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電影《衝擊效應》:跨越界限的擁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衝擊效應》是一部關於「界限」的震撼之作,其震撼並非來自於觀眾預期的卡司,也並非來自於純熟的戲劇詮釋,當然更不是多線發展卻巧妙糾結的劇情鋪陳,而是一雙檢視種族矛盾的銳利眼神。

 觀眾跟隨著導演保羅•海吉斯(Paul Haggis),一窺911反恐氛圍中,美國人對於種族「界限」的焦慮與省思。但如果觀眾據此誤以為這部片僅有封閉的美國觀點,那就落入了影片嘗試批判的「偏見」之中。

 基本上,《衝擊效應》給了習慣活在框框中看世界的禁錮靈魂,一次意識內在偏見之牆的機會。如果你錯過了,不知道還需要等候多久,才能拾到如此一把深刻的反省之鑰。

 保羅•海吉斯嘗試藉由洛杉磯(Los Angles)緊湊的24小時,解構這個象徵著美國夢的城市現象。他所採取的切入點,正是全球化與恐怖主義矛盾糾結中,一個無法規避的「種族歧視」問題。

 如果說「種族歧視」在人類的歷史中其來有自,絕非近代國際政治互動,或是日常生活互動的衝突結果,那麼這個來自人性內在的深層問題,其關注的焦點並不在何時產生、或是如何產生?而是如何克服!這不僅是導演嘗試在影片敘事中所呈現的,更是值得每一位觀影者離開戲院,繼續深思與反省更新的提醒。

 鮮少有一部好萊塢作品,如此刻意地交待美國作為種族大熔爐的矛盾與掙扎,《衝擊效應》帶領觀眾進入導演眼中的民族熔爐世界,其中的演員分別詮釋:波斯、阿拉伯、中國、韓國、泰國、柬埔寨、薩爾瓦多、波多黎各、墨西哥、「美國白人」、「美國黑人」等種族身份。

美國兩樣認同危機

 影片首先從黑人受到白人歧視的傳統問題切入,逐漸轉移到少數族裔在美國所面臨的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這其中反映出美國歷史中,過去與現在兩個嚴重的認同危機,正糾結共生的微妙處境。

 影片正是沿著這兩條種族思維的脈絡前進─其一是觸動奴隸解放運動以來,黑人與白人間張力的刻板記憶,其二為911恐怖攻擊事件之後,少數族裔融入美國社會所面臨主客觀的痛苦。

 導演在全片中使用傳統觀點處理少數族裔問題:亞洲人─偷渡客、中東人─恐怖份子。有可能是受限於種族問題的刻板聯想,但更可能的是反映美國人對少數族裔的社會性偏見。

 作為敘事主軸之一的少數族裔認同危機,對比於黑白衝突的檢視深度,顯得相對薄弱,卻也提點出當今美國社會面對少數族裔問題的思索貧乏。  至於全片的核心軸線;黑�白間錯綜複雜的糾葛情節,則是藉由劇情的鋪陳展現出豐富的戲劇元素。

種族歧視的自我檢視

 片中幾乎每一雙帶有偏見的白色眼神,都有著對其內在種族歧視的自我檢視,但同時卻又無奈地與之共舞。這個試圖還原偏見立體感的努力,是全片一個重要的精神貢獻。影片嘗試藉由對偏見者生命脈絡的勾勒,來展現出偏見議題的複雜度,與應有的立體感。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一對白人警探的對比經驗:一位明顯偏見而羞辱黑人的白人警察,最後卻拯救一位他曾經傷害過的黑人女性;以及原本盡力抹去黑白分際的白人警察,最後卻因為潛在的偏見,而失手殺死無辜黑人的荒謬。

 這個戲劇性的對照,消極地反映出種族問題的複雜實況。另一方面,影片也藉由白人檢察官與黑人警探之間微妙互動,來揭露出在種族議題所蘊含豐富的現實利益下,身份殖民將跨越南北戰爭的封閉歷史,不斷地書寫下去。

 對於非美國人的觀眾而言,這部影片所觸及的議題,可以巧妙地衝擊著每個社會中遍存的矛盾故事。可以是歐盟經濟整合之路的文化認同矛盾,也可以是巴勒斯坦和平之途的土地認同矛盾。

 如果細細檢視台灣社會上,每一道切割關係的分界線,會赫然發現當今我們大多只有在語言中意識到分界,卻在生活中跨越分界。我們或許在政治論述的語境中,面對表明立場的抉擇需求,因此強化心中那條模糊界限的張力,卻在群體氛圍消失之後,融入界限模糊的柴米油鹽醬醋茶中。

種族偏見的荒謬

 台灣的故事,如果沿著「界限」這個主題延伸,不僅可以勾勒出過去鮮活的、悲涼的歷史,也可以展現出當今急迫的、荒謬的現況。台灣歷史中的「界限意識」,過去劃分著原住民與平地人,本省人與外省人,現在則是劃分著台灣人與外籍新娘、勞工。

 文學大師金庸嘗試在喬峰的悲劇生命中,揭露種族偏見的荒謬,在令狐沖的超越判斷中,抹去正邪的分際,都是對既定社會界限所進行的深層抗議。

 如果耶穌在雅各井旁,跨越了種族歧視的界限、宗教傳統的界限、性別欺壓的界限、社會階級的界限,那麼我們今天是否開始意識到我們內在的界限?意識到一條割裂台灣的界限?疏離我們與朋友情誼的界限?我們是否願意走出自我侷限的安全地帶?

 回到影片對突破界限所底蘊的中心題旨,《衝擊效應》嘗試傳達出一個跨越界限的努力:如果我們的界限是由恐懼所勾勒,那麼我們的界限就需要在擁抱中消弭!誠如全片的第一句話「It is a sense of touch.」已經破題點明了界限的缺口。

 如果影片中,拯救小女孩從波斯人憤怒子彈中脫離,靠的是神蹟奇事;那麼在現實生活中,需要的則是跨越恐懼界限的行動,並且重新認識偏見的對象!當我們期望擁抱而非攻訐,那雙交互擁抱的手,將越過界限的區隔,構築出新的社會故事。

【延伸閱讀】:

在死蔭幽谷中作光作鹽
睡眠也要學習?!
從「自殺」網站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