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作家Ⅱ》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陪老爸爸认识神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的爸妈吃斋拜佛已逾四十年。

二十多年前,妈妈的大脑长脑瘤需要动手术时,平日所敬拜的神明说,妈妈遇到非常大的劫难,不晓得能否挺过?

那段日子,爸爸常常不知所措地锁着眉、搔着头…。

念经的两个姊姊非常坚定地说,只要全家一起念经,妈妈的手术一定会顺利。在这种情况下,还未信主的我也乖乖跟着家人念。只有爸爸依旧用他的方式,向他的神明祈福。

后来,妈妈的手术果然很顺利。姊姊们很得意地说,他们的神明比爸爸的神明厉害。也因此,要妈妈跟着她们念经,甚至不留情面地批评爸爸的信仰。

这些年,单亲的姊姊独力扶养孩子,孩子们都十分优秀,姊姊一再表示这是她努力念经的成果。由于她的孩子实在是杰出到令人甘拜下风的地步,因此,大家也不敢质疑她那个需要每天计算念经时数的信仰。

爸爸一直都没说些什么,但无论如何,爸爸就是不想接触姊姊们的信仰。

不愿在我们面前多谈信仰的爸爸,对比着越说越得意的姊姊,神情总显得有些抑郁。

有一天,爸爸郑重地告诉大家:「我离世那一天,如果你们孝顺我,那就陪着念一天阿弥陀佛吧!」

当下,姊姊表示:「我那一天就不回来。」现场气氛立刻降至冰点。

我吓得不敢应声。但心想:这件事简直是老爸的反扑!那一天算是老爸的场子,他多年来忍受我们各自的信仰,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经过这事,我更不敢在爸爸面前堂皇地传讲福音,我只敢像帮他解闷般地念着「一粒麦子落在后山」、「微声盼望」、「海岸山脉的瑞士人」等宣教士的故事给他听,告诉他宣教士在偏乡的奉献。

后来,姊姊得意地向爸爸述说她们的宗教已有机会进入欧盟及联合国宣讲时,爸爸淡淡地回应:「伟大的宗教,不是要进入权力核心,而是要到最偏远、最有需要的地方去做奉献。」

最近,失智的老妈妈住进安养中心,老爸爸显得更忧郁无助。

牧师师母知悉妈妈的状况后,很诚挚地为我们代祷,师母并以其在老人照护上的专业提供我许多重要讯息,而且还用诗篇121篇的经文鼓励我。

那天,兄弟姊妹们聚餐并一起讨论妈妈的照顾问题时,爸爸只说他想和我坐在一起。之后,全场的讨论他都没有发言。

大家都担心他忧郁了,鼓励他去住家附近的老人日照中心参加活动,他直接表示没有兴趣。

餐后,他怯怯地问我:「你觉得我的脑袋和同龄的老人家比起来,有没有退化得更严重?」我说:「没有,没有。你的表达很清晰!」我当下搬出师母教我那些辨识退化现象的观察点,我告诉他:「爸,你的状况好得很!」我也开始跟他介绍教会里的松年大学办了那些课程、我邻居家老爷爷参加之后活泼开朗许多…。

那时,电视机正在报导佛教XX大师中风的消息。爸爸说,这些团体募了这么多钱,有一天他们的精神领袖走了,会不会信仰就垮了?

我就和爸爸分享:主任牧师牧会三十年,非常受敬重,但他计画转换跑道去神学院教书,大家都很舍不得。不过,我们不担心教会会垮,因为教会的头是上帝,不是牧师,牧师只是神的仆人…。爸爸听了非常认同,猛点头,还说:「很多人误把神的仆人当作是神,让信仰偏差了。」

我趁机告诉爸爸,牧师师母都很关心他们,还送给我们一段经文。我直接用台语将诗篇第121篇念出来:「我要向高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

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念出经文。他认真地听,还问我「帮助」二字我是怎么发音?(「帮助」二字的台语,教会受早期英国宣教士影响,使用厦门腔发音) 我看爸爸是真的用心了,就顺势告诉他:基督徒面对死亡时,相对于一般人是有盼望的,因为基督徒离世后是要回到上帝的家,基督徒都是如此。所以,基督徒知道离别是短暂的,将来在天上的家彼此是可以再重逢的…。

那时,爸爸眼睛一亮,充满羡慕。

我告诉爸爸,改天我带你去教会看看!

他笑笑,点点头…。然后问我:「我去那裏,会不会是最老的?」

我说:「不会,绝对不会。我们教会放眼看过去,一大半都是银发族,你还算年轻哪,九十多岁的大有人在。」

突然发现,令人忧心的教会老龄化问题,竟然还有鼓励老人家走进教会的正面作用啊!真是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得益处。

我知道,陪老爸爸认识神这件事,也许还会有曲折,但是我已经挺进一大步了。无论如何,我努力地播撒信仰的种子,也尽力去浇灌,但使种子成长的是上帝。上帝有上帝的时刻,我静心等候!


图片提供/123RF

【延伸阅读】:
      未来最好的道路
      百元剪发店的幸福幻想
      生气时,智商只有五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