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人生》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祂不誤事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現 代的醫學改變很多,過去我在台東(成功)看病時,有很多小朋友頭上長癬,並且化膿,我們當時都用抗生素治療,先放油,然後用溫水和肥皂,好好地洗一洗他們的頭。每週去小朋友的家看診,有的孩子痊癒了,有些卻沒有改善,還是和原先一樣,這就要看母親是如何去照顧他們了。有的母親每天為孩子洗頭,有的母親則不管,以為那是醫生、護士的事,等到第二週,孩子的頭癬就長回來和原來一樣。

  現在因為一般人的健康比較好,營養比較好,又了解衛生的重要,也用肥皂洗頭,以前的病就沒有了。過去的醫生常親手幫病人洗頭,可以直接觸摸到病人,病人就可以感受到你的愛。現在的醫生常常是開了藥單,就讓病人離開了,完全無法感受到愛的感覺,沒有更多話語的交通,也沒有肌膚的接觸。

  以前都是用聽診器替病人檢查,我剛來台灣時,此地常有結核病,我們以聽診器聽病人的肺部,讓他呼氣並咳一下,如此雖是輕微的結核病,也大約可以檢查出來,現在則是要病人直接去照X光;以前比較多用手接觸病人,現在則比較倚重機器與科學的方法,所以醫生與病人之間就有了隔閡。我們剛來台灣為病人看診時,病人很容易感受到我們是關心他的。

  現在病人去看病,總是先作各種檢查,之後醫生再看病歷中的各項檢查數據作診斷;醫生往往是看病歷表,而不是看病人或替病人觸摸檢查,只是根據機器檢查出來顯示你很好,你就是很好。以前和現在很不一樣,現在檢查的方法變多,機器變多了,的確也有它的好處。有位名人來看病時告訴我,他要做所有的檢查,我說:「你的血不夠吧!」因為有好幾萬個檢查,一個人沒辦法一天內把幾萬個檢查都做完,所以還是需要由醫生作決定,評估什麼是這個病人需要的檢查。

  現在當醫生判斷病情常有兩方面的錯誤:一是完全靠機器,另一是靠病歷表作決定。病歷表不是病人,病人是「人」,不是病,也不是號碼,他裡面有靈魂,有他的希望,有愛他的親戚,有他的害怕,他怕發現有治不好的病。或許他喜歡吃甜的,就很害怕檢查出有糖尿病而不能吃甜的;或許他喜歡吃鹹的,就害怕會得高血壓。

  人的害怕,是病歷表上看不出來的,所以希望你在還沒有很忙碌地看診的情況下,要多留心、仔細觀察病人,看他身體內的「人」到底是誰?是哪一種人?是很害怕的人或很勇敢的人?每個人都不一樣的!就像我有5個孩子,他們每個都不一樣。

  現代的科學的方法當然要學,因為如果沒有學,有可能診斷錯誤,處方就不對,有可能會要了別人的命,也可能犯小錯或大錯。除此以外,肉體就是肉體,靈魂就是靈魂,這兩者都需要兼顧。

  我剛來台灣時,很多人很怕癌症,不像現在有些癌症已經有藥物可以醫治,在當時是不一樣的。曾有一個病人的家屬對我說:「請不要告訴爸爸是癌症,只要說發炎就好了。」我心想要怎麼和病人說呢?需要作放射治療的病顯然就是癌症,我要如何和病人說他是發炎呢?他不會那麼笨的!很多家屬認為死亡總比害怕來得好,他們以為爸爸要聽的是謊話。

  美國有位醫生說了一件真實的故事,是一位女病人來看病時,她沒有找自己原本的醫生,因為她的母親曾罹患胃癌,醫生卻對她母親說:「妳只是胃發炎,要吃藥。」慢慢地,她母親的情況越來越糟糕,醫生對那女兒說:「我們不要讓她知道真相,只告訴她是胃發炎,吃藥就好。」幾年之後,女兒自己不舒服,就去看那位醫生,醫生說:「沒關係!妳只是胃發炎。」她聽得嚇死了!只好又去找別的醫生,因為覺得那位醫生沒說實話。所以要很小心、溫和地對病人說病情,但要說實話。

  一般來說,醫生應該可以治好病人的病,但若病人不相信醫生所說的話,醫生就無法治好病人。有位50~60歲的病人,不小心腳踩到竹子,幾天之後,他就發冷、不能開口,家屬帶他到醫院來,我知道這個症狀很明顯是破傷風。破傷風是慢慢開始,一個禮拜症狀才明顯。我對家屬說:「這是很嚴重的病,但有很好的藥,有抗體可以用,是可以控制病菌的,也有很多辦法是可以醫治這病的,只是在兩週內病情會顯得很嚴重,之後是不會有任何後遺症的。」治療期間,家屬因為不了解,也不相信我所說的話,硬是將病人帶回家,結果在回去的途中路途巔簸,病人因呼吸不順就過世了,這可說是我的失敗也是家屬的失敗,因為他們沒有相信我的話。

  病人如何會相信醫生的話?我們在台東不斷地看診事奉,時間久了,人們就逐漸相信我們所說的話。現在當我們愈來愈相信科學、X光、超音波掃描…等各項的數據,看病歷表,我們就無法看到病患裏面的「人」,他的恐懼、他的希望。

  我們要照著耶穌所說「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太7:12)」。我身上有兩種癌症,大腸癌和前列腺癌,是7-8年前檢查發現,我的醫生很誠實地告訴我將如何治療(開刀或放射治療),我是在五天內知道自己有這兩種癌,可是我並沒有什麼害怕,因為我早已將生命交在神手裡,聽了這消息我還是一樣生活,知道我的生命在神手中,沒什麼好懼怕的;之後我動手術、做放射治療,雖有時會遇到不好的情況,但也會有好的時候,所以很放心,知道神真的看顧我,我的生命還在祂手中。

  我朋友的女兒很會吹長笛,知道另一位女孩的長笛壞了,就幫忙修理,但修不好。朋友的女兒就把自己的長笛先讓那女孩用,並且向神禱告,希望為那女孩另找一支長笛。有一天她在外面作運動時,把衣服放在一邊,運動完去拿時卻發現口袋裡有60美元的鈔票,神清楚的告訴她,這不是她忘記的錢,而是神要給那女孩的錢。她就去當舖看有沒有舊的長笛,找了好幾家,都是100元或150元,沒有更便宜的。最後她看到一枝要賣59.99美元,就先試吹了一下,那時有三個男人在當舖前聽見她吹,都覺得很奇怪這個人吹得那麼好,為什麼要買那麼老舊的長笛?於是問她說:「這是妳自己要用的嗎?」她回答:「不是!我是為一個20歲的女孩買的,可是我只有60美元。」結果他們每個人都拿錢出來給她,對她說:「God bless you!」

  這是神要我們學習的一個很重要的功課,就是神若感動我們做什麼事的時候,祂必定也在旁邊幫助我們,雖然神感動的也許是一件我們認為不可能的事,就像要用60美元買一枝長笛是不可能的一樣,況且那長笛是有名的牌子,不是劣質品。但要相信,祂必在旁邊幫助你完成。

  當年我們開始預備建蓋東基的時候,預備有七萬美元,這個數目在當時已不算少。建築師設計好藍圖,我就請包工來看,問他差不多要多少錢才可以蓋30床位的醫院,他算一算說至少要八萬美元。那時我因沒有信心,就問他有沒有辦法減少一點?他說很容易,只要第二間開刀房和物理治療室省掉就可以了。我知道一間開刀房不夠用,會浪費很多病人得醫治的寶貴時間,一定要兩間開刀房才夠。建築師說等下週一再告訴他最後的決定,到底要一間或兩間開刀房。我心裡想,糟糕!怎麼會這樣?但就在那個週末從芝加哥來了一封信,是我的一位朋友寄來一萬一千美元。

  之前我們在美國募款時,這位朋友說他沒有錢幫助我們(因為他的工廠遇到難題),我對他說:「這是你和神的事,你禱告,如果神要你幫助我,祂會幫助你的。」他說:「好!」結果神讓他的產品賣到世界各地,他就用那賺來的錢來幫助我們。

  所以當神感動你做什麼事時,你不要怕沒資源,或覺得自己不夠聰明、沒有經驗。在祂感動你去做時,你就去做,並且相信祂、跟隨祂,因為祂的帶領是不會錯的。

註:譚維義,為台東基督教醫院創院院長。此文為2008/5/10下午在北區醫務團契暨醫學生聯禱會的分享錄音,由黃玉鳳姊妹整理。

本專欄與路加傳道會網站合作。

【延伸閱讀】:

另類療法入校園
減肥死了一位空姐
具有醫治能力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