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經文帶我經歷神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從小學到高中都讀教會學校的我,對信仰的體認,多半是從自己身邊信徒來的。記得中學時候,我認識幾位信主的同學和老師,他們有說不出的獨特氣質,散發著平安和喜樂,讓人好生羨慕。

也還記得自己有一段摸索的時期,想搞清楚耶穌和母親拜拜之對象的差別,到底誰才是真神?十七歲那年,就著自己可以理解的程度,我接受耶穌作我個人生命的救主。家父雖同意,但勸我暫不受洗,等成人後確定了信仰再受洗。

人際關係上絆跌 遠離教會

記得信主後,我頂認真的,也喜歡向主耶穌說話,常常一人到學校禱告室和曬衣場去和主耶穌說話。有人說,在人群中精力覺得耗盡或充沛,是個性內向和外向的分野。若這定義真確,那我絕對是極端內向的人。而對內向的我來說,向耶穌吐露心事的獨處時間,是我在沉重學業下最快樂的時光。不過,這樣的傾吐都是單方的。

沒想到,當初那吸引我進入上帝國度的原因,過幾年也成為促使我遠離神的肇因。上了大學,我在人際關係上跌了許多跤,尤其從幾位基督徒老師們和團契同學受到許多傷害,對人失去了信任。那些基督徒的生命在我眼中一點也不美好,我就決定帶著我的聖經離開教會。這一離開,就離主愈來愈遠,最後遠到愈來愈迷糊,不確定真否有神的存在,更別提讀經禱告了。

大學畢業後,我出國讀書,只能帶兩箱行李,塞滿所有必要衣物、大同電鍋,還有好幾本台灣版教科書。我仍帶了聖經,彷彿那是我的「平安保證書」。遠赴他鄉,除了要應付功課、語言、文化,我發現自己安靜的時間多了,不再有塵囂嚷聲,但內心的空虛格外突顯,於是又開始像十六、七歲那時候一樣,找尋心靈的歸屬。

就在來美第一學期的某夜,我做了一個禱告,祈求:「主耶穌,若是你真的存在,請讓你的聖經向我活過來。讓我確實知道,你是真的。」禱告後,我並沒有發生任何驚天動地的事,情緒也沒有如波濤洶湧,我就是平平淡淡地向主說了這件事,然後上床睡覺。誰知這禱告改變了我的一生。

隔天起床,我拿起聖經讀,經文真的活起來,句句彷彿是主正在對我說的話。從那天起,神的話語對我有股難以形容的吸引力,從經文中我切切地期盼要更認識祂。還記得,那時自己常常一邊讀書,一邊讀聖經,把讀經當作是讀書的犒賞。

不但如此,活潑的經文開始帶我經歷神。常常早上讀的經文,當天就在生活中遇見可以應用這段經文的情況,或是這段經文可以成為我身邊的人的幫助;要不然就是,生活遇到某些情況時,經文會浮出腦海,指引我。我開始在生活中經歷主是可信的,且離我不遠。

受傷時刻成了更新契機

就這樣,我每天讀經時,心中都充滿了期待,想知道主今天要對我說什麼話,今天可以更認識並經歷祂哪一點。如此從經文中聆聽主、經歷神的話語,無形中我的禱告也從過去的單向呈報,變成雙向交流,並且在生活中也開始留意聖靈那微小的聲音。

還記得卅年前剛回到教會時,我曾經做了個禱告,求主幫助我永遠不要為了人的因素再離開祂。祂回應了我的禱告。儘管多年在教會裏還是曾受傷,但是祂的大愛從不離開我,叫我甘願伏下來,讓祂做主掌權。回頭看,這些受傷時刻成為操練「少有我,多有主」的生命成長契機。

生活中有了耶穌,變得多采多姿,陽光特別明亮、溫暖,原本我拘謹、內向、膽小、害羞的個性,也慢慢有改善。對我來說,這些改變不是一天的事,但全是祂的豐盛恩典。說也奇怪,每回覺得自己在主裏有長足所得和增長,隔些時日後,往回看,發現自己又有更深的改變。

回想一年前的我,再看看現在的我,我在人群中變得更自在,更能主動關懷人,並且人也更喜樂和平安。原來在基督耶穌裏,有數不盡的豐富等著你我去領取。保羅告訴我們,改變不是靠自己,而是在基督裏靠著聖靈保惠師(參羅馬書八章2節)。
祂是最好的老師和朋友,軟弱時祂加力量,疲乏時祂加能力,祂循循善誘,幫助我活出有基督在我心的自由生命。

我最大的願望,是做個萬變女郎,能在耶穌基督裏日日更新而變化,愈來愈能活出主耶穌榮美的生命。

◎原標題為「《從漂泊到歸家》做個萬變女郎」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延伸閱讀】:
      革命尚未成功?——宗教改革500年的省思
      體會自由讀經的可貴
      光和愛──訪高榮台南分院王志龍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