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與社會的對話》

| |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兩場令人感觸良多的喪禮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今天下午一位教會長老的姊姊過世,我與教會聖歌隊一同去參加她的告別式,並且在告別式中唱詩歌慰問家屬。晚上到一個親戚家,正巧那位親戚的鄰居也在辦喪事,同樣都是在辦喪事,但給我的感受卻大不相同。

有一為基督徒老師曾經跟我分提到,他在還沒深入接觸基督教以前,第一次對基督教有好感,是在美國參加一位長輩的告別式。整場告別式中,不僅坐滿了前來關心與慰問遺族的親友,在家屬致謝詞的過程中,也對教會弟兄姊妹從亡故者確知罹患重病開始,一路以禱告或其他實質的幫助陪伴他們走過那段難熬得日子,表達無比感激的心情。

這次參加基督徒告別式的經驗,讓他回憶起台南老家母親過世的時候,許多平時稱兄道弟的鄰居們因為害怕被「煞到」,不僅對他們的遭遇不聞不問,甚至經過母親擺放靈堂的地方,還十分害怕與嫌惡地快步離去。對我那位尚處於母喪期間的老師來說,還沒走出失去親人的悲痛,又得背負鄰里的排擠與歧視,心裡的難受是難以言喻的。

與那位老師相類似,對於今天經歷到的兩場喪禮,同樣地,我也有非常明顯的對比感觸。都是在處理親人亡故所帶來的離情與喪慟,在教會的告別式裡,不但沒有對故人骨灰或遺像的恐懼、忌諱、嫌惡;相反地,透過遺族和親友一同對亡故者各項生平事蹟與照片的回顧,我深深地體到不僅亡故者作為一個「人」,承受了與會遺族與親友所給予最濃厚的愛,就是他的遺族也從與會親友那兒得到相當大的安慰與幫助。

或許對某些人而言,亡故者的骨灰、遺體或遺照都是不祥之物,因為他們所信仰的宗教告訴他們亡者的亡靈經常會回報復那些曾經傷害過他們的人;也或許是對他們來說,無論是瀕死過程、死亡當下或死後世界都充滿太多不可知、不確定恐懼,以致他們不願意在看似健康無恙之時,就去思考、討論或規劃死後該往哪裡去。他們甚至不願意眼見或觸及任何有關「死亡」的人事物,深怕亡故者生前的厄運或轉移到自己身上。

在沒有正式踏入死亡以前,或許任何尚有鼻息之人都無法全然否定其他宗教的死亡觀是錯的,因為任何人對瀕死、死亡或死後的瞭解,都是來自他人經驗的分享或宗教經典的論述,所有關於死亡感受與死後際遇的說法,都只有等到人們自己親身經歷到的時候,才有辦法檢證真假。

換言之,究竟是「輪迴觀」、「救贖論」,亦或是其他的說法才是人類生命的真實終點,對於每個活著的人來說只有「信」或「不信」而已,對這篇短文中我既無能、也無意深究。但無論從我那位基督徒老師,或是我自己今天的親身體驗來看,可以確定的是:基督教的喪禮都讓我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是亡故者還是遺族,做為一個「人」,他/她都應該配得給予尊重與關懷。

about 徐敏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