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急涧山岚》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宝贝班的恩典故事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那天,一位念国中的自闭儿小白,前所未有的情绪波动,将母亲的一撮头发连根拔起,当小白想拔第二撮头发时,在宝贝班中负责小白的董老师连忙压住他的手。小白转而想用牙齿咬母亲,有人拿出毛巾塞进小白的嘴巴;大伙招架不住,求救的眼神不断投向经验丰富的汪爸爸。那一刻,汪爸爸很疑惑,心想:若我离开正在看顾的小铭,万一他故态复萌,恐怕其他小孩要遭殃。岂知上帝早有备胎:另一位辅导郑爸爸上场当小铭的专属陪读老师。于是汪爸爸安心去处理小白事件。我想起有次唱诗歌时,郑爸爸弹钢琴,台下的小铭撒娇地大声嚷嚷:「我要郑-爸-爸坐我旁边。」我从小铭的叫声中,隐约感受到隐藏在郑爸爸内心的温柔。

我突然明白,为何小白与小铭从小学到国中没有朋友,因为在老师与同学眼中,他们宛如「恐怖分子」。保护自己的策略,就是「远离」。小白还算幸运,父母是他在学校的陪读老师。小铭不然,如果连宝贝班的老师都放弃,那他永远学不会如何正确地与人做朋友,很可能孤单一辈子。想通之后,我做了一个祷告:「我要用祢的爱去爱小铭,即或有可能受伤,但我永不放弃。」最让我感动的是,郑爸爸与郑妈妈也积极参与抢救小铭的行列,他们经常变成小铭的「左右保镳」。其实,才一周前,小铭冒犯了郑妈妈,她还当众「变脸」。啊!郑妈妈的爱心扩大了好几倍,真令人折服。

那次,郑爸爸坐在小铭旁边,突然,小铭又要用指甲抠人,只见郑爸爸胸有成竹地说:「祷告!祷告!」小铭乖乖地合起双手跟上帝说话。真是大突破,小铭不再反抗,懂得顺服,众人心中的阴霾逐渐消除。

半年多来,小铭的怪癖问题不仅解决了,认字与阅读能力持续进步。为了增进小铭的阅读能力,我为他另辟「阅读时间」。头一次上课,我分秒必争,急于教他认字。他却从容不迫地说:「汪妈妈,祷告!祷告!」我不觉莞尔。原来,对他而言,祷告已像呼吸般自然。

身为特教老师,我的每一个抉择将影响孩子的未来;我们是在建造或摧毁孩子的生命?神是智慧的源头,跟随他的脚踪行,每一个抉择都将使学生的生命更加美好。

2011年四月二十七日联合报大台中版,以「祷告战胜妥瑞氏症」为标题,报导了小铭的故事,得到许多回响。有位医生回馈说:「妥瑞氏症吃药都不见得能好,你们宝贝班的老师好厉害,竟然让小铭不药而愈。」我觉得宝贝班的老师一点都不厉害,是他很厉害。在我心中,这个班只不过是个勇于助人、蕴涵同理心,愿意学习活出「真爱」的地方。

-(摘自第一章:〈走出自闭的黑森林〉)

注:钟素明的女儿汪蕙欣出生后,诊断出患有先天脑伤。为了女儿,钟素明巧妙结合特殊教育和信仰,于1997年开创全台第一个为特殊儿设计的「宝贝班」,让许多人明白,生命无论完整或残缺,受造是为了领受一份「特级」的爱。极具创意的「融合教育」,经十多年耕耘享誉海内外。

本专栏与《校园杂志》合作

【延伸阅读】:
      幻听幽谷中看见恩典
      认识疲累
      爱在风城-陪伴公公婆婆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