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相遇管教的杖│祂必管教祂所愛的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教會的牆壁上多掛了幾把竹尺。尺剛拿來,眾人一下子圍了上來,年輕人挨個拿起尺來掂量了一遍,看看是不是有千金重,好事的人認真地讀出尺上寫的字──「管教杖」,上面還有用隸書寫的兩段聖經經文。當上面的文字被讀出來時,人群躁動起來,好像一個天大又人所共知的祕密被揭開了。

原來這裡的孩子真的要被管教,而且就和他們兒時經歷的一樣。單身的年輕人一邊興奮地在手上試著被杖打的力度,一邊尋找著人群中探頭探腦的孩子。這件本來藏著掖著的家事,在教會這個大家庭中被霍然公開了。

時刻管教

接著幾天,教會的家長群開始討論管教杖在家中和教會執行的原則。原則雖是人人看得懂的白紙黑字,但執行起來卻是千奇百怪。作為很早在家中使用管教杖的母親,我深知管教杖顯露的是自己的內心。大部分父母對管教並不陌生,在粗暴嚴苛的東方教養文化下成長的一代,很少沒有在年少時不挨上幾鞭的。

做錯事當然難免一罰,不少時候孩子卻是父母情緒低落的犧牲品和出氣筒。因此,當我舉起管教杖的時候,我常留意積蓄在內心的忿恨,甚至可以追古溯源到兒時所受的傷害,因此我杖打的不僅是不順服的孩子,還有內心裡那個不得反抗卻又受傷的自己。也有些時候,我的杖帶著幸災樂禍的嘲笑,一面痛恨愚蒙迷住了孩童的心,一面卻好像一個被看穿一切的母親,掩飾不住裡面的羞愧和失敗,就恨恨地拿起了那把杖。

我曾經以為,每次拿起管教杖都是失敗的時刻。難道不是孩子的反抗和不順服招致管教嗎?難道不是因為苦口婆心的勸誡絲毫不奏效才走到這一步嗎?但有一天我裡面突然有個聲音問我:「妳還記得妳被神管教的時刻嗎?」是的,我記得。

我記得自己落在情感的網羅裡,掙扎著想用自己的方法逃避時,神管教了我。祂的管教出人意外的溫柔,卻用我看見的每一句經文、每一次禱告、遇見的每一個人,深深地剖開我的骨與骨髓、心思和意念,直到我在降服中完全沒有他路可循。

我也記得,自己對孩子的期待口是心非,一再申明只要努力,將結果交在神手中就好,卻在過程中悖逆神,以自己取而代之。神也用與我期待相反的結果管教我,讓那鞭落在我急欲助長的心上,我方知自己是那艘迷航的船。

舉起放下

神絕非因為心思用盡、苦勸無果才管教我,相反地,「主所愛的,祂必管教。」(希伯來書12章6節)所以,受祂管教的,是有福的。在愛的動機裡,神給予我忍耐和接納。即便知道罪蒙住了我的心眼,但那真正落下的管教之杖卻是耶穌為我承擔。祂賜下的聖靈則開我的眼,為要叫我看見自己的悖逆,更看見那位因愛為我受苦害的耶穌基督。在祂的管教中,我的悖逆、我的傷害,連同我的期待都一併被更新了。

被神賦予管教權柄的,同樣是有福的。因為我確信當管教之杖越過我的頭頂時,有一雙全能的眼察驗著我,祂辨明我每一次管教的動機,也體恤我每次執行後的軟弱和自省。祂知道我在嚴苛和溺愛之間搖擺,甚至祂沒有限制我必須足夠完美,才能執行原本只有祂才能完成的審判。「祂打破,又纏裹;祂擊傷,用手醫治。」(約伯記5章18節)祂管教我所帶來的喜樂,幫助我在信心中去堅固那個被管教的孩子。

如今我還是時不時要舉起管教的杖,但有沒有照著指示誦讀尺上的經文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否記得被神管教的時刻──好幫助我適時地舉起又放下。

【延伸閱讀】:
平安走過的歲月
您的孩子是資優生嗎?
當西方遇見東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