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挪亞方舟-驚世啟示》看追求真理的認真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由香港影音使團製作的《挪亞方舟-驚世啟示》紀錄片,是首支由華人基督徒組探險隊實地拍攝,以實地走訪方式,深入土耳其亞拉臘探索,尋找聖經中的挪亞方舟遺蹟及證據,片中並有歷史、神學學者專家專訪。本片在香港片寫下500萬港幣(約2000萬台幣) 的票房新高,在台灣四月底該片電影試映會亦吸引不少青少年學生與教牧同工到場欣賞,之後在台灣教會界掀起許多討論,不少基督徒欲循去年全球賣座超過六億美元的《受難記:最後的激情》模式,視其為福音電影領人信主,將用此邀請未信主的親朋好友闔家觀賞。

關於大洪水的神話,不僅記載於《聖經》,世界各地各國都有類似的傳說流傳,中國、印度……,甚至有學者研究北美洲、中美洲、南美洲的一百多個印第安種族,沒有一個種族沒有大洪水為主題的神話。而救難的漂浮物,亦以不同的形式出現於洪水故事裡。特別是1872年,考古學家發現古代米索不達美亞蘇美爾民族的吉迦美爾史詩記載和聖經的挪亞方舟大洪水,竟有高達八成相似度。不難令人推測,上古時代的人類有著毀滅性洪水災難的共同記憶。因此,攀登亞拉臘山,尋找傳說中的挪亞方舟,是許多具有冒險犯難精神的探險家夢想。特別是該區氣候不好,山高路險阻,又是國家政府的禁區。

第一個有據可查的登上亞拉臘山的探險者是個德國醫生, 1829年登上該山,但沒有發現挪亞方舟的明顯遺跡。不過,他在當地一個東正教的修道院,發現一個傳說,禮堂的十字架材料,可能是取自挪亞方舟的木塊。之後,一位法國工業家是業餘考古學者,從該區帶回一根木頭,並斷言隱約看見了冰川下有一艘船,這根木頭便是從船上掉下來的。消息一傳出,吸引不少各國的探險家或考古學者紛紛突破萬難進入該區,《挪亞方舟-驚世啟示》紀錄片算是第一隊華人探險家進入該地的紀錄。

然而認定土耳其亞拉臘是挪亞方舟遺跡,多是探險家與業餘考古學者。真正具學術地位的考古研究者與期刊,最新的研究報告已針對那些支持的證據一一提出反證,並認定目前該區並沒有任何學術上被認可的成果出現。而這表示著考古工作還有待繼續努力,就像電影《國家寶藏》一樣,一個線索帶出一個線索,說不定會找到更有力的支持證據。但是也有可能的結局是,至終發現這個鐵定不是挪亞方舟遺跡。即使如此,我們基督徒仍相信聖經上的記載,大洪水與挪亞方舟事件是真實存在於歷史中,只是可能挪亞方舟沒有留下遺跡,或是挪亞方舟的遺跡不是在這個區域。

因此,若基督徒們要帶未信主的親朋好友去觀賞此紀錄片,最好不要言之鑿鑿,為該片背書,過份認定片中的土耳其亞拉臘遺跡百分之百就是挪亞方舟。以免萬一數年後,科學更加發達,百分之百證明那不是挪亞方舟,就會使那些因本片而信耶穌的人跌倒。就像之前掀起考古界風雲的「耶穌的裹屍布」。研究發現傳說中的「耶穌的裹屍布」竟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布,就有人因此而信仰破產。然而耶穌一定曾於歷史上存在過,所以一定有個裹屍布用來裹耶穌,此布非比布又如何?

將信仰建立在這種事件上,這應不是本片製作的初旨。這部片值得觀賞之處,反倒是在於「那份追求真理的認真」。它突顯出基督信仰是個「求真」的信仰,這跟世界其他信仰大大不同。

一般的信仰多是反智,信仰等同於「非理性」。信仰是人所想像的,加上精神意念的認定,所架構成信仰。一般民間信仰的典籍所記載的傳說故事,絕對經不起求真溯源的考驗。而基督信仰,本質上鼓勵真正的理性主義,也賦予理性意義與價值。基督徒相信聖經所記,不怕考古溯源,拿聖經為例,裡頭的經節記載都經得起人們去研究,對照其他歷史證據,基督教界甚至還有專門的研究「經文鑑別學」,我們現在手上的聖經跟千年前的聖經,因抄寫疏漏所造成的極其微小差異,這是世界所有古籍所不及之處。

在這個彎曲背謬、充滿謊言的時代,基督信仰這種求真的信仰甚難得見。我們這些在真理光照下的光明子女,就是自然地活出真實、認真的求真生命,自會吸引屬主的百姓。耶穌豈不是這樣吩咐我們,「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五章37節)

本文刊登於《基督教論壇報》 http://ct.org.tw

【延伸閱讀】:

福音或禍音
讀笛卡爾第一沈思「我們可懷疑的那些事物」
從兩本好書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