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与社会的对话》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摘下帽子的勇气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前几周我在一场志工培力聚会中分享了几十年前由黄春明小说改编的电影《儿子的大玩偶》中的第二个小故事「小琪的那顶帽子」。

这个小故事是叙说台湾早期经济起步阶段,一位年轻人武雄希望推销日本压力锅开展自己的事业,在小镇推销产品时遇到纯真可爱的美少女小琪。与小琪相处一段时间后,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小琪头上总紧扣着一顶小学女生的帽子?有一天,他终于鼓起勇气掀开小琪的帽子,他发现原来小琪头顶有一大块皮肤病导致毛发掉落的秃处;在此同时,导演也将镜头穿插着武雄同事建发在镇上示范使用压力锅不当导致大爆炸的惨状画面,这个小故事结束了……

在分享这部老电影时,我和志工们聊到「摘下帽子的勇气」。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担心不被社会接纳,甚至可能遭受歧视、嘲笑的特质,所以我们会亟欲戴上一顶帽子快速遮盖这个「缺点」,好让身旁的人只看到我们的美好。

也是这种亟欲掩盖缺点的动机,导致大家心中总是不断产制、累积自我责难和担心被揭穿的复杂情绪而无处抒发,毕竟谁愿意在别人面前「摘下帽子」呢?当我们看到别人总是光鲜亮丽,毫无缺点时,就更担心自己可能被识破,大庭广众下只有自己「脱帽子」的难堪,让每个人更戒慎恐惧地「压紧帽子」。

学生喜欢问我:「压紧帽子的日子真的好累!有没有办法脱下来?」我说:「这个真的很难!得让人与人彼此有信任,愿意一起承认帽子下的不完美;甚至认清『不完美』只是『差异』罢了。但要期待别人先脱帽很难,不如自己先做吧!我总相信当我脱下帽子的时,一定会让对方觉得脱帽子没那么恐怖」。

学生又问:「万一当我脱下帽子时发现全场只有我脱帽,不是很可怕吗?另外,我也怕别人看到我的缺点之后会更加攻击我的弱点,我就更容易受伤了!」我说:「我相信如果是朋友的,就不会想攻击你,你们的关系反到会增进;那些攻击你的人,自己正被帽子压得喘不过气,他们才是『不自由』的人。脱帽子是个大风险,得有勇气,我很高兴自己有勇气追求自己认为值得的生活。自由和勇气总是在『风险』中展现,不是吗?」

◎ about 徐敏雄

【延伸阅读】:
      阶级暴力下失序的人性―《邪恶》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珍爱人生》学习爱惜自己
      化身千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