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語心鄉》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相約星期二》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香港幾乎每天的電視與報紙,至少都有一件自殺事件,而且自殺方法層出不窮,有燒炭、上吊、跳樓、服毒及雙料三料、更有攬子抱女跳樓,甚至全家死在一起。這個社會怎麼了?自殺竟像傳染病似的,生命不是應該被珍惜,被尊重、被熱愛的嗎?

一本非常好的書:《相約星期二》,作者Mitch.Albom。我十分羨慕這位學生Mitch米奇,他何其有幸遇上如此的一位老師──墨瑞Morrie,他誨人極倦卻仍至死方休!這特別的課程學生只有一個,老師是一個垂死的人,這課程沒有課本,課文是老師的人生經驗;沒有考試,卻有只有葬禮代替畢業禮;因為這是墨瑞老師Morrie一生最後教的一門課,而且每星期只有一課,就在星期二!

《相約星期二》(Tuesdays with Morrie),1999年由Mick Jackson導演拍成電影,Jack Lemmon及Hank Azaria領銜主演。 
墨瑞教授坐在書房的輪椅上,稀疏的白頭髮覆蓋著削瘦憔悴的臉龐。窗外一小株芙蓉,粉紅色的葉子零落地散在地上。

  墨瑞教授的眼神閃爍著亮光,以他富磁性的聲音問:
  「米奇,你是否找到一個可以分享心事的人?」
  「你對自己問心無愧嗎?」
  「你是否做了你想做的人?」

  一個個問題重重地敲著米奇的心靈,讓他不得不捫心自問,他這十六年來,為了賺更多的錢,放棄了夢想,過一個看似充實,卻心靈極空虛的日子。

應該如何的生活

《相約星期二》,討論的是生死學。對於活著甚麼是最重要,甚麼是不重要,大概不是人常會去思量的事,但對於在預知自己死期的墨瑞老師,在知道自己步向死亡,他要思量:「我是要日漸萎靡等死呢,還是要善加利用剩下的時間?」他選擇了以死亡作為他生命的最後重心。他研究死亡,以它為教材,用勇氣、幽默及開放的態度來對待生命,並將之啟發學生,留下他的心得,讓必死的人可以從容面對,為來生作準備的同時去善用今生。他透過米奇告訴我們生命中真正值得重視的東西,讓我們知道應該如何的生活。

第二名沒什麼不好

布蘭迪斯大學社會系教授墨瑞從小家貧,他的母親早逝,他與父親疏離,有一個患小兒麻痺症的弟弟。他以教育工作成為自己的人生目的。他獨特思想建立了他自己的生活文化;教學中他毫不看重學生的分數,只盼學生像一個選手,跟他這教練學習,然後迎向生命中的比賽;他以人生智慧教導學生,以談心的方式、開放態度來進入學生的生命中。所以他會與學生結伴示威遊行;他更啟發學生的人生觀,接受即使「第二名沒什麼不好」。

重新看待生活

他的學生米奇,一個在麻省布蘭迪斯大學的畢業生,在幾經挫折後在職場翻身。之後投入工作的狂熱中,與家人朋友疏離、用成就來滿足自已的體育專欄作家。他變得對人生冷漠;不再是那滿有希望、執於理想的青年。直到他因報社罷工、又從電視轉播中得知大學時代親密而敬愛的老師墨瑞(Morrie)病危,他才驚覺時間對自己的意義只是追名逐利、日子被忙碌填滿卻迷失了自己。直到再會老師,他才開始調整自己的生活重心,透過每星期二與墨瑞老師相聚,看到老師勇敢的面對死亡,探究出其中多方的意義,用心地與米奇分享,使他僵化的心得到軟化,再重新看待生活。

十四堂星期二的課程

第一堂課:關於「這個世界」

  墨瑞從病中學到「生命中最要緊的事,是學著付出愛、及接受愛。」「生命是一連串的拉鋸戰、對立的衝突,只有愛會得勝。」

第二堂課:「自憐自愛的善用」

  面對日漸萎縮的身體,墨瑞為自己失去的一切悲傷,「然後我就停止悲傷。」「哭過後我會專注在生命中仍未失去的種種好東西。」「看著自己的身體慢慢萎縮至死,是很可怕,但這也很可喜,因為我有充分的時間說再見。不是每個人都如此幸運。」

到第三堂課:你知道「你的遺憾是什麼」嗎?第四堂課:「學會死亡,才能學會活著」,第五堂課:「我們談家庭」;第六堂課:「感情與執著」;第七堂課:「擁抱衰老」

第八堂課:「金錢無法替代溫柔」;第九堂課:「愛」;第十課:「婚姻」;第十一堂課:「不要為文化所欺騙」;第十二堂課:「寬恕」;第十三堂課:「完美的一天」;第十四堂課:「我們說再見」!米奇的恩師雖逝,但他的精神長存,他覺得「課仍繼續在上」,永遠有一位導師在聆聽在幫助他。

隨時準備要走

墨瑞誠實地面對自己在死亡面前的脆弱、恐懼與悲傷。他對人世的眷戀與不捨,但在這些情緒的背後,卻展現了那洞察生死的清明與平安。墨瑞積極的面對死亡;他告訴世人死亡並不可怕,最重要的是當你必須到另一個世界時,你作好準備;並對這個世界了無牽掛!他隨時準備要走,並選擇了一種不讓人傷心難過的方式離開。充滿了體貼,他希望走得平靜,也讓人安心,他做到了!

的確,人一生是為生存去學習,但死亡豈不也應放在學習中嗎?墨瑞告訴我們如何在走過有限的生命中,留下充實而有意義的回憶。對比那些輕言放棄而自毀自殺的人,留下給人不安、恐怖、內疚的痛苦回憶。而墨瑞,明知要走了,就細心體貼地決心留給人安慰與激勵,這種滲透生死的情操高尚得多了!

我,究竟要什麼?

《相約星期二》不斷地提醒我們思考:什麼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我們在忙碌的生活中打轉,生活好像半睡半醒,追逐著以為重要的東西。我們會為商品廣告而心動,為頭上的白髮臉上的皺紋而煩惱。我滿意我的生活嗎?我追求的是暫時的?是永久的?我,究竟要什麼?這正是這部電影要我們自問的。

  「死亡」像一個濾隔,濾掉生命中的雜質,留下的會是甚麼?如莫瑞教授所說:「一旦你學會如何面對死亡,你就學會如何活著。」

正如聖保羅說:「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的榮耀。….我們這地上的帳棚若拆毀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林後四:16-五:1)


about 【戲語心鄉】專欄主要寫手:張吳國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