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作家Ⅰ》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一起生活吧!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那年的二月廿七日,我们边散步边讨论二二八之际,阿堂突然问我:「一起生活好吗?」我回答:「你这是在求婚吗?」阿堂表示对,于是我说:「好啊。」就这样,开始了一段超越年龄的恋情。

很奇特的是,我们没有一般人牵手、交往的邀约,而是在决定结婚共同生活后才开始牵手。因为我们都是神学生,将来要成为牧者,因此,亲朋好友无不好奇地询问我们两个问题:「你们差那么多岁怎么会在一起?」接着再补上:「你们怎么知道对方是上帝安排的?」

确实,十岁的距离,一开始也存在于我们之间。当我大一时,阿堂还是小学生,我还教过他主日学呢!没想到当年的小屁孩,竟会成为与我一起奔行天路的伴侣。过去,我们没有太多交集,而我在自己的情感路上不断寻找、寻见、又分离,直到卅四岁时,我向上帝祈祷我愿意独身为你;然而,上帝要我们共同为他。

我进神学院后,在图书馆的某个夜晚,看见阿堂正要去散步,我念书念累了,就问说:「可以跟你一起去吗?」就这样,开始了每晚的温馨散步情,在每一次的步行中,我们从信仰、神学辩论、价值观、校园发生的点点滴滴、时事、台湾建国、政治、美食……无所不谈。

真正让我们关系更亲近的原因是一次大争吵。当时我因生理痛而看中医,阿堂却以「停经就不会痛了」回应我,引发我极大怒气,于是丢给他两本海蒂博士所写讨论两性议题的专书。他读完后向我道歉,并承认自己在性别意识上的僵化与幼稚。至此,我发现,他是个柔软且真诚无伪的人,让我可以跳脱年龄以及小屁孩的观感。而他,似乎也更迈向成熟一步,会在我生理期时以具体的服务,来表达对我的关怀。

关系上的靠近,让我们成为知心好友,进而决定在一起生活。但这个决定,一开始不仅震惊周遭亲友,也即时受到双方家长的反对。阿堂的母亲担心他思虑欠周过早结婚,而我的母亲听闻之后,告诉我:「我怎么生了一个怪胎呢?」教会牧师对于我们的决定,也模拟了各种反对或社会上难以接受的念头,来检验我们的决心。

阿堂的母亲思考两周后,改变了态度;我的母亲则祈祷了三个月,才突破为人母亲的担心,她害怕我们的年纪差距,在未来容易外遇、性生活不协调而导致婚姻破裂。然而,我们共同的回应是,这是每对夫妻都会面对的挑战。于是,母亲才放下心中大石,接受我们的婚姻。

在过往的情感经历中,我曾经开出许多条件:身高、外貌、体重、工作、人格等,并且在感情关系中学习。我感谢过往的男友们,因为他们帮助我,让我更认识自己是谁、最重要的伴侣形貌是什么。所以,我的择偶条件从数十个淬炼到只剩下:开放家庭、深刻祈祷生活以及成熟的基督徒人格。而阿堂有这三者的潜质,并且不断迈进,「他是,而且他会继续努力的是!」我愿意用一生来经验他是上帝为我预备的那一位!

本文原发表于耕心周刊

【延伸阅读】:
对错岂分保守派或自由派?
问世间情是何物-《情字这条天堂路》自序
春天的秘密 ―― 埋了,我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