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左派的「怨恨」邏輯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同性戀者不等於同性戀主義者,更不等於性解放主義者,這就如同工人或窮人不就是共產主義者或共產黨員一樣。反對共產主義或共產黨不等於對抗工人或窮人,更不等於壓迫工人或窮人。一樣,要幫助同性戀者絕不等於要認同同性戀主義與加入性解放運動,相反地,要拒絕。

我們要謹記歷史教訓。二十世紀的歷史已表明共產主義與共產黨是如何利用人對經濟弱勢者的同情,又如何透過動人的口號、編造的謊言煽動單純又熱血的普羅大眾與知識青年,以建構共產烏托邦。結果是,造成了一場幾乎漫延全球又近乎一個世紀的極權專制及其極殘暴無情的恐怖統治,拆毀千萬家庭,屠殺無數人命,殘害正常人性,瓦解文化傳統,掃除宗教信仰。

何其嘲諷,一場高喊「平等」的革命,最後卻全都建立了極不平等的專制政權。工人被保護嗎?窮人變富有了嗎?人人都經濟平等了嗎?階級消失了嗎?人民專政了嗎?不但沒有,反而家破人亡,文化毀壞,生命、自由、幸福摧殘殆盡,迫使人們紛紛逃離「鐵幕」,而共產政權最後也多已瓦解,少數僅存者也不得不進入自由經濟市場,苟延殘喘。但浩劫已無可挽回!

請問,要幫助工人窮人就得鬥倒富人或資本家嗎?要批判資本主義的缺失就得鼓吹共產主義嗎?要解決所謂階級的不公平就得支持無產階級革命嗎?面對貧富差異就得宣揚財產重新分配的「經濟平等」嗎?按他們的思維,這些意圖改造社會的共產革命分子宛如說:我貧窮、低下、弱勢、受苦都是你富有、掌權、強勢、幸福造成的,所以你是不正義的壓迫者與邪惡的剝削者,因而我要鬥倒你,全然地鬥倒你。這就是左派的「怨恨」(resentment)邏輯!

在我看來,今天高喊「性別平等」、「婚姻平權」的同性戀主義運動者正是這個左派「謊言幽靈」的變裝顯現,以不同名號延續著無根的「平等」謊言。

要幫助同性戀者,就得鬥爭異性戀者?要維護同性戀者的權利,就得批鬥虛構的「異性戀霸權」?要同情同性戀者,就要到處指控反對同性戀者患有「恐同症」與「性別歧視」?要合法化同性戀,就得虛構「多元性別」或「性別流動」這種偽概念?要容讓同性戀者能享有性結合的權利,就得瓦解造生人類社會的兩性婚姻及其引生的倫常結構?要伸張「同性戀權利」,就得立法打壓人最為珍貴的良知、信仰、思想、言論自由?要滿足同性戀者養育兒女的心願,就得不顧小孩擁有父母與正常家庭的自然權利?這是什麼「平等」與「權利」邏輯?

請看清楚,一幕又一幕的「同性戀運動現形記」已一再顯明,同性戀主義運動的背後其實就是對傳統性道德充滿怨恨而欲將之徹底摧毀的性解放運動。我們若看不清性解放分子只是在利用而不是愛同性戀者,那麼我們就永遠無法真正幫助同性戀者,更無法對抗這意圖專制地宰制、囚禁人類社會的淫亂惡靈。

其實,哪來解放?一旦同運分子握有權力必定壓迫反對者,必定建立霸權,絕不手軟。在臺灣,單單一個《性別平等教育法》裡的「多元性別」與「性別歧視」兩個唬人概念就可以把學術自由、言論自由以及正常的中小學教育打趴在地上,政客及媒體之蠻橫無理偏袒更是明目張膽,這還不夠霸權嗎?臺灣人可以想像,若同性婚姻或同性伴侶法制化後,他們又會怎麼霸道法嗎?這是危言聳聽嗎?這是造謠抹黑嗎?不,這都是事實,以及合理的預想。

要愛同性戀者嗎?好,請記住,只有在一個婚姻、家庭、倫常健全又有美德的社會裡,同性戀者才能得到真正的幫助。正是為此,我們就必須堅決對抗假「性別平等」、「婚姻平權」之名意圖掀起全面性革命的性解放運動,堅決抵抗意圖瓦解,打壓、宰制自然且基本之社會倫常秩序與性道德的同性戀主義霸權。


圖片提供/123RF

【延伸閱讀】:
      基督徒應當關心政治
      基督徒面對同志議題的第三個選擇
      基督信仰看「性交易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