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作家Ⅰ》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风走过的路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入夏后的山区,日夜温差很大,室内室外的温度也很两极。台湾有风都、风城和风岛,我小时候在风岛长大,对风的感受也特别深刻。

国小住的古厝是曾祖父以珊瑚礁石灰岩建造的咾咕石屋,两列厢房中间留了一处露天中庭,屋前屋后及左右两边都有让风自由行走的空地,我们一大群孩子常在风中奔跑,也在牛鹅鸡鸭群里嬉戏。那屋子不热,即便是在盛夏,因为有风。

我们现在住的地方是人烟稀少的浅山,教堂盖在台糖林区边一处微高的小山丘上,四面临风,空气清新。围墙边是一大片的桉树林,细长高耸,只要有风,树涛的乐音就会伴着风儿,大摇大摆的自每扇开着的窗缝里溜进屋子里来,我所认识的风儿总是爱玩,串够了门子后,还硬是要拉着我到窗台观赏树梢枝叶的曼妙婆娑。

我们住的房间终年不必冷气,冬季的寒夜有几次让我冷到发抖,手套围巾全部戴上,裹着厚重被子熬过寒冷的夜,会这么冷是因为有风。夏天的山区,清晨五点后,阳光开始逼走山风,有时赶尽杀绝到一丝不留,但中午之后,山风会逆转再起,赶走暑气。晚霞的风,轻轻的推着农人归家的脚步,直推到饭香菜甜的桌前,柔和了一家人劳累了一天的心情。晚风,月下,庭院的小板凳就会热闹的唱起山歌。

圣经记载上帝出现时,有风相随,上帝使用风来完成他的工作。诗篇104:「上帝以尊荣为衣,云彩为车,亮光为袍,穹苍为幔,以风为使者,以火焰为仆役……」风是上帝的使者,使者要前导,要陪侍在侧,还要执行上帝交办的许多艰巨任务。凉风自亚当的园子开始吹起,一路巡游直到现在。东风吹焦了约瑟梦里的穗子、在摩西杖下刮来了埃及一地的蝗虫,也让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开,海就成了干地。

耶和华上帝用旋风接以利亚升天,也在旋风中与约伯展开一段深沉的对话。暴风象徵着上帝的公义与怒气,当他的百姓背信叛逆时,耶和华的忿怒就好像暴风,转到恶人身上。风,既是上帝的使者,就会具备上帝身上的所有特质,不单单只是责备惩罚的风,我们也可以用心去感受和风徐徐与微风轻拂的温馨与安慰。风如爱,它不占有也不被占有,风来了,爱就醒了;爱醒了,生命也醒了。

上帝的爱在伊甸园的凉风吹起前,就已在造天设地时显明了。唐.李白:「天不言而四时行,地不语而百物生。」四时运转看似平凡,是因为上帝把世界摆在他的手心上,小心呵护,唯有静默才能衬出他的伟大。 约伯记 7:17 「人算甚么,你竟看他为大,将他放在心上?」诗篇 8:4 「人算甚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甚么,你竟眷顾他?」

约翰福音3:8「 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圣灵在风中运行,在水面上,在地的四围,在空气中,在我们的呼吸里……,风,来去自如,却不受人类的呼唤,它有规则,这规则来自为它订定规则的 神。我们时常不解风情的站到风的高度,以为这样就可以呼风唤雨,愚蠢的人呀!在烈风刮起前,自己沿着阶梯走下来吧!

有人想找风却不想摇动大旗,想捕风却看不见风的方向。马可4:41 :「他们就大大地惧怕,彼此说:『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耶稣是风浪的主,他可以平静你生命中的风浪。想追风的人,可以到旷野去看看被风吹动的白色芦苇花浪,你可以匆匆一瞥,在层叠交替的光影里捕捉风里凌乱的花香,或伫立一会儿,直到你遇见风。

风走过的路,我们未必走过,而我们走过的路,风早就走过。风在灵里,灵在风中。「 谁升天又降下来?谁聚风在掌握中?谁包水在衣服里?谁立定地的四极?他名叫甚么?他儿子名叫甚么?你知道吗?」(箴 30:4) 风在雨中,我们才看得见雨飘逸的美感,也才知道是风在决定雨的方向。倒空自己吧!让风雨的主进驻到心里的深处,高举他到生命的山峰之巅,你将会更清楚看到风走过的路。

【延伸阅读】:
      死而复活可能吗?
      生命蓝图的实现,始于内在成长
      你如何能判断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