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姊妹》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進擊的基督空軍部隊—文字工作者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保羅的教導,有不少用軍事作比喻。他呼籲每個基督徒「要穿戴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所以,要拿起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弗6:11-13)他對提摩太說,「你要和我同受苦難,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凡在軍中當兵的,不將世務纏身,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提後2:3-4)他稱呼以巴弗提「與我一同做工,一同當兵」,亞基布為「同當兵的」。

基督徒不僅是上帝的百姓,亦是耶穌的士兵。拯救我們的耶穌是君王,也是元帥。站在這些經文的基礎上,我認為牧者傳道好比陸軍,因為他們多在第一線近距離作戰,搶奪靈魂;各個聖經公會與聖經網站好比軍械庫,研發與提供彈藥與武器等軍事裝備。而文字工作者好比空軍。承載福音的文字,透過平面印刷、網路傳媒,到達人們的手中。

巴克禮文字事奉學校相當於基督空軍部隊—文字工作者大集合,也是寫手和編輯相見歡。在這麼多資深與新進同儕面前,我竟受邀擔任講師。猜測是因為我的文章常年於耕心周刊發表,文章量多到出去講道或演講,偶有年輕人上前來興奮地對我說,「原來你就是陳小小,我是看你的文章長大的」,揭露我極力隱瞞的年齡。寫手的文章量好比飛官擊落敵機數,本人戰績可能占據華文世界空戰史的前幾把交椅,十分符合本次寫作營主題「我真愛講這故事」。所以才被選為擔此大任,絕非文字功力比別人強多少。教過我的國文老師,若知道我現在教人寫作,大概下巴都掉下來,裝不回去。然而上帝就是喜歡做這樣的事,這樣才能證明祂的厲害。祂總是揀選軟弱不配的人,好彰顯祂的大能。

我是工學院,跟文史哲一點關係也沒。我的文字是信耶穌才開始,我壓根不是「愛寫」、「會寫」文章的人。寫作對我而言,甚至是莫大的壓力。國小作文課,老師在黑板上寫下了題目,我腦子往往一片空白。寒暑假作業若有作文,總是拖到開學前最後幾天,邊哭邊死賴著父親幫忙。父親是我的文字啟蒙老師,他的獨門秘技是「字數增加法」。「一朵玫瑰花」增加為「一朵紅色的玫瑰花」,「三片綠色的葉子配上一朵紅色玫瑰花」。國小作文字數要求200字,就靠著這招,勉強撐過。

大一升大二的那年暑假,決志信主。我看其他人個個都是傳福音的勇士,手上一紙福音單張,就可以對陌生人侃侃而談耶穌。我則是支支吾吾,發抖腿軟。我禱告,「主啊,求你讓我在福音事工上,不因膽怯脫隊。幫助我也能貢獻一己之力。」後來上帝把文字福音的負擔放在我心裡。從那時,寫卡片關心人,編寫團契刊物,為團契製作各樣福音行動廣告文宣,小至A4單張,大至全開連十頁超大型海報,BBS寫文章,投稿到各個基督教刊物。

隨著寫作經驗增加,視覺延伸到嗅覺、味覺、觸覺,「五官的感受」令字數大幅增多了起來。玫瑰花聞起來是甚麼味道?嚐起來是甚麼滋味?花瓣、莖刺觸摸起來有甚麼感受?「回憶的探索」讓文字有了廣度。第一張給男朋友的分手卡片,選了黃色玫瑰花的圖片。愛情轉為友情。午後在充滿淡雅的玫瑰花香空氣中,與閨密啜飲玫瑰花茶,暢談未來抱負。「想像的奔馳」,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楊逵的〈壓不扁的玫瑰花〉,借用保羅軍事用語,比喻文字工作者是空軍部隊。想像讓文字有了人生況味的深度。

然而,文字技巧傳授,坊間寫作班也有。台下學員有些是長年委身於文字事工,文字駕馭力可能也遠勝於我。面對同為基督空軍部隊文字工作者的戰友,我想把心頭長久燃燒的負擔「文字工作者與聖經」傳遞給他們,我認為這是一切福音寫作的核心。許多人喜歡閱讀屬靈書籍,勝過最重要的屬靈書籍—聖經。我也曾經如此。我認識不少文字工作者也是不喜歡讀聖經。而聖靈透過以弗所書第六章,讓我感受到聖經閱讀的重要性。我們都在屬靈的戰場上,我們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上帝給每個基督徒都有屬靈軍裝,但唯一的攻擊性武器是上帝的話語—聖經。可是多數的基督徒只有星期日才摸聖經,操練一下上帝的話語,無怪乎軍力疲軟。唯有日日拿起攻擊性武器,熟練聖經的性能與操作,才有辦法在屬靈的戰場上自救救人。

至於熱愛閱讀聖經,是到有能力閱讀聖經原文(舊約希伯來文、新約希臘文)。那時,我的眼睛被打開了!聖經作者的文筆、風格,令我目眩神迷。原來中文譯本聖經,我只能看到同一個聖經翻譯小組的用字。四福音四個作者像老朋友,穿越文字走向我。這支夢幻籃球隊:把舊約與新約聯繫起來的前鋒馬太,語不驚人死不休、筆觸大膽的前鋒馬可,嚴謹查考緣由、助攻能力最強的中鋒路加。幫忙補充其他耶穌故事,強大的控球後衛約翰。

「我真愛講這故事」的文字老前輩,不只福音書作者,還有聖經其他四十多位作者。每當閱讀聖經,我就在學習、觀摩這些文字前輩怎麼講這故事?我在神學院教書,負責新約,有段期間保羅書信讀多了,我隱隱約約感受到自己的文字風格,有些受他影響,好用反諷與弔詭。

數千年前的文字工作者,到廿一世紀的我們,文字的共同交集就是,故事主角是祂,那位愛我至死的上帝,那位伴我一生的上帝,那位邀我共享永恆的上帝。你與我的人生,因為有祂而不一樣。外人多是以「我」為中心的寫作,基督徒則從「我」轉向到以「祂」為中心的寫作,是生命漸次的蛻變。Write, to discover your true heart. 我更認為Write, to discover His true heart.寫文章,爬梳文字的過程中,不僅觸碰到自己最內裡的想法,也會從神聖的幽暗迷濛中,觸碰到上帝的意念,深感震撼敬畏。「上帝的話語-聖經」和「這時代人的需要」上,我們一方面閱讀聆聽上帝的話語,一方面用這時代的人能夠瞭解的方式來表達出上帝的思想。這應是進擊的基督空軍部隊—文字工作者最重要的使命。

about 陳小小

about 華子

about 飛飛

【延伸閱讀】:
      馬丁路德今天說了什麼?
      基督為首,天下為公
      天天背負我們重擔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