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過急澗山嵐》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全球貧窮問題,與我何干?(中)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罪包含個人層面和社會層面

根據聖經,罪同時包含個人層面和社會層面。神學立場上較保守的傳道人,偏向只談個人層面的罪,比如說謊、偷竊、姦淫。這些確實是錯誤且破壞性的。而自由派的傳道人則會提到社會性的罪,或結構性的不公義,比如種族隔離政策,或不公正的經濟體系。

司法體系和經濟體系是社會運作的方式,當這些體系不公義時,就是我所謂社會性的罪。種族隔離政策在南非曾經是合法的,但這制度迫害了幾百萬的非洲人。奴隸買賣在兩百年前完全合法,卻蹂躪了億萬的非洲人。今日我們仍有許多不公平的經濟架構。

現代的教會只講個人的罪,或單講社會的罪,但聖經兩方面都關切。「他們為銀子賣了義人,為一雙鞋賣了窮人。他們見窮人頭上所蒙的灰也都垂涎,阻礙謙卑人的道路。」(摩二7)先知講到經濟壓迫:有錢有勢的人和法官交易,以詭詐待窮人,巧奪窮人的土地,並把他們賣為奴隸。神清楚指出這是不對的。神要因為「父子同一個女子行淫,褻瀆我的聖名。」懲罰他們,神要差遣外邦人征服並擄走以色列人。因為他們在經濟上欺壓窮人,在性關係上犯淫亂罪。個人的罪和社會的罪,神都在乎。

我們這時代的悲劇之一,就是有些年輕的激進份子,以為只要為少數族群抗爭,反對經濟上的不公不義,就具有道德正義,卻不在意他們參與這些運動的同時,隨便和男孩或女孩上床。另一方面,這些年輕人的父母也在想,只要不偷竊、不說謊、不通姦,就是道德之士,即使住在種族隔離的社會,或擁有那些壓榨世上窮人的公司股票也沒關係。我相信聖經的教導是:搶奪工人應得的工價,罪行如同搶劫銀行。

聖經也告訴我們,有時法律本身也為神所憎惡。「那藉著律例架弄殘害、在位上行奸惡的,豈能與你相交嗎?」(詩九十四20)《耶路撒冷聖經》譯為:「腐敗的法官把違法亂紀當作法律,你永遠不能贊同他。」神要百姓知道,邪惡的政府有時會利用法令做出傷天害理的事。又如《新英文聖經》譯為:「他們在法律掩護下圖謀邪惡。」神透過以賽亞宣告同樣的話:「禍哉!那些設立不義之律例的和記錄奸詐之判語的」(賽十1),他說的是:立法者定下不公平的法律,由官僚執行。下一節說明為何如此:「為要屈枉窮乏人,奪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 。」制定壓迫人的法律是十分可能的,但這為神所憎惡,祂要百姓起來抵擋。

我所稱社會的罪或制度化的邪惡,還有更致命的。社會層面的罪很狡猾,你我被捲入了可能還不自知。神感動阿摩司,宣告聖經中最嚴厲的話,攻擊那個時代的上層社會婦女。「巴珊的母牛啊」,這真是難聽的稱呼,在上流社會,把有錢女人稱為母牛,絕對交不到朋友。但神要先知這樣說,「當聽我的話——你們欺負貧寒的,壓碎窮乏的,對家主說:拿酒來,我們喝吧!主耶和華指著自己的聖潔起誓說:日子快到,人必用鉤子將你們鉤去,用魚鉤將你們餘剩的鉤去。」(摩四1-2)先知說,有外邦征服者要來,這些有錢女人要被套上鼻環,用鉤子牽著拖出城。

這些有錢女人可能很少和窮苦的農人接觸。或許她們不完全清楚,自己身上的華麗衣服,以及熱鬧的宴會,在某種程度上,是農夫的汗水及淚水促成的。這些女人也許有機會遇見個別的農夫,可能展現愛心,一年一度送一份「聖誕禮物」給農夫。但神稱這些擁有特權的女人為母牛,因為她們從社會性的邪惡、不公平的經濟體系獲益。她們不遵從神要她們改邪歸正的話,因此神說她們犯了個人性的罪。

這些經文似乎意味著,如果我們是社會上的特權階級,從社會的邪惡中獲得利益,且無意改變,那麼我們在神面前就被視為有罪。社會性邪惡或結構性的不公義,一如個人的罪,會傷害許許多多的人。

經濟正義

要闡述聖經的經濟正義觀,方法之一是回到舊約的土地分配政策。請記住,以色列是農業社會,土地屬於基本資產,是創造財富的基本途徑。土地分給所有百姓,不能被少數有錢人或政府壟斷,每個家庭擁有自己的土地,自力更生,擁有尊嚴。利未記二十五章提出,每五十年將土地歸還原地主,使家庭不致永遠失去他們的土地。先知繼而指責君王和有錢有勢的人,佔領窮人的土地(賽五8-10)。強調神毀滅以色列和猶大國的重要理由,就是因為他們欺壓窮人,並從窮人奪取土地。非常奇妙地,先知展望未來,預言彌賽亞的降臨,說到人人都要再度坐在自己的葡萄樹和無花果樹下(彌四4)。意思是說,彌賽亞來臨時,將再次恢復經濟正義,每個人將擁有自己的土地。

作個結論:神要每個人及每個家庭都能獲得生產資源,只要肯努力工作,就能自力更生,獲得足夠的收入,並且成為社會上有尊嚴的一份子。今日世界,即使沒有一半,也有四分之一人口,沒辦法獲得生產資源,以致無法維生。照聖經而言,那就是最根本的不公不義。

什麼原因造成貧窮?

有些人說:如果貧窮肇因於單一原因,事情就好辦得多。他們暗示貧窮大部分或全部歸咎於個人錯誤的選擇,如:懶惰、性氾濫、毒品、離婚。另一些人則認為,貧窮大部分或全部歸因於糟糕的體制。若細心、誠實地察看這些經濟現象,將發現兩類原因都真實存在。

有關個人錯誤的選擇,有些人很懶,或濫用毒品、性、酒精而導致貧窮,我們需要傳福音給他們,讓聖靈改變他們成為新造的人,能作正確的抉擇。第二類原因是受世界觀影響。印度人被教導,人居於貧窮底層,無法翻身,乃因前世不當的選擇,活該落此下場;上層階級則因前世做了正確的選擇。如果人人認命,接受這體系,下次輪迴會好一些。面對這種情形,我們必須宣講福音真理,強調人人平等以及神關心窮人,邀請他們接受福音,加入神這邊,因為神的國是要把公義帶給每一個人。

有些貧窮是因天災,像遭遇洪水或地震。我們需要即時提供像是「聖誕禮物」那樣的救援物資,使他們免於匱乏。有些貧窮是因為缺少技能,沒有合適的種子或工具,以生產好的農產品。需要透過經濟發展計劃,幫助他們挖井,灌溉土壤,提供更好的種子、農具和耕種的方法。還有些貧窮是因結構性的邪惡——社會的罪造成的。那些高談個人因素導致貧窮的人,鮮少談論結構上的不義所造成的貧窮。目前的國際貿易模式,明顯地獨厚富裕國家,卻虧負了落後國家的窮人,實際上他們生產銷售給我們的東西,有助其脫離貧窮。我們必須改變這種國際貿易的體系。

舉一個全球性的不公義例子。大約十年前,美國著名的籃球明星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替NIKE球鞋作廣告,他一個人的廣告收益,等於NIKE印尼廠一萬八千名工人的薪資總和。廠內工人擬成立工會,談判較佳的工資,警察卻即時衝入,摧毀了工會組織。結果是,全世界的有錢人得以輕鬆購買名牌球鞋,貧窮的印尼工人卻無法獲得合理的工錢。這就是我所謂的結構性邪惡。

但是我最想談的結構性邪惡,是全球可能有一半的人幾乎無法獲得資本。感謝主,共產主義已經崩潰,民主的資本主義得勝,我相信市場經濟好過共產經濟。即便如此,還是有一大難題。如果你生活在市場經濟,卻缺乏任何資金,你的難處可大了。世界上約有一半的人落入這種處境。市場經濟無法在落入困境的窮人和百萬富豪之間作任何區分,前者像是前面提到的艾拉西瑪,窮到買不起麵包,後者卻以購買奢侈品來炫耀自己的財富。市場只是按照富人的需求生產,根本不顧窮人死活。

世界上為何有如此多人缺乏資本呢?這又牽涉到許多因素,主要是歷史上的強權造成的。稍微回顧美洲歷史,加拿大和美國的原住民都缺少資本,因為我們奪了他們的土地。黑奴和非裔美國人沒有錢,是因為強大的奴隸制度和後來持續的壓迫使然。兩億印度底層的百姓缺乏資金,因制度告訴他們,底層的種姓就是要服事上層的種姓。 如果今日市場經濟的架構,優於其他形式的經濟體制(我相信這點),那麼基督徒的首要工作之一,便是終結這個可憎的罪——半數以上的世界公民,由於缺乏資金而難以謀生。(待續)

本專欄與《校園雜誌》合作

【延伸閱讀】:
      只管自己的事?
      什麼是「屬靈遮蓋」?
      你喜歡預測總冠軍嗎?