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作家Ⅱ》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我的补习班经历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近日只要看到「房思琪事件」相关的文章,总是令我身陷思绪许久。这也再度开启我和老公许久没讨论的补习班话题!(毕竟我们补习是十五年前的事,我们的孩子若要补习也大概是十年后的事?)

「房思琪」的故事不管真实成分多少,没有人会希望发生在自己或所爱的人身上。这件事有许多面向可以讨论,今天难得发严肃文,是想讨论补习班的隐忧。

先讲讲我自己的经历。

众所皆知,数学是我最弱的科目。从升高中的暑假开始,大大小小的补习班不知道去过几个,从来没有一个可以真正「拯救我」!高二下时,一个好心的学姊介绍我去她当时打工、还未「正式营业」的私人数学补习班;它座落在某捷运站出口旁一栋大楼的九楼,基本上教室就是个租来的私人公寓。学姊说,老师想要收几个学生先打响知名度(特别是针对成绩很不好的那种),因此不收我钱。(听到这,有些人应该就有点警惕了吧?)

我大概一个星期被要求去个两三次,老师不仅问我的数学还要求我背英文单字。但是很奇怪的,不是每次我去都有「工读生」在那,有时只有我跟那个男老师!常常他坐在三人座长沙发的一侧,我坐在另一侧,他会抽考我英文单字或是跟我解释数学。(Excuse me? 上课教室不是有桌子、黑板那种,而是在沙发?但当时的我,完全没有察觉哪里不对劲。)

更诡异的是,他常常讲一讲数学,就讲到他的私生活。他告诉我,他有老婆,但他们感情不好;然后他有一个过去的爱徒,是中山女高毕业的学生,帮他生了个孩子。他说我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他很少跟人讲这些。听到这,当时的我应该就要有所警觉了吧? 但是傻傻如我,仍只是坐在那里听,一边想着「老师长得好像讦谯龙呀!」、「他该不会妄想我会想当他的小四吧?」

后来,有次我跟我爸提及这个补习班。他立马帮我打电话去谢谢老师,然后不知道用了什么理由,告诉老师我不会再去了!

等我结婚后,有了性经验(羞!但小孩都生出来啦!)知道了性的美好与危险,回忆起上述的事,才知道当时有多麽惊险。(我老公每次提到这件事都会说:你没发现........怪怪的吗?)

我觉得这就是问题的所在。我的妈妈和身旁的辅导从小给予我不少这方面的教育。但一个还没有任何经验的国高中生,即使听闻了很多,却还是不明白那是什么样子。我想到可以解释的方式,可能像一个从来没有去过海边的孩子,你跟他描绘大海的美丽与深邃、海浪拍打在脚上的美妙与舒爽;也跟他提及海的危险与可怕,海浪亦可将他卷进大海、吞噬他的生命。有一天,这个孩子无意间单独闯入大海。他无法分辨海相,无法看出海流不对劲,海浪一个比一个大,等他意识到时,已经被卷了进去。

那个十七岁的我是发现怪怪的。但是我无法分辨怪在哪、该怎么转身离开或保守自己全身而退。

一直以来的研究都显示,性侵的加害人,往往不是陌生人,而是有“信任关系”的人(亲戚、长辈、保姆、教练、家教或辅导)。且不只女孩,男孩的潜在危险性也很高。正因为我们都觉得女孩较容易受害,男孩往往被忽视发生的可能,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也正因为是有信任关系的人,被害人往往当下脑袋空白、不知所措,防卫性也低。

而我自己觉得补习班是个相对危险性蛮高的地方。台湾的补习班、艺能班上课地点常是私人住宅,即使是大补习班,教室的配置与格局相对于学校的教室也是很隐私。(不会有大片的窗户、一眼看穿整个教室的设计)而许许多多的学生,下课后与假日就是待在这些地方。

许多父母在孩子年幼时慎选老师,甚至转班、换学校。然而孩子课后的老师,往往只重视老师的专业技能,而忽视关于环境安全、老师品格、师生互动模式,这些亦会深深影响孩子的潜在因素。

说了那么多,那我们到底可以如何「预防」呢?

1.相对中大型补习班,选择家教。老实讲,孩子在学校一整天了,吃完晚饭后又要去一个更大的班上课,到底可以吸收多少呢?在经济能力许可下,或许可以选择家教到府教学。一来时间可较弹性调配(有时孩子很累,让他趴个二十分钟再上课),二来父母一方在家「陪着」,孩子在客厅或者房门打开的房间上课,彼此都安心。

2.若要去老师家上课,家长一方也陪同着去。或者在接送时,有时可以提早到,或留久一点;常常跟老师互动、对谈,了解状况。

3.时常和孩子约会谈心!不是只谈课业进展如何,可以谈谈孩子对老师、同学和周遭事物的观察。有时这种「无心之谈」,可以让家长发现一些「不对劲」的事正在发生。(我回想妈妈离开前,我就跟她几乎无话不谈;每天放学回家就聊当天发生的事。如果高中那件事情发生时我妈还在,她一定一秒发觉!就像我跟我爸讲后,他马上打电话给老师一样...)

4.从小开始性教育,并随着年纪增长而有更深层次的教导与演练。鼓励孩子相信自己的直觉,觉得怪就要找各种理由逃离。这是原则,如果孩子有这个原则放在心里,真的有状况时他会比较有信心,也比较有把握;此外也可以预设各种状况,假如发生了甚么状况,你可以用甚么理由逃离,比方说我肚子痛,想上厕所,今天不舒服等等......。平时和孩子假设情境演练,当事情发生时,比较容易判断和做反应。

啊!?那么麻烦?小孩大一点不该就让他完全独立了吗?
是真的!生小孩,就是允许自己人生开始说不尽的麻烦呀!
我认真的觉得,人一辈子对他人有责任,尤其是亲近的人。

可能随着孩子的年纪不同,父母扮演的角色跟着改变!青少年时期,貌似身体像成人,但心智上常需要有成熟年长者的陪伴、倾听与引导!(就连现在老公和我都当父母了,我们还是会感谢身旁的一些长辈们,是如此美好的榜样!让我们在人生疲惫旁徨、需要帮助与指引时,有方向可以依循。)

以上,我们都希望不要再有其他房思琪,但也理性地知道,新天新地来之前,这种事情永远以不同面貌残酷的继续发生。与其去探讨小说有多少成分是真实的,更期待大家努力地陪伴身旁的青少年与孩子们。可能就因为我们的「鸡婆」,减少一点灾难降临的可能性。

【延伸阅读】:
      科学世界观也是一种哲学
      寻找罗曼蒂克
      认真服事 何以情路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