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地大爱不怕》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旅行背包的故事(一)》说起我这个包……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话真的要说回来,还是要谢谢MyAngel先生送的消费券。我是不会花3600大洋买个背包的,就算这个背包会变成机器人也是一样。不过,那时消费券的期限快到,没有花掉的人们有着莫名的焦虑感,好像真的会吃亏。身旁不断有广告或是促销搭着顺风车,刺激我们那优柔寡断的防卫心。

总之,我就在奢华过头的远企地下室,看上了这个背包――可以背可以拉,还有个金属光泽的塑胶壳,尺寸大到可以塞我的十五寸笨重笔电,还有其他看起来挺多功能的拉炼、背袋、环扣。虽然后来证实不甚堪用,买的当下,我还对自己的明智抉择挺得意的。

毕竟,好像没有花到我的钱。这不是消费的最高境界吗?

那时是零九年底,我也快结婚了。未婚妻看我每天拉着一个看起来像是旅行箱的背包去展望会办公室,感觉挺神气,心想应该也买一个跟我搭一搭。没两天,就到同样的地方挑了一个花色底的。那时真觉得:人生最美满也不过就是如此?

这一背,就过了两年多了。这个背包跟着我,去过衣索比亚的乡下小学和肯亚东北部的荒凉干漠,一起视察人道危机,还有一起到马来西亚吉隆坡和瑞士苏黎世开会,跟着我和太太到美国亚利桑纳的大峡谷和旧金山的海边度蜜月,上一次一起出国,是背着它到南非开普敦参加国际洛桑会议。

每到一个地方,我就想在旅行包上留下一些回忆的记号。贴纸,是个轻便的选择,这是之前在「忠仆号」上的日子养成的习气。对于漂泊的旅人来说,每天都会有新鲜事,只不过看你怎么去捕捉与珍惜那些片段。

有些人,我对他们表示极高的敬意,他们特别有纪律,每天不论多累多晚,都可以提起笔和小本写日记。一位新加坡的女孩儿,就把她在船上的四年的日子忠实地记录下来,那超过二十五本的日记,成了她新书Out of the harbour的最好材料。有些人,懒点,却聪明的紧,利用现代科技的便利,随时手机、相机、脸书来记录他们每天的故事;另外有些人,潇洒的很,日子就这样过了,不用太去追惜回忆。

总之,我的背包旅行箱,就是一些记录和一些故事,还有我的宣言。

过去的这一年多,我更密集地受邀到不同的学校、教会、机构分享。跟着我的,就是这个已经明显破损的背包。当校长、训导主任、或是牧师介绍完,听众会看到我这么一个小眼睛的胖哥背着满是贴纸的背包上台,开始讲故事。

我非得承认,这背包是有很多哏的。有的时候,我会提到,有的时候,讲得兴奋,就忘了。不过那也不打紧,因为,真要把上帝在我生命当中赏赐的每一段精彩,都一一地说清楚讲明白,那还真需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毕竟,之前已经写了本书,都只聊到了皮毛。而我那旅程,似乎才船过柳暗花明,离又一村还远的呢!

背包的本身愈来愈破,品质没有想像中的好。边缘环扣一个一个掉下来,拉炼的头已经断了,边边角角碰撞的疤痕明显,与贴在上面的「Don’t throw me hard!」标示显得冲突。那台到现在还在用的厚重笔电,也已经超过五年寿命,装在旅行背包里闷着,似乎是它莫可奈何的结局。

现在的我坐在奔往高雄的高铁车厢内,明天一早有个关于「国际志工服务」的演讲。那个背包静静地坐在隔壁的位子,好像一个走错车厢的街头艺人,仍然不断地给我灵感。(待续)

【延伸阅读】:
神医治了我
爱的天使
全家理财力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