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作家Ⅰ》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活着,就有意义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当人老的病入膏肓,还有活下去的意义吗?当一个人不再被社会需要,只能仰赖他人照顾时,他的人生就失去了价值吗?

日本电影《恋恋铜锣烧》(あん),描述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太太,突然来到一间路旁不起眼的铜锣烧店,跟老板说她想在他店里打工。这位中年老板一脸倦容,为着生活与债务,每天清早拖着步伐到店里工作,机械性地制做煎饼。而他用的红豆馅是工厂批发来的,客人似乎不多,每天总有一大盘的铜锣烧没有卖完。

慢熬功夫显出老妇智慧

他一开始婉拒老太太的要求,但当他尝过老太太在家里煮的红豆泥后,他改变了心意。老太太跟老板约好天未亮以前,就到店里开始准备做红豆泥。老太太戴上自备的帽子,穿上围裙,先从浸泡过一晚的红豆里,用肉眼挑出不良的豆子,然后清洗、煮滚、沥水、洒水冷却,再放回炉子上,小心从锅子边缘注水覆盖红豆,开始小火熬煮。

老太太等候时在一旁打盹,没有闹钟提醒,却不忘偶尔起身检查豆子。一段时间后,老太太靠近锅子倾听,打开锅盖检查,凭经验知道可以进入下一阶段。动作缓慢、手指不灵活的老太太,请老板协助把这些形状仍完好、稍微破裂的红豆,离火移到水龙头底下,接着打开清水缓缓注入锅里至满溢出来,使浮在水面的泡沫流出。

驼着背的老太太,脸几乎贴到水面上察看豆子。红豆再度被放回炉子上,加入砂糖熬煮约两小时,期间她用锅铲温柔地搅拌整锅豆泥,最后拌入麦芽糖混合均匀。大功告成的红豆泥,红豆仍粒粒分明。隔天开店时,老板惊讶地发现,昨天尝过红豆泥好滋味的客人们,已经在外头大排长龙。

拆去包装有另一种美

美国作家安・拉莫特(Anne Lamott)在她的书中提到中世纪僧侣劳伦斯教士曾说,他把老人看成冬天里的树,能付出、贡献的东西很少,叶子虽掉光,也停止生长,但上帝仍赐予无条件的爱。安又说,那些正步向生命终点的人,通常用来定义他们的特徵,都凋零衰退了,例如头发、身材、技能等。但当外表的包装消失,另一种美便会显露出来。

这个神起初创造我们的美,是我们生命的核心价值。就像电影里的老太太,饱经战乱风霜,成熟却坚韧,如同慢熬的红豆泥,仍看得见起初的形状,并散发甘甜。她的出现,没有说教或大道理,却激发这个中年丧志的老板,找着活下去的动力。

我的生活里也有个九十五岁的老太太珍妮,她的先生过世卅多年了,两个儿子各自成家,珍妮就一个人住在我家隔壁。十年前我的女儿刚出生时,我辞职在家带小孩,她欢迎我到她家串门子,教我打毛线,做她家乡爱沙尼亚有名的生鲱鱼三明治给我吃。

她经历二次大战离开故土的冒险故事,我百听不厌。她也带我去周末的农夫市场,采买新鲜的马铃薯。她不喜欢番茄的酸味,但爱吃德国酸菜。她喜欢读科学、历史,看电影,我们有许多共同话题。

她倾听我的乡愁与回忆,我也跟她传福音。但她相信人死后一了百了,化为尘土,没什么好留恋的。随着时光流逝,她住在澳洲唯一的妹妹、身边的好友都相继离世,她说她也活得够久了。珍妮找不到她被人需要的理由,心情沮丧。我真心告诉她,我在美国没有任何亲人,十多年来珍妮待我亲切如家人,使我在异乡不孤单。珍妮的脸上终于一扫阴霾。

在永恒春天吐露新芽

近来珍妮的头发更稀疏了,说话也断断续续。神预备了一个七十五岁的教会姊妹葛瑞斯,跟我一起去探访珍妮。我们在珍妮家一起喝茶谈天,葛瑞斯开朗地赞美珍妮是老来宝,她听了总是眉开眼笑。

当我思想珍妮时,我看见窗外被严冬白雪覆盖的树干,似乎失去生气。然而埋在地里的树根,仍悄悄吸取藏在土壤中的养分,直到春天来临,树梢渐吐新芽,不久绿叶又长满全树。

我从珍妮身上,看见神无条件的爱。虽然珍妮还不认识神,但我感受到神对她的爱,如太阳的光与热,不偏心地照在神所创造的万物上。我感谢神藉珍妮教导我人生的功课:即便我们不再被人需要,逐渐失去心智的灵敏与行动能力,但能活着,就能见证神赐下的生命奇迹。神的百般智慧,也能让风中残烛的微弱光芒,为陷在黑暗的灵魂带来希望。

人生的核心价值,在接受主耶稣基督的赦罪救恩时,会被恢复与彰显。神用他所造的大自然告诉我们:人的价值不是取决于拥有与众不同的才华,或靠自己的努力成就了什么;而是认识创造主,使自己如一棵树扎根在他的爱土中,谦卑领受他供给的生命力,便能自然向上伸展茁壮。当人生走到冬天的尽头时,信靠并连于主耶稣的人,能期待自己在永恒的春天里,再度吐露新芽。

【延伸阅读】:
      一首摇滚上月球 - 看见家庭的奇迹
      最后一段旅程好走-电影《送行者》
      外热内冷,根本不熟---这是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