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人的針孔照相機》

| |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破碎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沒有人喜歡破碎的。一個杯子掉在地上,再也不能裝水;一扇玻璃破掉了,用再多的膠帶,還是有風會從破縫鑽進來;一個家庭破碎了,妻離子散,那是何等地艱辛、何等地痛苦。

所以我們不愛破碎。我們把很多東西收藏得好好的,花瓶放在高處不要小孩去碰;紀念品妥善收好,怕被我們一個轉身就摔到地板;而收藏得最好的,就是我們靈魂裡的那顆心了,我們在這顆心的外面豎立了高牆,立起了圍欄,深怕被誰闖入胡攪。

然而,耶穌卻教導我們,上帝所賜下的這顆心,是不怕破碎的,甚至,越是經歷破碎,我們的心會更豐盛。可能有人會問,世上怎麼可能有東西碎了,會比沒碎之前更好?有,而且多得很。隨便舉一個例子,小孩子玩的樂高積木,就是這種越破碎越有樂趣的玩意兒,很可能我們花了很多力氣用樂高組成一個城堡,這城堡非常漂亮,讓人愛不釋手。但是,如果我們沒有狠下心,把城堡摔在地上,我們永遠無法做出飛機、太空梭等城堡以外的東西。

文字出版工作,某方面來講,就是一個讓我不斷被破碎,又不斷被重新組合的地方。熬夜通宵嘔心瀝血寫出來的文案,在行銷會議上,被同工左一句太深奧,右一句主題不明確給徹底破碎,彷彿在拳擊場上被對手的勾拳徹底擊倒。但是也因為這樣的破碎,我看到自己文案上的盲點,思考上的疏漏,雖然被批評得面紅耳赤,事後卻使得文案更精緻,也讓我走入了更豐盛的世界。

精挑細選規畫出來的書籍,讀者並不買帳,《起死回生》死在沙灘上,《名不虛傳》沒什麼人在傳,《交換明天》換到一堆明天的退書;看著這些犧牲的書籍勇士,真是讓人難受。但也因為如此,我才會更認真地思考,是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讓這些書找不到讀者,並且試圖找出解決之道:因為死在沙灘上,我才在反覆研讀中看出,《起死回生》原來是一本講復活的精采好書;《名不虛傳》傳不出去,我也才在仔細的分析解讀中,看出這本書的傳福音潛力;《交換明天》的一堆退書,開啟了我的眼界,如果用靈命塑造的角度來包裝這本書,搞不好會讓讀者更有共鳴。沒有破碎的苦楚,我很容易就落入窠臼中,打不破原有既定印象,更不可能看見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景。

參與文字出版工作,還有另外一種破碎,那就是書所帶來的破碎。我向來看到「聖潔」二字就覺毛骨悚然,因為看過太多「法利賽人式」的基督徒,自己規規矩矩不行,還要別人也跟著他規規矩矩。但是因為編輯的緣故,我得耐著性子去讀一本名叫《聖潔讓你想的不一樣》的書,一讀二讀三遍,想書名時要讀,改稿時要讀,一校時要讀。一開始當然是痛苦非凡,在不是那麼甘願的情況下讀一本不喜歡的書,好幾次都想放棄,但是讀著讀著,慢慢掌握到作者真正用意,原來聖潔還有分外在的聖潔與內在的聖潔,過去令我所害怕的,其實只是外在的聖潔,注重表面的規矩,但是耶穌說的是內在的聖潔,不嫉妒、不驕傲、不過分以自我為中心、不貪婪、不追求不當得的權力,種種這些,才是真正應該被重視的「聖潔」。

敞開心胸迎向破碎吧!終會發現,破碎帶來了更新。

●歡迎參觀《哈啦讀書心得》哈屁股與阿祥的部落格

about 【出版人的針孔照相機】專欄主要寫手:應仁祥

【延伸閱讀】:
      書的敵人
      書名墳場
      接待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