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扬小品文》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想将那些日子唤回来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的母亲已逝世36年了,回想她的一生真是苦多于乐,除了中年归主后,心灵有了寄托,日子在「感谢主」中缓缓度过,生命才有了不同的展望。

我常常怀念,曾经与母亲水乳交融相依偎的日子。虽然那也只是母亲「土法炼钢」式的爱,却喂饱了我们所求不多的小小心灵,更在我们生命中,谱写了一组平淡却隽永的旋律,经常悠悠回响在我们愁郁烦忧的心田里,带给我们不少提振的力量。

一炉火焰与火车轮声

幼时,家住多雨的基隆,父亲开了一家小小的西药房。最记得,阴雨绵绵的冬夜,甚少客人上门,店中一钵热烘烘的炉火,冲淡了生意清淡的忧虑。父亲一向寡言,他的目光只注视着屋外如缕的雨丝。我们围着炉火,听着母亲「讲古」,母亲是个说故事的好手,那些有情境、有图画、有亘古荒原气息的故事,都让我们百听不厌。母亲最爱讲一些忠孝节义的历史故事,还有每个孩子的幼年趣事。酡红的火光映照着母亲白晰而有些许雀斑的脸庞,使我感觉安全又幸福。到如今,一阖上眼,记忆中那一炉熊熊的火焰,就像母亲那腔对我们执着的爱,热力十足,永不止息。

印象中,母亲做菜的手艺不是很「优」,但她总会藉着那座红泥小火炉,变些孩子们喜欢的小吃食;如在铁汤杓里煮贡糖、烤鱿鱼、焢地瓜糖……。那是一个物资匮乏的时代,母亲尽量以多变化的「吃」来延展她对孩子们的爱,并以此制造许多亲子相处的美好时光,因着母亲那细腻、温暖的照拂,替我们营造了简约的幸福城堡,大大阻隔了外面风风雨雨的侵扰。

除了冬天雨夜的围炉谈笑外,还有寒暑假,母亲带着我们几个小萝卜头回外婆家的印象。外婆家在台中大甲,那是一个满布蔺草香息的小镇,外婆家更充满着许多城市孩子所向往采摘水果的乐趣。母亲为了省钱,买的往往是平快火车票。那慢吞吞的车速,其实正是我们想要的,听着车轮「秦锵」「秦锵」慢慢地跑,感觉假期正在无限地延长。车轮辗过了绿野、茅舍和水田里觅食的白鹭鸶,肚子开始咕噜噜地响起。好在不久,「便当舒息」宛如天籁般传来,新竹站挤满了卖便当的小贩。母亲从窗口接过了四个便当,车厢里顿时爆出一片欢笑声。母亲慈祥地笑着,似乎十分满足于自己带给孩子的快乐。她没买自己的,我知她将接收小妹的。我们捧着削薄木片的食盒,慢慢地嚼着那香甜饱满的米粒,小小的车厢里漫溢着喷香的炸排骨味儿。和着母亲唇边温柔的笑靥,呵,那真是人间无与伦比的美味!

车过大安溪,母亲迷离的眼神,注视着满布石块,滴水全无的河床,幽咽般地复诵着她童年在此摸蚬、捉虾等戏水趣事。未经世事的我们,居然也能听出母亲那份沧海桑田的感慨。我相信我们一遍遍陪着母亲走过她的童年,应该很能安慰她心中逝水流年的情怀。当然,去外婆家的那段车程,也是我人生旅程中非常难忘的里程。因为在空洞单调的车轮声里,有我母亲永世不移的慈声揉合其中,使我终生难忘。

意义深长的「感谢主」

与母亲依偎的日子也不全是欢乐。那年,刚过50岁生日的父亲因中风而半身不遂,母亲从邻居金弟兄处知晓了耶稣的福音。从此,她知道以诗歌优美的旋律,代替了无助无望的哀泣,以敬虔、迫切的祷告,驱走了内心的彷徨和恐惧。有个很深的印象,就是我们常常围在一起唱诗歌和祷告,有时,唱着唱着,歌声会突然转为哀婉凄切,混合门外的淅沥雨声,还真有走投无路般的悲凉呢!母亲这时非要我们重唱一遍,经由母亲这位领航员的鼓舞打气,歌声一变而为振奋昂扬。我想是受神的话语感召,才能给她如此强大的勇气。她常引用箴言十七章22节来勉励我们:「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是的,我们家必需服「喜乐」这帖良药,才能疗愈衰颓、萎靡的士气。

父亲缠绵病榻的那十四年,是母亲靠着耶稣给她的智慧和毅力,每天朗声念着「感谢主」度过的。我知道她的「感谢主」三个字,包含着许多意思:对主的感恩,仰望神的带领,助我家跨过流泪谷,期盼耶稣医治父亲的病。我很少听到母亲有冗长的祷告,她所有的信心和盼望,全都熔铸成三个字:感谢主!多么朴实又坚定的信心!母亲那虔诚而执着的信仰,日后也成了我此生信仰的典范。

我很庆幸自己成长的过程里,所触碰的是暖呼呼、甜滋滋的母爱,虽然素朴、简陋,却永远浮沉于光阴的长河中,波光潋滟,带给我永恒的怀念。就像余光中的诗:「妄想把江南的童年,带回去酿成蜜饯。」我倒要说:「妄想把有母同在的日子,酿成一瓮醇酒,让芳郁的酒香,迤逦在我一程又一程的人生旅途上。」

本专栏与传扬网站合作。

【延伸阅读】:
两个妈妈
我好想您
爸爸和猪肝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