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思想的蘆葦》

| |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等待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等待,是一條漫漫長路。

我們的一生,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等待。年幼的時候,等待長大,能夠不被父母管束,能夠擁有自主的權利和能力。等到上了高中、大學,等待愛情的臨到,能夠體會人世間最偉大又無與倫比的生命彼此碰觸的經驗。進入婚姻之後,等待建立良好的夫妻溝通模式,等待家中第三成員的誕生。有了孩子,等待他們快快長大,能夠成家立業,慈烏反哺。

我們等待,卻不一定等到好的結果來,徒留三聲無奈。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萬事令人厭煩,人不能說盡。眼看,看不飽;耳聽,聽不足。既是這樣,我們還盼望什麼呢?

我這個人,骨子裡是個急驚風,典型的完美主義者,從外險的行為表現來評判,別人常常羨慕我做事情很有效能。我最討厭等待,因為那是浪費時間的動作。我的人生有那麼多要追逐的夢想,怎可耗費在等待上?然而當我的人生從順遂的過程一躍而入苦難之中,我的心情就好像天韻詩班曾經唱過的一首詩歌的歌詞,道出了我全部的心聲。這首詩歌叫做《請問時間》」,歌詞是這樣的:

年紀小的時候,時間總是趕不上我,
我等呀等呀等呀,它總在後面慢慢地跟。
漸漸長大以後,時間開始對我認真,
我拼呀拼呀拼呀, 我們倆有時輸贏不分。
再過幾年以後,時間跑到我的前頭,
我追呀追呀追呀,它卻在前面頭也不回。
時間時間等等我,我有話要說,有話要說,
請你請你告訴我,人生應當怎麼過?

我原以為自己可以操弄時間,掌控人生,然而生命卻不從我願。四年前因為身體發生異常狀況就醫檢查,發現罹患血癌。我積極接受治療,過了兩年又復發,高中時代團契的好姊妹特別南下來陪伴我,在先生工作分身乏術時,替我們照顧兩個孩子。經過三次化療的煎熬,我開始明白等待是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慢慢地等,調整生活的步調,學習謙卑和放手,至今又過了兩年,目前檢查數據一切正常。

就在我最近一次檢查報告剛出爐的時候,卻錯愕地接到一則消息。那位兩年前來照顧我的好姊妹,因為腦血管瘤破裂緊急送醫。醫師判定必須進行腦部手術,教會的弟兄姊妹等候在手術室外迫切為她禱告。手術難度很高卻很順利,在加護病房待了約莫兩週,醫師認為復原狀況不錯,轉到普通病房。不到三天,卻因再度出血又送進加護病房插管。她的丈夫癡癡地在病房外等待,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等待心愛的妻子醒轉,等待。

究竟當我們的人生遇到這些苦難時,我們的等待會不會只是一場空?請問時間,時間終究是不會給我們答案的。每天我等候從台北來的摯友的病情和治療進度,這竟成了我人生到目前為止最難以承受的等待。每逢夜闌人靜之時,我為她禱告,眼淚便決堤。

有一天晚上,腦海中浮現《密室》這本書中,貞蘇姨媽獲悉自己不久於人世的消息,她淚痕滿面的禱告:「親愛的耶穌,我感謝祢,我們必須空手來到祢那裏。我感謝祢,因祢在十字架上已完成一切的工作。我們或生或死只要能確定這點就夠了。」

我忽然明白,我的等待不會落空的。我逃避等待,是因為我害怕結果不能滿足我、不能讓我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我不要等待,因為缺乏安全感。然而這一切,因著耶穌,我或活著、或死了,神的愛已經保證了我存在的價值,那就夠了。對我臥病在床的摯友而言,其理亦然。

「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羅馬書八章36至39節)

故此,主啊,我選擇在祢的愛中繼續等待。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