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思想的芦苇》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从永恒之光,看小人兴旺的荒谬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华勒斯的《但以理书》注释书,论到亚历山大大帝与安提阿哥四世的一段话,值得在公共困厄中的上帝儿女与仆人深思与警惕:

「这二人得权的途径不啻是强烈的对比。但是结果,那伟大尊贵的人倾倒了,而那卑鄙无耻的小人却大大兴旺!

但以理必然和我们一样,觉得这真是极大的讽刺,安提奥古斯的作法,告诉我们人生有一条捷径,不必像亚历山大那样辛苦,还可以享受自己的成就。这方法就是玩弄权术、使用诡计,而不要花力气去作光明正大的争斗。安提阿哥四世成功了,并且享受成功的时间比亚历山大更久。

他的确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当他达到了地上的目标之后,就开始坐下计画,如何能击败诸天。在这一方面,神居然也容让他造成极大的损害!这一切都是出自一个小人的手――若要他和别人正面较量,他没有什么胜算,但论到搞阴谋、耍手段,他却是专家。虽然他没有什么勇气,但夸起口来却忝不知耻。那些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常被他陷害后才恍然大悟。

在反覆思想之际,但以理可能又察觉一个极大的讽刺:安提阿哥四世的成功,正是亚历山大为他铺路。这个诡计多端的小人,竟能不断利用前人的伟大成就,这也是一大讽刺。有时候,一些勇士与好人开启了门路,强盗与贼寇随之进来。

李文斯敦(Livingstone)在非洲的拓荒工作,却使那里成了贩奴、造私酒等奸商的天下。一个国家可能有贤明的领袖或民族英雄出现,给人民带来自由,建造起伟大的新社会。但是这个政权过了一段时间,可能会落到一些小人的手中,他们既无理想与抱负,又缺乏勇气,只知道为自己的权益打算。

安提阿哥四世的性格中,丝毫没有伟大之处。他夺权的方法,是笼络愿意出卖朋友和盟友的人,利用心狠手辣之辈。他登上王位之后,举止仍像见不得天日的小人。当然,最后他也被折断了,因为万物都有其结局。但他『成功』的时期却相当长」(刘良淑译)。

这段话一直令我印象深刻,但却又如此真实。唯有像但以理这样被掳于异教巴比伦的上帝亡国百姓,才能冷静看清又忍受这种不可承受的历史荒谬。

但这一切都出于上帝,也终结于上帝。这里有上帝隐藏得极深的奥秘,他的旨意连像但以理如此富有属天智慧的人都难以洞视,致使历史现实显得无理错乱,荒谬难解,又无法忍受。

我们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能理解一个人、社会、国家与历史,也不可能凭着血肉头脑(不管你多聪明又多有学问)、无可救药的偏见与盲目固执的激情就能看穿历史的奥秘并掌握历史的意义。只有那在地上几乎失去一切但却又能坚持信靠上帝并有从他而来的智慧的人才能稍稍从永恒之光看见一点历史真相。也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忍受这个上帝一直忍受但也一直掌管着的荒谬世界。

不可思议的上帝,难以忍受的上帝,隐藏的上帝,可畏的上帝!



◎编按:图为安提阿哥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es)的硬币。背面是希腊诸神之王宙斯以及胜利女神。
但以理说到安提阿哥四世:「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但以理书11:36-38)

about 【会思想的芦苇】专栏主要写手:张大虹

【延伸阅读】:
从圣经翻译历史一窥文字宣教重要
身历其境的乐趣
新天新地里的地震――巴默尔的终末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