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作家Ⅰ》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年老之时,更要欢呼喜乐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若有人问我喜欢日出或日落?我会告诉他:日出的美太短暂,都还来不及坐下来喝几口咖啡,太阳就火热的跳出来讲「赶人」的故事,太不懂待客之道了;而日落却有着慢条斯理的美,慢慢的彩绘着天际,渲染着海天一色的柔和。徐徐的晚风也喜欢进来搅搅局,把染红的海水吹出一条条的涟漪,轻卷细浪,顽皮的弄垮小手下的沙堡,气得孩子们顿足捶胸时,夕阳却咯咯咯的笑红了脸。

过河卒子也有喜乐

《Sunrise Sunset》是脍炙人口的电影《屋顶上的提琴手》插曲,歌词大意是:「这是我看着长大的小女孩吗?这是当年在玩耍的小男孩吗?我不记得我在变老,他们何时长大了?……现在小男孩是新郎,小女孩变成新娘,华冠之下,我看到他们并排站着……日出,日落,日出,日落。季节,一个交替着另一个,满载着幸福与泪水。」当年,唱这一首歌时,我可能是那个新娘,而今,我是那位歌者。

人说老了有三个差:视力差、听力差、记忆差。有一位九十几岁的抗战老英雄,受邀在纪念会上演讲,人们要知道他当年在丛林里作战的勇敢事迹。他步履蹒跚地自座位上站起来,拿着麦克风的手还有点抖。他说:「人老了有三个特徵,第一个特徵是健忘,第二个――我忘了。先说第三个……第三个――我也忘了。」老英雄说完后就坐回位置,因为他忘记站起来要做什么,整场哄堂大笑,许多人笑出眼泪,因为他们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龙应台女士在回答儿子安德烈关于老的问题时,说:「生命就像象棋里的卒。卒子一过河,就没有回头的路。人生中一个决定牵动另一个决定,一个偶然注定另一个偶然,因此偶然从来不是偶然,一条路势必走向下一条路,回不了头。我发现,人生中所有的决定,其实都是过了河的卒。」说得贴切。

我们的岁月也在时间的滚轮下,像过河的卒一样不再回头,但若我们在一路上已品赏了河岸的花香,也在每一个决定与角色上恰如其分,那么,我们必定丰收了一路上甜美的回忆和满足的喜乐。

我听过一些令我更佩服的故事。波多黎各有一位老妇人,七十岁退休,八十岁开始学希腊文,不久便能用希腊文读原文圣经;九十岁入神学院念书,毕业时正好是一百岁。另外一位摩西奶奶,七十六岁开始学画,一百零一岁过世,留下六百余幅绘画作品。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年里,仍持续创作了四十多幅的画作!摩西奶奶最常说:「任何年龄的人,都可以作画。」她的画作里有着朴实的生命力,成为苦难心灵者的安慰。

长者是上帝国度的宝贝

哇!八十岁读希腊文,一百岁神学院毕业;七十六岁学画,不间断的持续了廿五年。她们的故事好激励我,原来退休后的时间,可以这么充实的运用,这么温和的慢步前进,这么喜乐的追逐一个崭新的梦想。

正如诗篇九十二篇12-15节所言:「义人要发旺如棕树,生长如黎巴嫩的香柏树。他们栽于耶和华的殿中,发旺在我们上帝的院里。他们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好显明耶和华是正直的。他是我的磐石,在他毫无不义。」年老,不仅能结出累累的果子,而且老欉结出来的果子更甜美好吃呢!

利未记十九章32节说:「在白发的人面前,你要站起来;也要尊敬老人,又要敬畏你的上帝。我是耶和华。」箴言十六章31节说:「白发是荣耀的冠冕,在公义的道上必能得着。」年老,是福气,是荣耀;长者,是家里的宝,更是上帝国度里的宝贝。

我们的身体会渐渐衰弱,但我们可以用健康的生活型态延缓老化,更要与主连结,有活泼的心灵。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

以赛亚书四十六篇4节说:「直到你们年老,我仍这样;直到你们发白,我仍怀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怀抱,也必拯救。」愿我们早早饱得上帝的慈爱,好叫我们一生一世都欢呼喜乐。

【延伸阅读】:
      人终极的「诗与远方」
      流浪・归回・阳光
      从动漫看人生: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要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