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作家Ⅰ》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寻找平安,寻找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伴随着一个很大的阴影,那就是家庭暴力。父亲常打骂我们与母亲。有时候是管教,有时候是出气。我们常被打得遍体鳞伤,被骂得一无是处,于是我会觉得自己不值得人家疼爱。

父亲除了打人骂人以外,还嗜赌如命。他常把钱输光,使家里的生计陷于困境。我心中一直有着恐惧,不知何时家庭风暴又要来临。我很想离开这个家,在我踏入社会工作以后,一有机会就去住在工厂宿舍。离家的日子里,我常看着月亮想念家人,感怀身世;想着星空下,我那破碎的家。港剧「楚留香」第一次在台湾上演的时候,我很迷那出戏,羡慕戏中人物的行侠仗义,快意恩仇。他们有高深的武功,受人尊敬,没有人敢去招惹他们。我希望自己像楚留香,有一身精湛武艺,不让自己被欺负,还可以保护他人。

我对父亲的怨转为恨,恨他加诸在我们身上的一切痛苦,恨他不能担负起一家之主的责任,对自己姓他的姓都感到羞耻。我恨他到一个地步,巴不得他去死。心中的孤寂无处倾诉,因怨恨而起的罪恶感时时啃噬我心,我想寻求慰藉与解脱。想起在戏剧和书本中看过的,那些得道高僧,总有智慧的言语,为人指点迷津。于是我跑到工厂附近的一间大庙去,那天夜里,白天香火鼎盛、烟雾濔漫的寺庙却空无一人,围墙里只有一片庞大的漆黑,高挂的红灯笼所透露的微微灯光,看起来却是那样凄凉。这景象使我心生恐惧又极度失望,为何在我旁徨无助时却无处可去?我的落寞与不平,何时才得解除?

1982年,我到北投工作。隔年的圣诞节,我收听广播节目,节目中播着「平安夜」这首歌,万籁俱寂里,「平安夜,圣善夜」的歌声回荡在我的心中,那一小时的「平安夜」,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宁静祥和感受,那种庄严肃穆的心情,至今难忘。当时我还不认识耶稣,只知道衪是基督教的神,虽然我不是基督徒,但如果「神爱世人」,那耶稣也会听我的祈祷吧?

在「平安夜」曲声中,我跪在床上向耶稣祷告:「亲爱的耶稣,在这宁静祥和的夜晚,求你使我的家人也能享有同样的平静安祥。」那天,我决定找间教会去认识耶稣。

1984年,我去到宿舍附近的一间教会,教会里的人看见我进来,热情的招呼我,那种亲切,是我不曾在别的地方遇见过的,一进来就可以感受到他们对陌生人的欢迎。那天是教会的祷告会,我惊讶的发现,他们不为自己的事祈求耶稣,却为别人的事向耶稣祷告。祷告结束之后,有个姊妹(基督徒认为信耶稣的都是在耶稣里成为一家人,男生称为弟兄,女生称为姊妹)说,耶稣爱罪人,愿意赦免我们的罪,她问我:「你认为自己有罪吗?」想起自己的怨恨与罪恶感,我回答她:「有!」圣经说:「圣灵(神)来,是要叫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去除罪恶感,得到平安与心灵的释放,不就是我要寻找耶稣的目的吗?我在教会中得到渴望已久的爱与关怀,弟兄姊妹的接纳,使我封闭已久的心灵重新敞开,我曾经以为自己的一生再无任何希望,但在教会里,耶稣的爱透过弟兄姊妹流到我身上,他们的爱和鼓励,为死水注入新生命。

九月的第一个礼拜天,在礼拜中唱了一首诗歌,那首歌叫「有一珍贵宝血活泉」,歌词说:「有一珍贵宝血活泉,神子圣心为源,罪人只要投于其间,立洁所有罪愆。」来教会以后,牧师讲道和谈话中都提到「神爱世人」,为世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我以为那「世人」中并不包括我,我的罪孽如此深重,一个想要父亲去死的女儿,耶稣会愿意饶恕吗?即使他愿意,我也不配得耶稣这样宝贵的恩典。然而在那一刻,一股暖流自我心底缓缓升起,我知道,耶稣衪已饶恕我了,是我不能饶恕自己。耶稣的爱、饶恕与接纳,使我深爱感动,忏悔和感恩的泪水不能止息的流下,我决定放下所有自我,迎接耶稣的恩典,接受耶稣做我的主与救主。

我信了耶稣,也想以耶稣对我的爱去爱人,我曾求耶稣帮助我去原谅父亲,爱父亲,可是面对依然故我且变本加厉的父亲,要我去爱他,好难。连要去原谅他都做不到。对父亲,我彻底绝望了,只想远远的避开他。耶稣却没忘记我曾经对他的祈求,十多年后,我发现自己对父亲的恨已经没有了,代之而起的是包容和接纳。这些年来的各自逃避,我们之间其实并不能像别的父女那样有话可说,我能做到的只是每个月回去看家人一次,喊他一句「老爸」,能心甘情愿的喊一声「老爸」也是得来不易。

「恨能挑启争端;爱能遮掩一切过错。」圣经的这一段话说得一点都不错,想想过去我们之间的恶言相向,互以为耻,父不像父,女不像女,我们对彼此的伤害是多么深!谢谢耶稣拯救了我,使我能把他的爱带回家中。虽然破碎的家庭关系,是我长久以来最大的痛,但我仍在耶稣里怀着期望,相信终有一天,我们的家能被重建,重新再享天伦之乐。

后记:信主之初,每当述说得救见证,想到的只有在听「平安夜」歌曲中的平安感受,因那种喜悦而起的寻求耶稣和教会的念头,和弟兄姊妹的爱吸引我留在教会,有好长一段时间,连自己也不能接受自己信的太单纯,只是一首歌,就把自己带去信耶稣,让自己的一生,就这样被改变了。发现心中已无对父亲的恨以后,除了惊讶自己心意的改变,其实还不明白是怎么做到的,那个阶段作得救见证,加了希望成为楚留香和去寺庙寻求解脱那一段,忘了为什么要讲那个部份,不过我那恐怖经验,却让听的人觉得感动,还是不明白是为什么。直到参加「但以理精兵短训」课程,要求学员写得救见证,再次重新思想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去信耶稣,才知道那种平安感受会吸引我不是偶然,原来我对心灵平安的渴望,源自于对家庭的怨恨,若不从根救起,任凭怎样修剪,也不会枝叶茂盛。回顾主所给我的和所教导我的,竟是那么有深度!我还能说自己所信的太平凡吗?

【延伸阅读】:
新造的家
第一次开车载父亲
有没有圣诞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