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看不对眼的,不见得不好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这是去年十月中旬发生的事,就发生在西卡尔顿基督徒教会神召会,离我教会大约有二十分钟的车程。

对我们这些住在加拿大首都区的人来说,我教会的地理位置已经算是偏僻的了,而他们教会更是偏远。据说这个教会是加拿大第一间五旬节派教会。

你可别把这教会想的有何等豪华古典,它不过是个方方的小砖房。记得几年前,我还听说他们财务有困难,因为会友人数十分少,但近一两年似乎有明显改观,不仅是在财务上,更是在属灵的风气上,以及转化人的生命上。

改变是怎样发生的?我觉得是从他们教会牧师马克牧师在大型聚会中当众承认自己过去祷告只顾自己的教会增长,没顾念上帝国度,他为此认罪悔改开始的。

我与马克有几面之缘,他其中一个孩子过去是我孩子的同学。马克是一位很感性的人,十分热情,若是我记忆没错的话,他原来是从事艺术方面的商业工作,他的家布置简单,但十分有艺术气息。他与他的妻子属于俊男美女型,很登对。

记得,刚认得他时,每回在聚会里听他祈祷或领会,我总是老大不习惯,全身不自在。我所认识的牧者多半是冷静多智型,而他呢?我摇摇头,太感性啦!有时候,我真觉得他的祷告好像对上帝花言巧语,真令人消受不了。

唉!我这种态度可不是上帝喜悦的。圣灵没多久就指出我的自以为是。好在,他是在另一个教会服事,我有时间和空间,处理自己内心对他的那些不合神心意的念头,彻底认罪悔改。

我可是花了一番功夫,从心里去接纳他的不同,进而去欣赏他。老实说,马克牧师对上帝的忠诚和爱慕是有目共睹的,他常常鼓励他的会友,更是满有爱心。我就亲眼看见朋友在他的教会中成长,由软弱到学会靠主刚强。我过去太注意他感性的言行,以致忽略他显而易见对上帝的爱慕和忠诚,以及对人的爱心和热情。

为什么要那么仔细描述我对他的感受呢?因为他带的聚会就和他这个人一样,充满感性,我真的是花了不少时间才开始欣赏上帝造他的不同;对我是如此,那么对那些头一次见他的新来的人,我相信他们内心冲击一定很大(除非他们也是感性型)。更何况今天我要分享的这位故事主角当时并不认识主,是头一次去这个教会,去时已经是迟到了。

让我们姑且叫他是福雷德。他一踏进教会,眼中所见的,是教会里飘扬着热情无比的歌曲,没有一般教堂的肃静,许多人用不知是何方的语言(方言)叽叽呱呱向天说话(祷告啦!),有人站着仰头、两手向天举起(举手敬拜啦!),有人低头坐着动也不动(也在敬拜),还有人跑到前头去手足舞蹈比划着(在跳舞赞美啦!),人人似乎如痴如狂。聚会似乎是「嘈杂失序」!当下,他就想走人。

但他的妻子说,人都来了,再待一会儿又会有什么损失呢?要晓得他们是有求而来的;他们听说,这个教会每周五都有医治祷告聚会,他们是来看看的。这里也许是他们最后的希望。福雷德想想也就同意留下来。要晓得福雷德得了舌癌,医生排定下周要开刀,割去他的舌头。于是就这样一念之间,他们两人那晚就留下来,命运改观了。

故事的发展是:当晚,上帝荣耀的光突然照射下来,当场有两人倒在地上,一人是福雷德,另一人是汤姆。说起汤姆信主又是另一个精彩的故事。当时汤姆才信主不到一个月,汤姆的妻子安妮是我们当地有名的教会领袖,她真的很有名,多年来为上帝大发热心,办了几次加拿大教会与以色列国会议员的聚会,人很温柔,我常看她独来独往,还以为她单身,最近她先生信主,才知道她终于可以与丈夫比翼双飞。今天这个故事的主角不是汤姆,就不多说了。

话说回来,福雷德在上帝荣光之下,一倒就倒了好久。在这天冰凉的地上,他遇见了真神,也认罪悔改,信了主。后来,他到医院检查,舌头的癌细胞消失。

有意思的是,又过几天,他与妻子去餐馆用餐,巧遇(真是巧遇吗?在上帝国度里没有巧遇,只有神圣的会面!)汤姆、安妮夫妇。结果,两对夫妇一起用餐,相谈甚欢。尤其是福雷德和汤姆,在短短时间内,两人一拍即合,就这样两人成为一起追求主的好伙伴。

人生有些际遇真是出人意外。

我在想,若是福瑞德当时受不了这些看似疯疯颠颠的信徒,决定打道回府,今日的他可能就没有舌头了。而我们呢?若是老是用自己有限的经验或背景来判断人事物,我们可是会损失惨重而不自知。至少照圣经教导,论断人的可是会接受上帝真理的审判,被定罪,就是逃也逃不掉的后果(见罗马书二∶1-2)。

about 细拉
欢迎参观细拉的个人网志

【延伸阅读】:
家有大长今
亏欠,这个负数
破土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