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姊妹》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女人要有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一个男人丧偶。他的两个孩子都已长大,各自成家立业。他的儿子、女儿都蛮孝顺的,丧事一办完,就邀老爸过去同住。他搬去跟女儿住一段时间,觉得不适应,后来搬去跟儿子住,还是不能习惯。因为每家都有每家的风格。

他开始怀念过去与老伴一起的时光,两人想要开车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自己的家有自主权,生活作息、处世价值观不需要有什么调整,不需费力与后辈彼此磨合。便打定主意寻找第二春,再找个老伴,重建一个属于自己的温暖小家。

他陆陆续续与五个女士交往,这些女人经济独立,各有工作,却总是在感情进入稳定期,便要他拿出一百万来展现爱情诚意。

人会一见钟情,却不容易一见钟「信」。如果交往时间够长,当然要拿出一百万不是问题。但,才交往数个月,信任度还不够,如何接受这种考验?尤其现在诈骗案又层出不穷。但透过这个实际案例,说明了「女人要有钱」的观念,已经普遍在女性心里落地发芽生根。

谈起女人要有钱,应该都不比上圣经里的那位名女人—大利拉。她可算是「女人要有钱」的祖嬷。

大利拉是以色列士师时期的女人,当时期最孔武有力、最能给女人安全感,并还有点文武兼备,具有写诗(谜语诗)才华的男人—参孙,深深爱上她。可是大利拉却宁可收下非利士人五个首领共五千五百舍客勒银子,相当于62.7公斤的银子,当时可以买275个奴隶的巨款,而出卖了她的爱情。

大利拉不断地对参孙探索套问天赋神力的秘密,「当用何法捆绑克制你?」

他三次随口敷衍着:「人若用七条未干的青绳子捆绑我,我就软弱像别人一样。」「人若用没有使过的新绳捆绑我,我就软弱像别人一样。」「你若将我头上的七条发绺,与纬线同织就可以了。」

每一次,大利拉就非常狠心地亲手执行这些计画:用七条未干的青绳子捆绑参孙;用新绳捆绑;将他的发绺与纬线同织,用橛子钉住。接着,叫唤出预先埋伏在内室里的非利士兵一拥而上。当然,这三次参孙总是能挣断逃脱,令暗杀计谋失败。

但,满脑子想到钱钱钱的大利拉,继续对参孙撒娇说:「唉呀,不管啦!你还是欺哄我,你不爱我。你既不与我同心,怎么说你爱我呢?你要证明你对我的爱,那就告诉我,当用何法才可以捆绑你?」

说起来,参孙真的对大利拉好到没话说,要是一般男人可能就离开了这个致命的蛇蝎女人,但他还是不断原谅大利拉。而她却软土深掘,天天用话催逼他,使参孙心里烦闷要死。终于,参孙就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诉了她。大利拉使参孙枕着她的膝睡觉,叫了一个人来剃除他头上的七条发绺。非利士人终于成功地拿住参孙,并剜了他的眼睛,用铜炼拘索他,让他在监里推磨。

相信很多女人(好比上面五位女士),不会认为自己就是大利拉。但,基本上同是一种精神心灵的堕落,爱情沦落到可以被估价、可以被买卖。不同的只是,大利拉的爱情比较值钱,是62.7公斤的银子,前述五位女士则要价一百万,而你我等其他女人,可能是一枚数十万元的钻戒、或是房与车。

理财名女子何丽玲为《女人要有钱》一书推荐文说的好:『女人要有钱,为的并不是要追求享乐主义,而是生命的尊严。』

其实,「女人要有钱」起初的观念,绝对不是拜金主义,也不是爱慕虚荣。原本是用于呼吁女性有觉醒,得要有自我谋生能力,打破依赖男性而活的传统观念,并对于自身的经济得拥有自主权。甚至,更进一步地说,女性的一生,不是单单只为家庭、为丈夫而活,女人也有权利与义务,去寻找造物上帝对自己的独特计画,并积极有行动力地将之实践,活出自我的生命精彩。

可悲的是很多女人误解了「女人要有钱」理论,却让很多女人堕落到只剩下钱。于是女人是真的拥有了钱,却没有了真爱。然而,真正幸福的人,应该是可以同时拥有两者的女人。

注:本文刊登于2010中信月刊【女人・女人】专栏一月号

about 陈小小

about 华子

about 飞飞

【延伸阅读】:
用爱拥抱 陪ㄊㄚ走下去
学习障碍儿的感恩
美丽的过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