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人生》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牧童医师奇幻之旅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一个梦

1987年被屏基派到台北受训,借住路加传道会办公室。5月29日凌晨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要我离开台湾,到一个远方的回教国家去。只是梦的解说二年半后才揭示出来,那时已辞了屏基工作,预备到澳洲宣教神学院进修。要实践这个梦,先得跨越两座大山。一是如何跟父亲谈这个决定,家父是个严厉的人,他一定十分震惊,接着跟我断绝关系!二是经济问题,决定到澳洲念神学院时,存款连买单程赴澳的机票都不够,更不用说在那边念书和生活两年。然而,「当你真心想完成一件事,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

「误入歧途」

1992年中,澳洲两年进修课程快要结束,正要申请一份在阿富汗的牙医工作,这个选择合乎梦的解说,也不枉费多年的牙科训练。怎知道一天早上「不小心」做了一个祷告:
「主啊!若要加入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请给我一个印证。」

三个小时后,有人将寄到神学院的信从邮局带进来,那天莫名其妙收到一封信,寄信者是位已回去新加坡的同学,那人从来不曾写信给我。信打开一看,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份加入威克理夫的申请表!我就这样一头栽进这个差会。加入威克理夫后,才知道「误入歧途」了,因为自己根本不是念语言学和翻译的料子,但这样一「错」,便「错」了二十多年。

千禧年

二十年来,翻译工作并不顺遂,特别是千禧年那次离开工场。话说1998年被派到马尔他,正要开始翻译工作。某天,突然感觉右膝有点不适,本来以为小事,过几天便会恢复正常。岂料,膝伤不但没有好转,情况反而日趋严重。久而久之,右大腿严重萎缩,行也痛,坐也痛,躺着也痛。2000年春天,我拎着一根拐扙,一部旧电脑,一件简单行李,买了单程机票回台湾。

牧羊少年

回台湾后,前后动了膝盖手术三次,最后一次是开创膝盖手术,将膝盖劈开两半,再把人工骨头塞进下方的胫骨内。手术并没有解决问题,疼痛每天啃食着灵魂,我躺在床上,沮丧到极点。那时,无意中看到一本书搁在书架上,是一位朋友送的,书名看来挺吸引人,叫什么《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牧羊少年」!这不就是……

1996年春天,跟两位韩国朋友到北非山区沙漠做语言调查,其中一位写了一首「牧羊少年」诗。

前路漫漫断无边
黄尘滚滚绝亮天
牧童吹笛孤声散
荒山始终不还响

韩国朋友不会说中文,其中一位却会写中文诗,不时拿他的大作给我看。看了这首诗,替朋友修了一两个词,他满意极了,随口说:

「『牧童』就是你,我已结婚,没有资格再叫牧童了。」

从那时起,我就笑纳「牧童」这个笔名。代祷信取名「牧童之音(The Shepherd’s Pipe)」。



▲赠诗的韩国朋友

故事摘要

拿起那本书,心里还在嘀咕笔名被人「盗用」,怎知书才翻了几页,立即让我屏息静气,迫不及待一口气全部读完!《牧》书故事摘要如下:

西班牙一位牧羊少年,在一间荒废的教堂内夜宿,两个晚上做了同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告诉他要去金字塔,因为宝藏就埋在那里。少年忐忑不安,但最后决定放弃牧羊工作,离乡背井,到金字塔去。他坐船渡过直布罗陀海峡,先来到摩洛哥的丹吉尔,进入一个完全陌生和宗教信仰不同的国度。怎知刚踏足非洲,钱就被小偷骗光了。流落他乡的少年,得到一位水晶商人收留,少年留在丹吉尔一年,学了阿拉伯语,为水晶商人赚了大钱,水晶商人也慷慨地将部份金钱回报。为了实现梦想,少年人选择离开丹吉尔,加入横越撒哈拉沙漠的商队,前住金字塔。其实,水晶商人也有梦,作为回教徒,他的梦是前往麦加朝觐,只是水晶商人选择不去。水晶商人用「maktub(天定)」这个阿拉伯字,解释为何两人都有梦,有人实践,有人放弃…

虚实难分

这本书读了不下十遍。原因是理不清谁是故事中的主角,谁是真实的我!

除却一个让人离乡背井的梦、牧羊少年、沙漠和阿拉伯语外,故事竟发生在北非,我也是坐船渡过直布罗陀海峡,而平生踏足的第一个非洲城市就是丹吉尔!故事中出现的水晶商店、茶室、水烟、广场、甚至小偷等,跟当年所看到和遇到的一模一样!

maktub

读到书中「maktub」这个字时,真的把我慑住了!这个字正是从一位北非牙医朋友那里学到的。当时朋友的医疗器材公司发生人事问题,无法分身顾及诊所工作,我经常到诊所帮忙看诊。有一次我用「maktub」这个字向他解释一位病人的牙周病情况。因为「maktub」北非语意思是「口袋」,正好用来描述「牙周囊袋」。他皱了皱眉头,然后哈哈大笑。门诊结束后,朋友送我回家。路上,他跟我说:

「你知道吗,我们是maktub。」

当然,我跟他不是「牙周囊袋」,他是说我们是「天定」。这个字用来解释一个住在地球另一边的牙医,千里迢迢跑到北非,帮忙一个分身不暇,正需要援手的阿拉伯人。1998年暂别北非到马尔他前,他将一叠钞票用报纸包好,塞入我的maktub内。这些钱足够买好几张回台湾的机票!难道那位牙医朋友就是牧羊少年所遇见的水晶商人!

重返北非

《牧》书不但带我走过人生低谷,也带我重返北非。2005年结婚时,邀请卡就有一段书中引言。

当我真心在追寻着我的梦想时,每一天都是缤纷的,因为我知道每一个小时都是在实现梦想的一部分,当我真实地在追寻着梦想时,一路上我都会发现从未想过的东西,如果当初我没有勇气去尝试看来几乎没有可能的事,如今我就还只是个牧羊人而已。

千禧年回台湾后,不久便重拾牙医工作,后来还当了诊所负责人,经营团队当年待我不薄,薪水是翻译工作的好几倍。但想到牧羊少年解救了费奥姆绿洲,被聘为绿洲参事后,炼金术士告诫他不能留下来,因为梦会在安逸中离去,天命将永不复返。跟太太商量后,我们重返北非。

2007年离开台湾前,写了一封信给《牧》书作者保罗・科尔贺,感谢他写了这本书。倒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科尔贺会给我回信。

「当你真心想完成一件事,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

承诺

2011年回台湾述职,太太动了一次大手术,摘除腹腔囊肿。手术后,父母从香港过来看我们。某天,跟父母到附近公园散步,父亲语重心长跟我说:

「回来台湾吧!何必去那么远的非洲呢?你工作过的诊所,现在不是缺医生吗?诊所同事都要你回来,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我们想,为你两个孩子想啊。」

听了父亲的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当年离乡背井,还不到三十岁,没有家庭,也没有孩子。现在成家立室,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假如那一天,辛苦培养长大的儿子跟我说:

「爸爸,医生不当了,要到非洲去当志工。」

我怎能不像父亲那样担心呢?我跟父亲承诺:「工作告一段落,马上回来台湾。」

其实,没有人想去非洲犯难。去,是我没勇气留在台湾,因我有过一个梦。牧羊少年花了两年时间,终于找到宝藏。要得宝藏,难道我得用上一生?

本专栏与路加传道会网站合作。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