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人不能參透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5月12日下班回到家,打開電視,各台新聞都報導著:「中國四川成都大地震~。」

我把聲音調到靜音,開始禱告,為受傷者得救治禱告,為罹難者得安息禱告,為救難人員的安全禱告,為受難者家屬得安慰禱告----也在同時,我的心逐漸亮了起來,深埋多年的苦毒,消失無蹤。

因為,2002年我計劃投資六億美元在四川成都示範應用的工作,被惡者攔阻。當時我不明白,上帝為何不垂聽禱告?讓這件事情順利。但,數年後,我發現若當時那個投資案通過,在這一次的地震中,所有必然盡皆毀於瓦礫堆之中。

那個投資計畫案,是為了解決中國人失業問題。我們進行社會責任投資,實際發明一個理論,自食其力研發出一項科技,創造了一個新商業機制,欲帶來一個新經濟時代。

初步成果出來了,也帶往國際會議,促成新興產業;終於,在2000年6月2日作了成果發表會。因著國際知名企業欲投資壹億美元,發展成果當中的一個元件,使我們的事工有一個具體的參考數值。

想不到,禍害從此開始,遭到惡者覬覦!過去我對於竊案、挖角、闖空門這些不入流的事件,皆視若無睹。我以為會越挫越勇,我們的發明會更為成熟完整。

我期盼著國際法案的支持;真的在參加2001年上海APEC(亞太經合會)時,就獲得了所需的「智慧財產權(IPR)」法案,配合手上的資源,朝著美國NASDAQ資本市場邁進,成功之日伸手可及。

然而,2002年經過奔波努力之後,我們預期從國際市場籌集六億美元,把「全球通路-TES」建置在四川成都,進行示範應用,然後輻射至全世界,建構金網,落實「科技扶貧」的目標。

2002年8月6日,我們到北京簽了一張工作委託書;返台後,惡者攻擊致使支持者退卻,也肇致我蓄積多年的血汗錢全部付諸東流。

不過,2003年8月4日,我們又應邀到了泰國清邁APEC (亞太經合會)提案,贏得最佳實例;這個提案被譽為:「協助『2.4億人』創業的最佳實例!」返台後,又再次受到出人意外的攻擊!

遇到這樣多的阻礙,我仍戮力前行。因為我們的社會責任投資原意就是扶助貧困、幫補窮乏人。可是,我的腳好像被網羅纏住,邁力前進即被拉了回來。攻擊如同漫天亂箭,把天都射黑了!我努力地揮舞盾牌,舉步維艱地前行,沒想到我身旁的人卻受傷倒地。我的妻子就因此病倒。

群醫束手之際,去大小廟呼求偶像毫無回應;突然間感覺到嚴重地無助!那個曾駕著戰艦,航行於驚濤駭浪中,征服四海如英雄的我,哪裡去了?

群醫束手,也試過了各種的方法,都無法喚醒失智、失語、失憶、兩眼瞳孔無光的妻子;看見身旁那從小篤信基督的兒子,情急之下便問他:「信耶穌有什麼好處?」

「-------」他沈默不語。

我大聲地再問了兒子一次,他對我說:「你握住媽咪的手,為她禱告!」

「禱告就會好嗎?」的疑問雖浮現心頭,但是總要盡人事。便握著妻子的手,突然往事歷歷如繪,遙遠的記憶呈現在眼前。憶起1979年在紐約,曾聽過普瑞斯牧師這麼禱告:「Everybody has sinned. (人皆有罪) Let’s get rid of the evil, (擺脫邪靈) keep away from the devil. (遠離魔鬼)」我不知如何禱告,便唸起這些詞。

接著,祈求創造宇宙天地萬物的上帝,親自來醫治我的妻子。沒想到,禱告了七天七夜,她終於醒過來。後來,我每天清晨帶著她,五點半就跪在東海大學的路思義教堂早禱,經過半年,她終於能拿起了化妝品為自己上妝。

雖然妻子的事,讓我回到上帝面前。但是我的心裡卻還是很受傷。明明我們手上做成的事工,可以避免悲劇的發生;扶助貧困明明是國際會議的決議,為何上帝允許惡者攻擊呢?

經歷種種的傷害,在痛苦裡累積了對人、對上帝的怨恨。我沒察覺自己已悄悄地蓄積著報復的能量。但是,一場大地震,震掉了那些苦毒,一下子豁然開通。

雖然,我們被惡徒勤力地攔阻,無法前進;不過,卻得倖免於天災地變之外。這五年來,我們的智慧財產權,增值了九倍有餘;我也從一個不認識上帝的非基督徒,到完全屬主;我不但沒有失去,得到的超過所求所想。

傳道書3章10-11節的經句,在我心中響著:「我見神叫世人勞苦,使他們在其中受經練。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這一震,也使我體悟:「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義的生出嫉妒。」也徹底地相信:「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詩篇127:1)」

我學會將一切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

【延伸閱讀】:

終極任務 ── 劉俠女士辭世之解讀
九一一恐怖事件的省思
書桌與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