」的「忘我」境界,享有永恒无限的自由。放下有限的自由,才能享受无限的自由;牺牲短暂生命的,才能拥有永恒的生命。

◎ about 徐敏雄

【延伸阅读】:
      生命的结束还是生命
       逍遥忘我人生行 --读林鸿信老师《忘我之域》系列
      谁可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